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百三十五·使诈

二百三十五·使诈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真的出事了!奶娘吓了一跳,吞了口口水,手忙脚乱的回了屋子,才觉得自己的腿都已经软了,费力的掩上了门惊恐的看着已经站了起来的卫安,语无伦次的说:“郡主......刚刚不知道是什么声音.......好像是.......好像是爆炸了......”

    卫安对这声音却很熟悉。

    当初她差点儿被蒋家的人炸死,差点儿连命都没了的那次,就是蒋松文指使人用了工部的火药故意在王府门口引爆了才出的事。

    那时候沈琛受伤了,她因此对这声音格外的敏感,现在一听见这样的声音,她就知道,临江王应该是攻进来了。

    他向来不打没把握的仗,这些天来,他一面牵扯住隆庆帝的注意力,故意在府里杀隆庆帝的细作,让隆庆帝以为他无计可施,一面把她想法子弄进宫来,叫隆庆帝觉得拿捏住了沈琛的七寸而不敢翻出什么风浪来放松了警惕。

    而他自己,却联络旧部,想必是还有徐家、平安侯......

    不然他攻进宫里来的速度也不会这么快,这么顺利。

    奶娘吓得六神无主,双手合十一直在请满天神佛保佑这不过是一场简单的事故,并没有其他的坏事发生。

    可是她的祈祷显然是落空了,不过是一刻钟之后,她们便听见了更加巨大的声响------揽月宫比较偏僻,离西苑近,那边的动静,她们都是能听的到的。

    起先好像是两方在打斗,厮杀声不绝于耳,渐渐的,就听见了千军万马涌动的声音,那些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简直像是踩在了人的心上,一步一步的叫人的防线全部崩溃。

    奶娘到这一刻才确信是真的出事了,欲哭无泪的看着卫安,惊慌失措的问:“郡主,咱们现在怎么办?怎么办啊?!”

    那些人,不管是为什么打进宫里来的,总归是肯定要找最大的人,就是皇帝,除了皇帝呢?当然就是六皇子了。

    揽月宫根本就是一个随时可能就会爆炸的火炉啊!

    六皇子已经醒了,他是被这巨大的声响和外头的哭喊声吵醒的,坐在床头揉着自己的眼睛,等到稍稍反应过来之后就大哭着喊着母妃。

    他在喊母妃,奶娘却吓得魂飞魄散,奔过去捂住了他的嘴,已经哭起来了:“小祖宗,球您别哭了!弄出声响来,招来了人,那可就活不成了!”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什么尊卑规矩暂时也顾不上了,奶娘一把搂着他将他抱起来,箍在了胳膊底下,胡乱的就要往门外冲。

    卫安一把拽住了她,几乎将她拽了个趔趄摔倒,见奶娘一脸震惊,便平静的道:“嬷嬷,你不能出去。”

    奶娘吓得六神无主,却还是知道卫安这话没道理,哭着要挣脱她:“郡主!要是留在这里,可就真的没活路了!那些人一定会知道六皇子在这儿的,一定会找过来,到时候怎么办?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您还是也快些跟我们走吧!这里不能待了,这里不能待了......”

    奶娘其实还是算忠心的,毕竟逃跑也没忘记带上六皇子,卫安的声音放低了一些,拉住了她道:“现在外面肯定已经有人负责封路锁宫了,从西苑一路过来,想必各宫都已经在他们的掌握之中,要是你现在出去,那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宫里唯一的小男孩儿,除了六皇子还有谁?带上六皇子出去,那就真的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奶娘也反应了过来,等反应过来了,就忍不住更加绝望,将孩子交给了她,整个人的脸色都霎那间变了,跪在地上哭起来:“那该怎么办?咱们就留在这里等死了吗?!”

    那些人抓住了六皇子的话,该会怎么对待他啊?她们这些伺候的人也别想有什么好下场了。

    卫安沉默了一瞬,拍着六皇子的背尽量的安抚他想让他安静下来,等到六皇子好不容易才正平静了下来不哭了,她才分出一只手去拉奶娘起来,温和的说:“奶娘,您先起来......也未必就会死,现在当务之急,是先藏起来......”

    藏起来?怎么藏起来?

    奶娘忍不住伸手擦着眼泪摇头:“郡主,哪里能藏啊?咱们在宫里,这都是大家都知道的事,那些叛军稍微一问就知道了,这宫里又跟您说的那样,都已经封了,咱们要是出去,恐怕立即就死了......”

    至于揽月宫本身,虽然不小,可是要找起人来也不是那么难,到时候那些叛军把宫人往院子里一赶,再一间房一间房的搜过去,藏哪里也要被找出来啊。

    卫安目光有些莫测,看了奶娘半响,才轻声道:“如果我说,我有办法,您相信吗?”

    奶娘错愕的瞪大了眼睛,她觉得自己或许是有些病急乱投医了,眼前的姑娘虽然是郡主也是侯夫人,可是到底还是一个才及笄不久的小姑娘,她能知道多少啊?再厉害也是有限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对卫安的话很信服,卫安说她有法子,她便真的不自觉的信了,收了眼泪问她:“郡主有什么办法?您放心,我都跟着您的.......”

    她是林三少送进宫里来服侍的,是林淑妃姐弟的心腹,她既然被交托了重任要照顾好六皇子,那自然是六皇子在哪里她在哪里。

    卫安嗯了一声,一面颠着六皇子让他别哭出来,一面对奶娘说:“您现在先出去,那些宫娥内侍想必现在都已经害怕的聚在一起打听消息了吧?您就出去,喊起来,说六皇子不见了。”

    奶娘啊了一声:“可是咱们宫里还没有进叛军呢,这谁信呢?”

    “不管谁信,只要有几个人信就够了。人都是这样的,三人成虎,有人信,自然其他人也会跟着信。”卫安声音冷静,连带着叫奶娘也镇定些了,奶娘便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您的意思是,让大家都以为有人偷偷溜进来把六皇子劫走了?”

    叛军都攻进宫里来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发生的呢?这个说法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骗骗外头的那些宫娥内侍们,是说得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