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2963章 青莲仙姬李翠花

第2963章 青莲仙姬李翠花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翠花:我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她们,都死!”

    一夜之间,几个少女的家,被土匪血洗。

    李翠花在尸体旁,笑得花枝乱颤。

    第二日,李翠花带着李元侯,连夜离开这个地方。

    她不怕自己声名狼藉,却怕连累李元侯。

    一定要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这样就不会有人说李元侯的姐姐是个贱.货了。

    在李元侯的眼里,姐姐是坚强神圣的,她决不能让李元侯知道,她做过那么肮脏的事。

    大几年后,她遇见了一个人。

    那人问:“你是李翠花?”

    “是。”

    “你可知青莲?”

    “不知道。”

    “现在你知道了,从今往后,世上再无李翠花,唯有青莲夜歌。”

    “……”

    寒夜的夜,轻歌的歌。

    真好听的名字。

    她真的可以忘记李翠花的阴暗,开启夜歌的人生吗?

    有贵人相助,得了机遇,她走出了泥潭,带着弟弟享受荣华。

    但是她没有忘记曾经的苦恨,她把那些人,全给杀了,一个都没有留下。

    这是她最想做的一件事,可惜曾经没有做。

    老幼妇孺,恶人们的家人,也都没有放过。

    无辜?

    他们无辜,那她又何其无辜?

    世上没有无辜的人,只有该死的畜生!从此,穿着华服,都是以前不敢奢想的绫罗绸缎,就连足上的软靴,料子都是极好的。出行有婢女跟着,哪怕很小的日光,也有侍女打着油纸伞。回到房里,摆放着各类

    书籍,桌上还放着珍品燕窝汤。

    来之不易的富贵,她一定会狠狠抓住。只是原生的一切,影响了她十几年,并不是一夕之间能改变的。

    定北郊。

    李元侯乖巧地站在夜歌身边,就算夜歌变得冷漠了,依旧是他最爱的姐姐呀。

    “阁下何人?”天启王问。

    “青莲仙姬,夜歌。”夜歌微笑道。

    轻歌勾着唇,冷嗤而笑。就连名号都要照葫芦画瓢吗,前有大帝姬,后有仙姬,可真是有趣至极。

    这一次,只怕不是青莲族长隋灵归在推波助澜;那么究竟是谁,有那通天的本事,能把夜歌从冰牢里拯救出来呢。

    夜歌。

    夜轻歌。

    四周的人面面相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是巧合吗?不仅面貌相像,就连名字都是那么的相似,只差一字而已。

    夜歌的出现,让大多数的人感受到了诡异。

    众人不知仙姬在青莲是怎样的位置,但是能调动一支军队,怎么也是有人有脸的人物吧。

    幻月宗主一步踏出,微笑道:“不知青莲仙姬天域,有何吩咐。”

    “半妖之病,与千毒瘟症有关,青莲派本宫前来查看,若是传染无辜者,实在是极大的罪过。”夜歌摊开手,指向一人:“此乃青莲张医师,出自仁族药神殿。”

    药神殿的医师,的确让人信服。

    而由青莲仙姬带来,自然没人会去怀疑医师的真实身份。

    “仙姬大人,这里有一位小公子,说自己是药王之徒,有治病良方,可是真的?”神主恭恭敬敬行礼。

    “药王之徒?我与药王,是多年的交情了,他那徒儿见到我,还得叫一声师叔呢。”张医师捋着雪白的胡须,轻声说道。

    “把药王之徒带上来。”夜歌冷声道。

    只见青莲的几位士兵在叶青衣的带领下,看见了被砸在巨坑里的东方破。

    天上偶有雷声响起,虽不曾下雨,却也把东方破吓得够呛。

    青莲士兵将东方破带出来,东方破面色苍白,身体发抖。

    神主看向张医师,问:“张医师?”

    张医师细细端详着东方破,随即摇摇头:“此人绝对不是要药王之徒。”

    张医师这一番话说出来,就连幻月宗主和天启夫妇都开始怀疑东方破的真实身份了。

    此前几人倒是相信轻歌,毕竟轻歌没有叫人假冒的动机,而且天启夫妇是护短。

    如今,让人不得不怀疑。

    倒不是不信任轻歌,只是比之东帝的言语,青莲仙姬和仁族张医师的话,更让人信服了吧。

    再看那东方破,仿佛受到了惊吓,都没法开口说话了,一看就是个做贼心虚的。

    如此情况下,叫人怎么去相信轻歌与东方破呢。

    “来人,把这假冒药王爱徒的孽障带下去!”神主说道:“东帝,此乃欺君之罪,按理来说,应当斩立决,不过看在你东帝的面子上,本座给他一条活路。”

    这哪是活路,分明给他自己后路。

    若东方破真是药王之徒,他把药王唯一的徒儿杀了,岂不是得罪了仁族药王?

    仁族没有青莲家大业大,却也是上三族之一,而且青莲也不会因为他得罪仁族。

    神主做事,未雨绸缪,思虑周全,也可以说是瞻前顾后,害怕祸患。

    “且慢。”轻歌淡淡一声,让士兵们停下了动作。

    轻歌走至东方破面前,轻叹一声,给东方破喂了一粒宁神丹。

    而后,再从空间指环里取出披风,盖在东方破的身上。

    轰!

    雷声响起,东方破即将恢复的清醒,再度没了。

    东方破面颊白得吓人,仿佛被人抽干了鲜血。

    轻歌仰头看去,此雷并非天雷,所谓天雷,乃自然发生的雷电。

    这雷是修炼者控出的惊雷。

    轻歌摇了摇头,叹几口气。

    看来东方破怕雷的事,有些人是知道的,故意以此来动摇东方破的理智。

    只是——

    这些人难道不知,她可是玩雷的祖宗吗?

    轻歌高举起左手,众人不知所以,不明白轻歌这是要做什么。

    青莲仙姬夜歌,微眯起眼眸,戏谑地望着轻歌,好整以暇,似笑非笑,倒要看看夜轻歌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陡然,暗青色的雷电之力,自九重天汇聚为一股力量,终是以飞快的速度,从天而降,滑翔而下。

    强悍的雷电之力,宛如青麟蛟龙,砸在了轻歌身上。

    那样的雷电之力,足以让一个玄灵师葬身于此,粉身碎骨。

    然而,东帝她安然无恙,被雷劈后,反而面带微笑。东方破被雷声吓坏了胆儿,轻歌只拍了拍他的肩:“乖了,没雷了,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