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正道潜龙 > 第六八零章 他杀的?

第六八零章 他杀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唉,我都躲到包T来了,还是躲不了这事儿。”老贺叹息一声回应道:“你跟刘局说,人我羁押了,肯定谁都见不着他。”

    “妥了,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赵钢重重的点头说道:“那我先挂了昂!”

    “好。”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

    凌晨五点多钟,陆涛住所。

    “来来来,给门撬开,快点的!”

    “咣当!”

    “咣当!”

    “……!”

    一声声金属撞击的声音接连响起后,防盗门就活生生被撬开了。因为现在这个时间叫开锁公司的人明显是来不及了,而等到明天一早上,玉Q分局的人就怕自己啥都查不到了。

    门开后,众刑警迈步就进了屋,随即就开始简单粗暴的翻找了起来。

    大约五分钟之后,十几个装有合同的牛皮档案袋,还有两袋子没用完的粉儿,全部被摆在了茶几桌上。

    “来来,拍照取证。”领头的中年刑警摆手招呼了一句。

    “刷,刷……!”

    话音落,众人拿着相机就在屋内拍了起来。

    ……

    玉Q分局的提审室内。

    沈天泽歪脖看着青年刑警说道:“我都说了,我朋友陆涛给我打电话,说他出事儿了,让我过去看看……然后我就去了,至于其他的事儿,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打电话跟你说的?”

    “对!”

    “当时你在哪儿?”

    “在我工地的休息室内。”

    “谁能作证?”

    “那人多了,打更的,晚上加夜班的都看见我了。”沈天泽对答如流。

    “嗯,行,你等会吧,喝不喝口水啥的?”青年刑警一看沈天泽状态,就不像是陆涛的同伙,所以态度也有些好转的问了一句。

    “水就不喝了,我能问问陆涛出什么事儿了吗?”沈天泽焦急的问了一句。

    “杀人。”青年刑警沉思半晌后应道。

    “杀人?他杀人?怎么可能?!”沈天泽愣了半天后,十分不解的再次问道。

    “……他怎么就不能杀人,你很了解他?”青年刑警反问了一句。

    沈天泽听到这话再次一愣。

    “别瞎打听了,他的事儿挺重的。”青年看着沈天泽补充道:“你等一会吧,现在都忙着案子的事儿呢,估计一会去你们工地证实完,就可以把你放了。”

    “……好!”沈天泽目光呆愣的点了点头。

    ……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沈天泽迈步离开了玉Q分局,并且拿到电话刚开机,就接到了小艾的电话。

    “喂?什么情况,你打听了吗?”沈天泽急迫问道。

    “……打听了,陆涛吸D后杀人,被抓了个现行。”小艾叹息一声回应道。

    “怎么可能?”沈天泽十分不解的问道:“他会杀人,因为什么啊?”

    “……抓人的是玉Q分局,主办这个案子的叫赵钢,是刘夏的铁杆之一,所以我能打探的消息很有限。但大概意思是,陆涛前段时间跟朋友出去玩,跟一个女的发生了关系……然后这个女的男朋友好像是管他一直要钱,说如果要不给,就把这事儿曝光了……他们接触了几次……最后就约在了红城小区见面,然后陆涛一激动就给对方杀了。”

    “一激动?!陆涛也不是傻子,再激动也不可能杀人啊!”沈天泽还是不理解的回了一句。

    “……我问过了,陆涛去的时候吸S了大量D品……现在玉Q分局已经验出来了,所以他有吸D后过激杀人的可能。”小艾说到这里停顿一下后,就张嘴反问道:“你和陆涛接触的比较频繁,而且他有什么事儿也不背着你……所以我也想问你,陆涛平时真吸D吗,吸完D啥样啊?”

    沈天泽听到这话后,脑袋也是翁的一声,因为他回忆起陆涛扎完针的状态,还真有冲动杀人的可能。

    “……不管陆涛杀没杀人,他这回也是让人揪住了辫子,赵钢敢动他,说明刘夏肯定点头了!”小艾叹息一声说道:“……我就不明白了,陆鸿升这段时间和刘夏的争斗,明显毫无破绽,一直占据上风,那陆涛为什么不收敛点,还在这时候又吸D,又找女人,他怎么想的?!”

    “吸D的人,他自己是控制不住的。”沈天泽叹息了一声:“哎呀,他也是脑子糊涂了,你说碰到这种事儿为啥不跟我说呢?!艹,还至于弄出来人命吗?”

    “你想好后一步怎么办了吗?”

    “……我不用想,马上就会有人找我。”

    “陆鸿升?”

    “那肯定的啊,他儿子进去了,他还能坐住了吗?”沈天泽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

    早上十点。

    “坐,喝口水。”刘夏摆手冲着赵钢招呼了一句。

    “咕咚,咕咚!”

    赵钢拿起水杯喝了两大口,随即才擦嘴说道:“证据链已经全部完善,人让我扔包头老贺那儿去了,下一步就是把案子坐死,直接递交检察院了。”

    “这个活儿干的利索。”刘夏满意的点了点头。

    “大哥,我这边没问题,但最晚中午陆鸿升就能反应过来,到时候压力一到,我怕会有乱子。”赵钢皱眉提醒了一句。

    “什么乱子?”

    “……别的我不怕,我就怕他跟上回弄利明一样,让纪委的人查一些不该查的。”

    “他儿子重要,还是搬倒我的人重要?”刘夏直接反问了一句。

    赵钢一听到这话一愣后,点头应道:“也是。”

    “你放心吧,他很快就会察觉到这个案子不对劲儿,然后就会想着帮他儿子擦屁股,他现在不会把我往绝路上逼……因为反贪他说的算,但杀人案我说的算!明白吗?”

    “我懂了!”赵钢竖起大拇指点了点头。

    ……

    “滴玲玲!”

    另外一头,沈天泽刚跟小艾通完电话往工地走的时候,陆鸿升秘书的电话就打到了他手机上。

    与此同时,市郊某地,刚洗完澡的金泰宇,拿着一套带血的衣服就扔进了火堆里。

    ……

    云南,唐川带着假发,贴着胡子,身边跟着征召等人,就开始往东北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