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萌妻食神 > 第124章 宫里有请

第124章 宫里有请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祥等人都躲在外头听,不知李尧会怎么处置刘其胜。

    只听叶佳瑶继续道:“我们在你包袱里发现二十两银子的银票,让我猜猜,这银票是哪里来的。”

    刘其胜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最近冰皮月饼销售十分火爆,同行中不乏有人想动这个歪脑筋,凭他们自己研究是研究不出来的,所以,咱们天上居人人都有机会赚一笔,可其他人怎么就没碰到这样的好事呢?说明对方很了解我们天上居的情况,知道哪些人比较好收买,比较需要钱。刘其胜,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叶佳瑶漫不经心地说着,其实一直在观察刘其胜脸上细微的神情变化。

    刘其胜淡淡道:“你这么能猜,怎不去衙门做师爷。”

    叶佳瑶哈哈假笑:“你是在恭维我呢?还是在讽刺我?嗯,我觉得你是在恭维我。”

    刘其胜翻了个白眼,表示不屑。

    “我不管这银子是谁给你的,也不管你是出于何种目的,何种理由做出危害酒楼利益的事情,天上居,你是呆不下去了,你做出这样的事,肯定也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因为某人肯定许诺过,刘其胜,放手去做吧!出了事,就到我这来,我给的待遇绝对不会比天上居差……”

    刘其胜嘴角抽了抽。

    叶佳瑶哂笑道:“刘其胜,你想的太简单了,出卖这种事,不管在哪个行业都是最忌讳的,我会建议黎掌柜贴出告示,把你的所作所为昭告出去,你觉得,还有人会收你吗?你觉得,那个给你许诺的人还会要你吗?说不定为了撇清自己,还会倒打一耙。”

    叶佳瑶敛了笑容,变得严肃起来:“你觉得手里的二十两银子能保证一家人以后的生活了吗?用完以后你怎么办?工作又找不到了你怎么办?”

    刘其胜的心理防线开始瓦解,崩塌,家人是他的弱点,李尧句句话都戳到他心窝子。

    他没想过后果会这么严重,之前抱着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的想法,反正他在这里呆的也没意思了。

    钟祥想进去给刘其胜求个请,李尧真要这么干,刘其胜就完了,他家里人也完了。

    王明德拉住他,冲他摇摇头。

    尧哥办事向来有分寸,且听尧哥怎么说。

    “我李尧做人做事向来厚道,对我好的人,我肯定对他更好,忠厚老实的人,我从来不欺,刘其胜,现在,我看在祥哥的面子上给你一个机会,承认错误,说出幕后指使,我会说服黎掌柜让你自动请辞,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如果你执迷不悟,那么……我只能说,自作孽不可活。”叶佳瑶冷声道。

    刘其胜张了张嘴,艰难道:“我跟祥哥说。”

    叶佳瑶冷笑:“现在我是厨房的管事,你不觉得应该向我交代吗?你要见祥哥,把事情说清楚再见,不然,我想祥哥也不愿意再见你了。”

    尼玛,你现在是老娘的手下,不向老娘交代向钟祥交代是什么意思?老娘才不惯着你。

    这年头矫情的臭男人怎么这么多。

    老娘就不信治不了你。

    “我可没功夫在这等你慢慢考虑,再过一会儿黎掌柜就来了,大家都要开始忙活了,我数到五,不说就拉倒,等着贴告示吧!”

    “一”

    “二”

    “三”

    叶佳瑶慢悠悠地数着。

    “我说。”刘其胜顶不住了:“我说……”

    “要说就快说,别婆婆妈妈。”叶佳瑶没好气道。

    “第一次是我自己怀恨在心,第二次是牛大厨让我这么干的,昨天下午我去药铺抓药,他们的人就找上了我,他们说的和你说的一样,我把琼脂和奶油的提炼方法告诉他们,得了二十两银票,如果,我能让天上居的冰皮月饼出问题,他们会再给我三十两,就是这样。”刘其胜这次倒是干脆了。

    门外的人都咬牙切齿,妈的,刘其胜这个蠢蛋,脑子被驴踢了吗?给两千两银子还说考虑一下,二十两就把秘方给卖了,蠢蛋。

    “那现在你怎么想?”叶佳瑶问道。

    刘其胜底着头,声音弱了下去:“我错了,其实我有犹豫过,可是,我在这里呆的真没意思,大家都拿我当透明,就因为我得罪过你,连祥哥也疏远我,我觉得我在这里已经没有前途了,而且,我真的很需要钱。”

    叶佳瑶都不知道该同情他还是痛恨他。

    “你这是自卑心理作祟,到底是大家拿你当透明是祥哥不理你,还是你自己一天到晚摆着一副别人欠了你五百两的臭脸?刘其胜,今儿个我看在曾经共事一场教你一个做人的道理,你想要别人奉承巴结你,或者别人瞧得起你,也得瞧瞧自己有没有值得别人高看的地方,本事没多少,还那么矫情,只会让人厌恶,还有,朋友是靠交心交出来的,不是靠嘴巴说出来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刘其胜眨了几下眼,眼泪掉下来。

    叶佳瑶起身开门,门口站着一帮人,叶佳瑶示意钟祥进去。

    “你们都给我干活去。”叶佳瑶把其他人都赶走。

    黎掌柜来后,叶佳瑶去跟他沟通了一下,准许刘其胜请辞。

    刘其胜走的时候,只有钟祥去送他。

    “这二十两银子是我存下来的,这二十两是尧哥给你的,你别去牛大厨那了,他不是什么好人,咱们不是没见识过,踏踏实实的找别家做吧!你也别恨尧哥,说来说去是我不好,我本想看清楚尧哥的为人后,再推荐你,以为你过一阵自己就会想通了,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钟祥感概道。

    刘其胜汗颜:“怪我自己,鬼迷了心窍,这银子我不能收,你自己也不容易,还有尧哥的,帮我跟他说声对不起。”

    钟祥硬塞给他:“尧哥说了,这银子不是给你的,是给你爹娘的,他说,也许你没把他当过兄弟,但他是把大家都当兄弟的,拿着吧,好好做,或许咱们将来还有机会在一起。”

    刘其胜哽咽住:“祥哥,我真没这个脸。”

    钟祥拍拍他:“知道错了就好,以后别再犯了,有空我会去看你爹娘。”

    刘其胜走了,这个包藏祸心的内鬼剔除了,可叶佳瑶觉得挺闹心的,她要早知道刘其胜的家庭状况,就拉他一把了,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哎……

    晚饭前,姜离如约来天上居,叶佳瑶给他一盒月饼,让他送去靖安侯府交给夏淳于。

    “记得跟世子爷说一声,昨晚我临时有事所以失约了。”

    姜离点头道:“记下了。”

    叶佳瑶本以为淳于收到月饼会过来,结果,收工也没见到人。

    小景说来也没来,她一个人怏怏地回了小院。

    夏淳于其实在纠结,要不要去呢?她特意吩咐姜离送月饼,还解释了昨晚的事,应该是有道歉的意思吧!

    可是她为什么不直接说小景去找她了,她不方便。他问过姜离,昨晚瑶瑶是几点回的,姜离说酉正,这么长的时间,她和小景去了哪里?夏淳于想想又生气。

    算了,先晾她一日,免得她觉得他太好商量,就不放在心里。

    后天是初三,他要护送太后和琉璃去普济寺做法事,这一去要七天,明天再去找她,顺便跟她道别。

    翌日一早,宫里来人宣叶佳瑶进宫。

    叶佳瑶吓坏了,宫里有琉璃,还有,上次的事,太后曾要重罚她。

    “这位公公,请问是宫里哪位主子召见小的?”叶佳瑶忐忑地问。

    公公笑道:“李主厨,你去了就知道了。”

    尼玛的,还故作神秘,要是叫老娘去送死,难道老娘也去?

    叶佳瑶讪讪道:“还请公公稍等,小的把这里的活吩咐一下就随您进宫。”

    公公倒是好脾气,温和地说:“可不敢叫主子们久等。”

    “是是,很快的。”叶佳瑶回到厨房,叫来邓海川。

    “你马上去靖安侯府,找世子爷,如果世子爷不在就找一个叫宋七的,告诉他我被宣进宫去了,福祸尚且不知。”叶佳瑶这回记住了淳于的话,有事就找他。

    邓海川听到宫里两个字就很敬畏,郑重点头:“我知道了,马上就去找人。”

    叶佳瑶除了围裙,又去跟账房支了几百两银票揣兜里,说不定会用得上。

    一路上,叶佳瑶跟公公套近乎:“敢问公公怎么称呼?”

    “杂家姓史。”

    “哦,原来是屎公公。”叶佳瑶作揖,塞了一张银票给公公:“屎公公,小的还是第一次进宫呢,小的是粗人,不懂宫里的规矩,到时候还要麻烦公公多多提点。”

    史公公瞄了下那张银票,意外的蹙眉,居然是一百两的,这个小厨子出手还真阔绰啊!现在当厨子这么发财么?

    史公公不动声色的把银票收起来,笑道:“你跟着杂家就是,有什么要注意的事项,杂家会提醒的。”

    “是是,那就多谢公公了。”

    “其实,你不用惶恐,梅妃娘娘宣你,无非是为了你的冰皮月饼。”史公公收了好处就不再卖关子了。

    呃……梅妃娘娘,叶佳瑶想起来了,前日小川来拿月饼,就说是梅妃娘娘要来着,难道梅妃娘娘要打赏她?哎呀,早知道就该再带几个月饼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