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 第1215章,越冬以眠288,谁说我放过你们了?

第1215章,越冬以眠288,谁说我放过你们了?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后,她“我”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黎越铠一顿,“怎么不接着说了?”

    不知不觉间,他的语气又回去到了当初他们还没分手的时候。

    董眠心情沉重,避而不答,“越铠,你……还有事吗?”

    黎越铠没回答。

    董眠咬着下唇,“越铠,如果没事我先挂了。”

    “一个午休能有多少时间?没午休好你下午怎么能保持最好的状态工作?”再开口,黎越铠声音淡了几分,“先回去休息。”

    听不得他的关心,董眠胡乱的应着,快速的挂了电话。

    不管黎越铠为什么要一副重新追求董眠的姿态,邱彦森此刻已经明白,她和黎越铠确实不该有太多的交集。

    董眠看着黎越铠的号码一会,才咬唇,把它加入了黑名单里,晚上,黎越铠再联系她时,已经联系不上她了。

    第二天,他回去组里,小冬一手抱着一袋子早餐,一手提着一个精致的购物袋不爽的跑过来,“铠哥铠哥,那个谁给你送了这个过来。”

    “谁?”

    “就是那个——”

    小冬话还没说完,黎越铠已经看到了袋子里的那件熟悉的披肩,他脸色深沉得让小冬没能把话接着继续说下去。

    “ 是谁送过来的?”

    如果是董眠,小冬不可能是这个脸色。

    “就是那个坏人!”小冬冷哼。

    米轻语进门,补充:“ 他说的是邱彦森。”

    黎越铠低头,不知在想什么,“只有他一个人?”

    “对。”

    黎越铠笑了,“好,我知道了。”

    上一次她和邱彦森表了态,从M组搬走后,黎越铠没再打扰过他们。

    董眠和邱彦森以为这次应该也是一样的。

    却不想,下午下班,两人就在C组楼下的院子里,看到了斜靠在墙边的黎越铠。

    两人有了不详的预感,戒备的后退了一步。

    黎越铠像是什么都没看见,笑道:“下班了?”

    “你来干什么?”

    邱彦森眼眸一闪,没再跟他虚与委蛇,“越铠,我知道你是聪明人,我相信,我和小眠的意思你应该早就明白了。”

    黎越铠侧头,露出新奇的表情,“不装了?”

    “对,”邱彦森把董眠护在身后,承认得很是干脆,“我和小眠都承认,我们从未想过要和你成为朋友。虽然是我和小眠对不起你,但是我们不适合做朋友,也不想和你再有任何交集,所以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联系小眠了,她已经把你加入了黑名单。”

    黎越铠脸上带笑,“哦”了一声,终于把视线投给了董眠,“哦?是你主动把我加入黑名单,还是……是你好师兄的意思?”

    “是我自己的意思,”董眠充满邱彦森后面走出来,凝视着他,“越铠,我……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系,不要再见面了,我已经有了我自己新的生活了。”

    她心头的话千言万语的说不完,但到了此刻,她却一句都没有能再说出来。

    “哦,还有吗?”他的反应很淡。

    “没了。”

    他目光睥睨,“这么说可以轮到我说了?”

    董眠心脏收缩,眉睫轻颤,“……嗯。”

    他凝视着她干净的小脸,像是看着过去的画卷,嗤笑道:“ 是,我过去是挺喜欢你的,也做了不少傻事,傻到我现在想起还无比的后悔。”

    董眠红了眼眶,不敢抬头,又听到他说:“但你不了解我黎越铠。你们都以为你们了解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放不下你……”

    说到这,他移步过去,唇边噙着讽刺的笑,挑起她的下巴,“是不是你也是这么想的?”

    邱彦森皱眉,用力推开他,黎越铠反应更快,反手一推,在国防部队里呆了几年的他,直接把邱彦森推到了墙边,邱彦森头部撞到了墙上,闷哼了一声,吓得董眠脸色发白,忙走过去,“师兄——”

    她还没走过去,黎越铠已经把她拉了回来,“我没使劲,弄不死他,急什么?”

    “你……你想说什么?”

    “ 我想说你是不是被两个男人抢惯了,心思也膨胀,变得自恋起来了?不然怎么以为我还喜欢着你?”

    她把脑袋摇晃得快要拧断了,“ 我没有,我知道你恨我,我没奢望你还喜欢我。”

    她确实不敢,也不希望他还喜欢她。

    她怕只怕他太过恨她,以至于一直放不下前尘往事,和她再度有所纠缠,而苦了他自己,也怕两人真正关系会曝光而已。

    “没想到你还挺有自知之明,”他放开捏住她下巴的手,冷笑一声,“你们说不想和我成为朋友,你们以为我真的想吗?我看你们是把自己抬得太高了,我黎越铠要什么朋友没有?凭你们也配和我交朋友?”

    邱彦森也冷冷的说:“ 既然我们不配,那黎先生现在是几个意思?”

    “哦,我这几年不是在军队里呆久了,无聊吗?想给自己找点乐子罢了,”黎越铠笑的更深了,“我轻轻松松的放线,看你们步步提防,绞尽脑汁的应对我的样子,可比看戏好看多了。”

    “你——”

    董眠胸口像是被人堵住了,闷得喘不过气来。

    但她知道自己没资格生气,她没说话。

    “不过,你们来来回回也就那么点动作,越来越没意思了,现在我连看戏的兴致都没了。”

    邱彦森面无表情道:“那就谢谢黎公子肯放过我们了。”

    黎越铠撇唇,漫不经心的笑,“谁说我放过你们了?”

    董眠和邱彦森顿下有了一股不详的预感,紧盯着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视而不见,目光细细的打量着邱彦森,再将视线放回董眠身上,“你说他好,我还真没觉得他好在哪里,跟他比,我自认比他好太多了。”

    邱彦森:“ 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比你好。”

    董眠没说话。

    黎越铠紧盯着她,她半天后才说:“人各有志,每个人追求不同。好与不好不太重要,有喜欢的点就挺好。”

    黎越铠点头,觉得她说的在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哦?那你喜欢他什么?”

    董眠低头不答。

    黎越铠替她回答:“喜欢他和你有共同的才华,共同的志向和抱负?”

    这个董眠确实挺欣赏,点了头。

    “那如果他的才华再也没有舞台施展,志向和抱负终生都没办法实现呢?你还喜欢他吗?或者说他还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

    邱彦森和董眠惊得双目圆瞪,董眠快速的反应过来,“越铠,你……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