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宠无度:这个影后不太甜 > 第306章 只有让她疼了,她才会长记性!

第306章 只有让她疼了,她才会长记性!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抱得很紧,弄得乔念不由自主的皱眉。

    手臂抵在两人中间,稍稍用力推了推他,才算缓过来一口气。

    既然他想要说话,乔念也便由着他:“那你想说什么?”

    只是,让他说的时候,他又不说了。

    放开她,温热的掌心俯在她脸颊上,视线温柔清和,深邃而又浓烈,好像要把她溺死在他的眼睛里一样。

    乔念不自然的蹙了蹙眉,催促道:“说啊?”

    “说什么?”

    乔念:“……”彻底无语了,没好气的斜睨了他一眼,语气厌厌的:“我怎么知道你要说什么!”

    再说了:“不是你吵着要聊天的吗?怎么反过来问我了啊?”

    厉曜嘴角不经意的扬了扬,稍带着薄茧的指腹不经意的磨蹭着她的脸颊,语气淡淡的:“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是我想跟你说话。”

    乔念:“那你快说啊!”

    “……”厉曜眉心淡淡的拧了拧:“都说了不知道要说什么,你先说,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的。”

    乔念:“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啊。”

    干脆:“睡觉吧?”

    试探着,可,从厉曜的眼里,她分明看到了的是不愿意三个字。

    就算以往那种胡闹,或者是不讲理的曲解,也不愿意跟着她闹了。

    直觉告诉她,厉曜一定是心里想着什么,只是不愿意直接了当的说出来。

    或者,他不想自己说的,而是希望自己能够发现的。

    所以……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说这话的时候,她不由得放低了些许姿态,朝他怀里靠了靠,柔软的手臂环着他的腰肢,靠着他的胸口,仰着头看着他。

    厉曜目光沉着温和,只是不经意的,好是略过一抹失望。

    虽然只是一瞬间,或者,他根本就不想让乔念看到。

    但,她还是看到了。

    眉眼微微敛着,纤长的睫毛不经意的颤了颤。

    虽然她从来都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甚至,在此之前,她也不会在意厉曜的看法。

    但现在……

    心里却莫名的忐忑。

    厉曜长舒了一口气,伸手将她拦在怀里,下巴深埋在她颈窝处,语气慵懒而疲惫:“念念,你真的忘了吗?”

    乔念:“……”

    其实,不止是忘了。

    她甚至都不知道厉曜这个‘忘’字究竟从何说起。

    而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越发小心,甚至,都不敢问。

    这些年,她忘记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有些事情,甚至从来都不敢想起。

    而关于厉曜的,她不是不记得,而是从来都不敢记得。

    至于厉曜,沉默了一会儿,宽大的手掌控制她的后脑勺,手指勾缠着她柔软的发丝,稍稍用力,压着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低头重重的吻了吻她头顶的发丝,才沉着声音道:“后天我生日,你连这个都没记住过吗?”

    乔念:“……”

    一时间,哑口无声。

    好一会儿,才怔怔的重复着那两个字:“后天?是……后天吗?”

    她挣扎着从他怀里仰着头看他,满眼的疑惑与不接:“我一直以为是明天呢……”

    话说到最后,她自己都快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记错了这么尴尬的事情,怕是也只有她干得出来了。

    然而,听到她这么说,厉曜反倒不再想一开始那么愁眉不展了。

    “你记得?”

    乔念:“……”牵了牵嘴角,略无语道:“但是记错了。”

    在她看来,从来就不知道与记错了,没什么本质区别,从根本而言,还是没放在心上。

    但厉曜好像不这么想。

    “我还以为你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呢。”

    乔念:“……”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解释道:“我记得去年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好像在巴黎走秀,你也没跟我说,还是蔡珊发了条信息给我,但国内外有时差,再加上我也是走完秀之后才看到的消息,所以就只记住了个大概。”

    虽然情有可原。

    但被人提醒了才知道,也挺不好意思的。

    厉曜则有些后悔:“早知道就跟你说了。”

    乔念:“……”尴尬的牵了牵唇角,无语道:“为什么不说?等着明天我明天就给你过生日吗?”

    “看来你是有打算了?”

    厉曜原本也没打算过什么生日不生日的,只是想知道她到底知不知道。

    不过,听她现在这话的意思,像是会有生日惊喜了。

    而越是这样,厉曜就越后悔。

    为什么就是沉不住气呢!

    为什么总是在她身上那么的沉不住气?

    至于乔念。

    氛围才算是有些缓和,一下子,又给她聊到了终点。

    厉曜垂眸看着她,清隽的眉眼又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有时候,人总是不知足的,心里一旦有了期盼,就觉得不想接受失望。

    厉曜就是如此。

    “念念,要是没有惊喜,到时候我就直接把你吃了!”

    他凶神恶煞的,手紧紧的攥着她手臂,力道也前所未有的重,疼得乔念眉头都要打结了。

    乔念:“……”皱着眉,不满的看着他:“疼!”

    “受着!”

    咬牙切齿的,唇齿间溢出的阴寒犹如极寒之地的寒冰一样。

    乔念:“……”

    小心翼翼的望着他,连呼吸都极力克制着。

    厉曜变本加厉的,满眼阴鸷,好像个不容有半点违逆的暴君一样:“以后的每一天,都要陪我过生日,我不管你工作有多重要,要做的事情有多紧急,每年我的生日的时候,都必须留在家里陪我!记住了吗?”

    乔念怔怔的:“每……每年吗?”

    “恩。”

    “……”她犹豫了好久,心脏也一直挑个不停,好像虽是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一样:“可……”

    “没有可是!”

    只是她才刚开口,便被厉曜冷这声音打断。

    乔念眉眼颤了颤,无声的望着他,好一会儿才又道:“那万一以后……你要是不想跟我一起过生日呢?”

    她说的小心谨慎,甚至,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厉曜身上,她自己的,则绝口不提。

    但,厉曜又是了解她的。

    甚至,从来都没有一个人,像他那么了解乔念。

    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他也没什么是不能说的。

    只是一直抓着她的肩膀。

    她不敢喊疼,就一直皱着眉头。

    这些,厉曜从一开始就是看在眼里的。

    一直以来,他自问对乔念足够体贴,从不想跟她半点不痛快的体验。

    可有时候她就好像是故意的一样,总是要惹他生气。

    许多时候他都是忍了的。

    自然,也有忍不了的时候。

    就像前段时间,在床上,他曾给过她很不好的体验,他也不是不想克制,而是在那个时候,他总是没办法兼顾太多。

    最重要的是……

    他忽然发现,对乔念,只有让她疼了,她才会长记性!

    比如纪北。

    纪北之所以在她心里的位置那么重,无非就是在与他的那段感情里,曾经弄得她疼得无法自拔。

    以至于一直到现在,只要一看到纪北,她心总还是疼的。

    所以,无论他多好,都抵不过她心里的那道伤疤。

    纵然有一天全都愈合了,提起他的时候也没那么痛了,但伤痕还在。

    她心脏跳动的时候,那道与周围血肉不一样的痕迹也会无时无刻的提醒着她,在她的生命里,曾经有过那么一个人在她的记忆力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甚至,差点改变了她整个人生。

    而他这个后来者……

    就好像捡了个便宜一样。

    终究是的意难平。

    所以……

    他有时候甚至在想,不要对她那么好,不要让她的日子过得太舒服。

    希望她经受一些与他有关的苦痛与磨难……

    可每次这样想的时候,看着她微微蹙着的眉心,心里就只剩下舍不得了。

    但现在……

    他只想她记得,永远记得!

    如果非得是痛能让她记忆深刻的话,那么他宁愿她痛!

    可,她偏偏要在这时候跟他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

    “我从来都不会想不跟你一起过!乔念,你说话要凭良心!我几时说过不想跟你过了?”

    乔念:“……”怔怔的,好一会儿才又开口:“我只是……说,可能……”

    “如果一定有可能的话,那么那个可能只会是你不想跟我过了!”

    乔念悻悻的笑着,勉强牵了牵唇角。

    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明面上是全把主动权推给了厉曜,其实究竟怎么样,他们两个其实都是心知肚明的。

    厉曜的心思一向很明朗。

    就是无论这段婚姻因何而起,有没有感情,他都从没想过让乔念离开他。

    而乔念……

    从来都是想着怎么样才能离开他。

    他们两个的目的,从来都是背道而驰的,只是阴差阳错的走到了现在。

    能不能一直维持下去……

    这从来都是乔念没想过的。

    所以,她总是听不得以后、永远之类的。

    她跟厉曜还是不一样的。

    她从来都没想过永远,也从来都不相信永远。

    毕竟那是她从来都不敢奢望的东西,连想都不敢想……

    厉曜见她低着头不说话,心就抑制不住的难受。

    伸手将她牢牢的圈在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小声安抚着:“好了,是我不好,吓到你了,别怕,不会有事的,永远都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