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百三十四·浑水

二百三十四·浑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宫里乱起来的时候,卫安还在哄着六皇子去洗漱,六皇子因为下午睡了一会儿,一直到晚上还神采奕奕,四处乱跑,还吵着要出去找林淑妃。

    他本来就身体不好,众人都哄着他顺着他,没有敢违逆他的意思的,为了哄他,奶娘很是费了一些功夫,可是却都收效甚微------六皇子本来就是不怕她们的。

    最后只好卫安出手,将六皇子叫到身边,轻声哄着他,跟他承诺第二天再带他去玩,六皇子才勉强答应了。

    可是他身体不好,睡觉向来都是很难的事,有时候林淑妃她们都不敢叫他下午睡觉,因为他一旦下午睡了,晚上便总要挨到下半夜才能入睡,今天恰好下午睡过了头,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怎么都睡不着,便低声管卫安喊嫂嫂。

    他还极小,缩在被窝里小小一团,像是一只肉丸子,卫安对他很有耐心,见他不睡,便微笑着坐在床沿答应了一声,伸手去轻拍他的背。

    六皇子的眼睛亮亮的,侧着身子睁着眼睛看她,他还太小了,不会说太多的话,模模糊糊的喊着母妃,指着门外,意思是叫卫安带他去找林淑妃。

    奶娘在旁边跟着,见他闹腾,就低声去哄他。

    卫安就耐着性子低声哼歌给他听,之前宝哥儿和兆哥儿不睡,她都是这么哄他们的,向来都很奏效。

    唱了也不知道多久,六皇子才终于闭上了眼睛。

    卫安替他掖了掖被子,奶娘重重的松了口气,笑容满满的对卫安道谢:“还是侯夫人有办法,六皇子临睡之前都是要折腾好一阵子的,我们为了这事儿伤透了脑筋,可是就是没什么办法.......您跟他也真是有缘,才相处这么几天哪,六皇子就这样听您的话。”

    卫安摸了摸六皇子汗湿的头发,微微叹了口气,也不是六皇子不肯听话,跟正常的孩子不同,他是身体不好,所以比寻常人更难以入睡,长期这么下去,实在是很伤身体的。

    当初彭德妃做下的那些事,到底是伤了他的根基了。

    也不知道有没有办法能挽回一些,卫安想想沈琛这回去找张天师的目的,目光变了变,最终什么也没说,收回了手微笑摇头谦让:“哪里是听我的话?只是我跟六皇子比较投缘,加上我从前在家里带我外甥多一些,所以有些经验罢了。”

    她一面又问:“嬷嬷,淑妃娘娘还未回来吗?”

    天色已经很晚了,林淑妃从傍晚过去到现在,已经几乎过了三四个时辰,这么晚还不回来,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怕是就要出事。

    虽然提早知道临江王大约会逼宫,可是当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她心里的惊慌还是不由自主的漫上来,如果临江王成功了,那固然还好些,或许还有她的一条活路,可是如果临江王失败了呢?

    那住在宫里当人质的她,就是头一个被杀了泄愤的。

    隆庆帝只怕会把她五马分尸还觉得不够泄愤,而就算是临江王成功了,那她的生死也还是很难说------因为临江王未必顾得上她,她同样随时可能被隆庆帝的那些心腹或是残余的势力弄死。

    尤其是她现在还就住在林淑妃宫里,带着六皇子,目标实在是太大。

    这一晚对于林淑妃来说必然是很艰难的,可是对于她来说,也同样不好过。

    奶娘将六皇子床上的帐子放下来带好,见严严实实的透不进风去,才敢回卫安的话:“还没有呢,娘娘临走的时候吩咐过,她今晚怕是不回来过夜了,天色已经不早了,今天侯夫人也累了,不如早点安歇吧?”

    太极殿东配殿西配殿都有安置的地方,林淑妃从前侍寝有时候也是去东配殿的,为了方便,那里还有她的许多东西,她在那里过夜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卫安却睡不着,奶娘不知道风雨欲来,她心里却对此心知肚明,一把刀或许就悬挂在了头上,任是谁也不能放心的。

    她见奶娘似乎有些困意了,便摇头道:“我还不困,不如您先去休息吧,今晚我在这里守着便是了。”

    奶娘有些迟疑,守夜可向来都是下人做的事,怎么能叫卫安来做?

    林淑妃对卫安是很客气的,底下的人察言观色,自然也对她都很恭敬,她反应过来便急忙摇头:“怎么能叫郡主做这样的事呢?您放心吧,六皇子睡着了便不怕什么了,我在这里守着就是,您还是快去休息吧......”

    卫安却根本没有听她话去休息的意思,她也实在是睡不着,一来是担心沈琛,沈琛的消息渠道也是很快的,临江王要是举事,能瞒得过他一时却瞒不住多久,他迟早会知道,到时候沈琛要是赶回来呢?

    临江王一定会跟他起冲突......

    二来她也是担心情况会有变化,这种事毕竟是谁都说不准的,要是真的事情中途生变,那是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的。

    她哪里睡得着。

    奶娘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向来很好说话的卫安好像心神不宁的,便也只好陪着她在一旁发呆,毕竟人家是做主子的,都没有说走,她更不能说自己要去外间休息了。

    屋子里一时安静下来,安静得几乎只能听见几个人的呼吸声,奶娘更加昏昏欲睡起来,半响实在撑不住,单手支着头在桌边慢慢闭上了眼睛。

    也就是这一瞬间的事,她觉得自己的眼皮才刚刚阖上呢,忽然外头就响起了一阵轰隆声,像是巨大的闪电,也像是无数的爆竹一起被点燃,宫里的平静彻底被打破了。

    奶娘的手一下子就放下来了,头都磕在了桌角上,惊慌失措的蹦了起来,瞪大了眼睛一时分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现实,急忙就往门边去拉开了门,大声的喊着来人。

    这么大的动静,要是不是她的梦,那就肯定大家都听见了,她一打开门,就瞧见许多宫娥也纷纷从各处奔在了院中,都惊慌失措的问着什么,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