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933章 心疼到哭泣(6)

第1933章 心疼到哭泣(6)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越川中午离开过酒店,发现沙滩上人很多,料定了萧芸芸不会喜欢,特地跟酒店老板打听,岛上有没有人少的、更好的看日落的地方?

    他得到的答案是:穿过沙滩旁边那条不算长,但是很不好走的小路,有一片很小的沙滩,藏在一块巨大的突起的岩石下面,他们可以坐在那块岩石上看日落,也可以跳到沙滩下面去。

    酒店老板还告诉沈越川,最近几天都没有下雨,路不滑,那条路的危险性也就不大,让沈越川放心带女朋友去。

    沈越川跟老板道谢,不忘告诉老板他和萧芸芸已经结婚了。

    这片隐秘的沙滩没有让沈越川失望,萧芸芸跟着他停下脚步的时候,也忍不住惊叹了一声。

    这里比酒店的沙滩更安静,视野更开阔,一眼望去,落日熔金,把海天连接的地方照得通红,晚霞像在天上燃烧,所有落入眼帘的景致都美不胜收。

    夕阳的美还在于它的短暂——它会消失,一点一点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萧芸芸拉着沈越川坐到岩石上,靠着他的肩膀,安安静静地看日落。

    沈越川顺势牵住萧芸芸的手。萧芸芸明明就在他身边,他却比平时更加用力。

    他想要确认一些东西——

    美丽的夕阳会消失,黑暗会笼罩人间。

    但是,有些事情是不是可以永远不变?

    比如,他和萧芸芸会永远像现在这样陪在彼此身边。

    萧芸芸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像是做出回应一般,也用力攥住沈越川的手。

    沈越川映着夕阳光芒的唇角,扬起一抹笑意。

    他知道答案了。

    答案是肯定的。

    沈越川和萧芸芸看着夕阳逐渐消失的时候,陆薄言和穆司爵正踏着这抹夕阳回家。

    他们在警察局呆了一天。

    苏亦承倒是一整天哪儿都没去,上午打理家里的一些事情,下午陪着诺诺玩了一会儿,傍晚的时候决定亲自下厨给大家准备晚餐。

    穆司爵停好车走出车库,收到苏亦承的消息,说晚饭准备好了,让他带念念过去吃饭。

    他回复了一个“好”,点击发送,刚抬起头,就听见念念的声音:

    “爸爸!”

    念念是听见穆司爵的车声跑出来的,远远就蹦了一下跳到穆司爵怀里,穆司爵接住小家伙,把他抱起来。

    “爸爸~”念念充满依恋地把脸贴在穆司爵的胸口,“你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爸爸今天有些事要忙。”穆司爵亲了亲小家伙,“有个好消息——”

    “唔!”念念抬起头期待的看着穆司爵,“我想听!”

    “爸爸今天已经把事情处理好了,明天一整天都可以陪着你。”穆司爵问小家伙,“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

    “游泳!”念念不假思索地说,“陆叔叔会教西遇游泳。爸爸,你也教我好不好?”

    “当然可以。”穆司爵顿了顿,又说,“不过,天气还不够热。等天气热一点,我再教你。”

    念念已经等不及了,在穆司爵怀里撒娇,试图让穆司爵心软改变主意。

    穆司爵不为所动地摇摇头,示意小家伙不要白费力气,说:“天气还不够热,相宜下水会感冒。”

    小家伙们对“先天性哮喘”没有概念,但是他们从小就知道,相宜身体不好,需要他们照顾,平时不管做什么决定,都要优先考虑相宜。

    久而久之,相宜成了治几个小家伙任性的利器,苏亦承和穆司爵总是屡试不爽。

    这一次,同样达到了穆司爵想要的效果——他话音刚落,念念立刻“喔”了声,乖乖的说:“好吧,那我们等到天气再热一点。”说完忍不住再确认一遍,“爸爸,只要天气变得更热,相宜游泳就不会感冒对吗?”

    “对,所以我们要再等等。”穆司爵抱着小家伙回到客厅,让小家伙坐在他腿上,这才问,“今天早上,简安阿姨是不是带你去看妈妈?”

    念念想起早上的事情,眼睛一下子亮了,兴奋地点点头,明显有很多话要跟穆司爵说。

    穆司爵笑了笑:“别急,慢慢说。”

    念念根本慢不下来,一把抓住穆司爵的手:“爸爸,今天妈妈听见我说话了!”

    穆司爵怔了一下,几度反复回忆小家伙的话,不可置信地确认道:“你说,妈妈可以听见你说话?”

    “嗯!”

    念念用他掌握的简单词汇,把早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穆司爵,当然也没有漏掉相宜突然哭了的事情。

    穆司爵全部的注意力都在一件事上:今天早上,宋季青确认许佑宁可以听见念念说话。

    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好消息。

    穆司爵的瞳孔急剧收缩了一下,看着小家伙问:“念念,妈妈当时是什么情况?”

    念念知道穆司爵期待听到什么样的答案,但是,事实并不是他所期待的那样。

    “爸爸,”念念的声音比刚才低了不少,缓缓说,“妈妈只是可以听见我说话,但是……她还是不会回答我。”

    穆司爵眸底的光暗了——原来,她并没有好起来。但是,小家伙这么高兴的跟他分享这件事,他不能让小家伙察觉到他的失落。

    “没关系。”穆司爵捏捏小家伙的脸,示意他不要难过,“至少妈妈可以听见你说话了。我们再耐心等等,妈妈总有一天会醒过来回答你的。”

    念念见穆司爵并不难过,也笑了,顿了顿,问:“爸爸,你不问相宜为什么哭了吗?”

    穆司爵这才记起来,小家伙后面还提到相宜哭了。

    好端端的,小姑娘怎么会突然哭?

    念念看出穆司爵的疑惑,解释道:“因为相宜想要妈妈醒过来……”

    穆司爵联系了一下前后,大概猜到原因了:小姑娘是看见念念一声又一声地叫妈妈,许佑宁却始终不回应他,心疼念念所以泪崩了吧。

    小天使属性的小姑娘,比他以为的还要善良可爱。

    穆司爵不由得笑了笑,抱起念念说:“我们去诺诺家吃饭。苏叔叔做了好吃的。”

    苏亦承和苏简安的厨艺都让几个小家伙垂涎欲滴,念念一听苏亦承下厨,兴奋得不得了,恨不得在穆司爵怀里跳舞庆祝。

    出门后,念念要下来自己走,走了几步,他突然问穆司爵:“爸爸,妈妈会做饭吗?”

    “……”穆司爵不知道怎么回答,反过来问小家伙为什么突然好奇这个。

    念念头头是道地分析了一番:“相宜家是妈妈会做饭,诺诺家是爸爸会做饭,我们家爸爸不会做饭,那就是妈妈会做饭,对吗?”

    “……”穆司爵无法反驳小家伙的逻辑,想了想,说,“我们家周奶奶会做饭。”

    “……”

    念念意识到穆司爵的话哪里不太对,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哦”了声,说:“对。”说完拉着穆司爵的手,蹦蹦跳跳地朝着苏亦承家走去。

    另一边,陆薄言和苏简安也带着两个小家伙在去苏亦承家的路上。

    苏简安把相宜在病房里哭了的事情告诉陆薄言,陆薄言心疼小姑娘,把小姑娘抱起来。

    不等陆薄言安慰,小姑娘就先开口:“爸爸,我已经不哭了。”

    陆薄言摸摸小姑娘的脑袋:“记住妈妈跟你说的话,佑宁阿姨会醒过来的,不要太担心,好吗?”

    相宜乖乖点点头:“我记住了!”

    “还有,”陆薄言叮嘱小姑娘,“以后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不要哭,告诉爸爸妈妈,我们跟你一起想办法解决,记住了吗?”

    小姑娘看向苏简安,跟苏简安确认陆薄言的话。

    苏简安点点头,小姑娘终于笑了笑,“吧唧”一声亲了亲陆薄言,仰着稚嫩的小脸对陆薄言说:“爸爸,我爱你和妈妈,还有哥哥!”

    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错。

    此时此刻,陆薄言感觉心已经化成水了,声音温柔到可以滴出水来:“爸爸妈妈也爱你和哥哥。”说完亲了亲小姑娘的眉心。

    相宜就像得到了某种稀世珍宝,紧紧抱着陆薄言,把脸埋在陆薄言怀里咯咯地笑。

    西遇看着爸爸和妹妹,不说话,小小的脸上泛着月光一般的温柔。

    苏简安很少看见西遇露出这样的表情,有些意外,但没有表现出来,悄悄牵住西遇的手。

    两个小家伙还小的时候,苏简安总是想办法让他们觉得平衡,避免让他们觉得自己被爸爸妈妈忽视了。

    但是,相宜有先天性哮喘,她和陆薄言难免要关注小姑娘更多一点,西遇哪怕注意到了,也从来不会闹,更不会用哭的方式来强行吸引爸爸妈妈的注意力,相反,他从小到大都在帮忙照顾妹妹。

    小家伙其实也是个小天使啊,只是他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属性。

    苏简安蹲下来,示意西遇到她怀里:“妈妈抱你。”

    西遇摇摇头。

    苏简安拉了拉小家伙的手:“很快就到舅舅家了,妈妈不会累的,乖。”

    西遇看了看舅舅家的方向,确实不远了,总算愿意投入苏简安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