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0章 捂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富顿小区,顾念照旧跟一群孩子玩到了一起,沈兆铮就这么含着笑意站在一旁,看着她疯玩。

    偶尔也会心有余悸,如果那些记忆都没有了,念念不记得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了,不记得和他一起在雪地里打雪仗堆雪人,带雪人回海城给她妈妈。

    他们之间有多少美好的记忆,如果丢失了,该多么可惜,多么可怕。

    顾念玩了至少一个小时,鼻尖冻得红彤彤的,跑过来,手里依然捧了个袖珍的小雪人。

    “不是不用带给你妈妈看的吗?”

    顾念偏头看他:“我留着给我自己看,以后不下雪了,或者夏天了,还可以看啊。”

    沈兆铮搂着她的肩膀往楼道里走去:“我算是领教到你们南方人对雪的渴望了。”

    两人一起进了屋,他帮她脱去外面的防风服,又帮她捂手。

    顾念就穿着一件薄的羊毛衫,被他抱在怀里。

    他坐在沙发上,她就这么坐在他腿上,让他不自在了极点。

    偏偏人家是一本正经地帮她捂手,没有任何不规矩的动作,她便不能说是什么。

    “好些了吗?”

    话一说,热气都洒在她后耳廓,让她心猿意马,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不冷了,你放开我吧。”

    沈兆铮的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偏偏就是不松开她:“我觉得你手心还是有点凉。”

    顾念心想,她哪里还冷?

    她明明都快要热爆炸了好吗?

    她声若蚊蝇道:“真的不冷,我还觉得有些热呢。”

    男人低沉好听的声线在她耳边轻轻响起:“怎么会热?我怎么就不热?”

    顾念偏头看他,便撞进男人深邃的眼眸里,那眼眸里含着几分调笑。

    分明就是在戏弄她呢。

    她哼了一声,挣扎了一下,他的大手箍在她腰上。

    “念念,不动。”

    顾念轻哼:“我偏要动。”

    动着动着吧,便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后面抵住了她。

    她隐约间察觉出那是什么,脸红得能滴出血来:“你耍流氓。”

    沈兆铮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许是今晚在夜家喝了些酒,我也觉得有些热。”

    顾念轻声道:“还甩锅给人家夜家的酒,你就是自己不正经。”

    男人的大手往上移了几公分,顾念一惊,赶紧抓住了他的大手。

    他轻笑:“我不正经?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你说的这句话。”

    顾念声音里染了几分沙哑:“我……我得先去洗澡了。”

    “一会儿再洗,一会儿一起洗。”

    只觉得天旋地转,顾念便被某人放平在了沙发上,他的一张禁欲英俊的脸渐渐靠近。

    呼吸也热了起来,即便经历过两次,她仍然觉得紧张,紧张到脚趾头都缩了起来。

    她伸手轻轻推着他的胸口:“这……这里是客厅。”

    “嗯……”

    他只是轻应了一声,疯狂的吻便覆了上来。

    客厅又怎么样?

    向来理智的人已然跟着她疯狂到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了。

    客厅——

    或许更刺激吧。

    果然,她比平时更敏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