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百二十九·准备

二百二十九·准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淑妃的担心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养育六皇子的关系,隆庆帝总是会来瞧她,她不能露出什么不对来。

    倒是卫安的那边,对现在的形势稍微察觉到了。

    她从林淑妃那里知道了临江王对于这次进宫做人质的事情是默许并且亲自促成的之后,便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的。

    现在沈琛不在京中,吸引了隆庆帝的大部分注意力,也叫临江王那边的压力小了许多,她冷眼将最近林淑妃的变化都看在眼里,知道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这一天在终于见了梅四小姐,而林淑妃竟几次将梅四小姐的名字叫错之后,她更是起了警惕之心,打起了全部精神。

    林淑妃强自支撑着精神看着面前的梅四小姐,平心而论,眼前的这个姑娘的确是有跟卫安相像的地方,她们两个都一样的冷静镇定,好似泰山崩于前也能不改于色,可是相处下来,她又觉得这两个姑娘像是像,却也由着迥异的差别。

    卫安要更圆滑一些,她的确是胸中有丘壑,可是面上若是你不触及她的底线的话,她很乐意给人脸面,梅四小姐却不同,她像是清清冷冷的一朵荷花,亭亭玉立,不肯稍微对不喜欢的人假以辞色。

    这是个爱恨都叫人一眼看得出来的姑娘。

    当然,这或许也是她想叫人看出来的。

    林淑妃微笑着赏赐了一对玉如意下去,对于这个未来弟媳还算是满意,很和善的跟她说了一会儿话。

    梅四小姐的注意力却都放在了卫安身上,她虽然很晚才从苏州回来,可是对卫安和林三少的事也是有所耳闻的,现在遇见了,她对卫安有很浓厚的兴趣。

    等到说了几句话之后,她又觉得果然是林三少喜欢过的姑娘,这个姑娘是很有趣的,她跟一般的贵女都不同,并没有那种总是居高临下审视人的毛病,也不会对别人的事刨根问底,并且她总是很安静的呆在一边,就这几样,已经很难得了。

    她对卫安很有好感,便在要告退的时候跟卫安说:“郡主,以后要是您出宫了,还请来跟我说说话。”

    卫安笑着答应了,转身对上林淑妃担忧的眼神,便挑了挑眉,问林淑妃:“娘娘,王爷是不是给了您什么指令?”

    林淑妃觉得喉咙干涩的厉害,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停了半响,才抿着唇道:“倒也没说关于你的事......可是这最近,怕是不大太平,你少出门罢。在我宫里,总是更安全一些的。”

    都是聪明人,话说到这里,就已经足够了,卫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连听见这样的消息,也并没有露出什么太强烈的情绪。

    林淑妃虽然知道她素来是很能稳得住的,可是看她冷静成这样还是觉得有些吃惊,不由得问她:“你就丝毫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吗?”

    遇上这样的事,明知道自己成为了弃子,现在所能依靠的也就是有限的来自于沈琛的一点托付和她的一点怜悯而已,为什么还能镇定自若成这样?

    她难道就不怕死吗?

    她才刚刚成亲几天而已啊!就要面临这样的巨变。

    卫安面色平静,清澈见底的眼里的确没有一丝害怕,坦然自若的望着林淑妃问她:“我害怕有用吗?”

    显然并没有。

    在宫变夺权这样的事上,鲜少是有女人的发言权的,哪怕是林淑妃呢,她也只能自求多福,不知会不会就死在了乱箭流矢里头,何况是她这个在宫里丝毫根基和仰仗也没有的人呢?

    既然害怕没用,那又何必露出那些不堪的模样来,徒然给人增加笑料和谈资呢?

    她向来对情绪控制这一道上是很有心得的,所以林淑妃不由得便被她感染了,心里惶惶不安的感觉也少了许多,有些感慨的说:“我在想,若是等到王爷真的成功了,那我会不会飞鸟尽良弓藏呢?”

    卫安歪着头仔细的想了想,摇头很诚恳的说:“若是您和六皇子稍微有不该有的想法,大约是会的,若是你们能安安分分.......他也未必能彻底放心。”

    这是实在话,林淑妃很忧愁:“那我们该如何?”

    “三少没有说过吗?”卫安很有些困惑:“三少是不会不考虑这些事的,他应当有法子吧?”

    这么重要的事,林三少不可能没有准备的。

    林淑妃说不清楚,她怔怔的想了半天,才苦笑:“这个孩子是个意外,我也在想该怎么办,他的意思,是叫我从此以后隐居深宫,等到孩子长大......”

    这样是最保险的,在隆庆帝的跟前,隆庆帝亲自看着她们,总是能更放心些,至于等到六皇子长成之后,那便又是很多年之后该考虑的事了。

    卫安沉默了一会儿,这的确不失为一个法子,人在眼皮子底下,隆庆帝不会担心她们出什么幺蛾子。

    可是这身份地位上,总是有些尴尬的。

    毕竟两个人可是叔嫂关系,历来这样的情况,太妃们都是该出宫去庙里的。

    林淑妃呆在宫里,到时候也未必是能叫人信服的事。

    她想了想,跟林淑妃说:“在宫里被圈禁,跟在宫外被圈禁,也是一样的。”

    林淑妃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卫安就说:“您为何不以六皇子体弱的原因,请王爷给个恩典,让王爷在皇城附近赐您们一座宅子呢?”

    这不是宅子不宅子的问题.......林淑妃正要说什么,却又猛然想到了卫安话里的深意,不由得问:“你是说,让我到时候上书,请他给......”

    隆庆帝的意思,是想让六皇子当储君。

    可是临江王登位以后怎么可能肯?

    林淑妃只要能够顺着他的心意,把六皇子的地位从此定下来,让六皇子当个富贵王爷,隆庆帝自然也就不怕事情再起什么变化。

    毕竟要求是林淑妃自己提出来的,满朝大臣也挑不出什么错处来,还等于给临江王解了围,这等好事,加上从前她们替临江王做的那些事,足以叫临江王卖个面子让她们好好活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