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百二十八·催促

二百二十八·催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淑妃到底是借了个机会跟隆庆帝说了要梅四小姐进宫看看的事,隆庆帝彼时正看着六皇子玩耍,一脸的慈爱的替他将金球捡了起来交给他去玩,听见林淑妃这么说,便诧异的转过头来问:“怎么忽然想起要召梅家的姑娘进宫了?是有什么要事?”

    林淑妃便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半是玩笑半是埋怨的道:“圣上果然是贵人多忘事了,臣妾之前不是就跟您提过么?这个梅四小姐.......就是他提亲的那位......”

    哦,是有这么回事儿,隆庆帝记起来了,他对林三少的事还算是上心的,这事儿之前也已经听她们提起过了,可是最近他忙着催促沈琛去找神药的事,一时就把这件事忘了,说起来,他还打算把林三少分去看着沈琛的呢,想起来他就哦了一声,很是痛快的答应了:“既然是你未来的弟媳,要看便召进来看吧,朕知道你是向来很看重他的婚事的,这姑娘的为人品性如何,也的确是该慎重的盯着些。”

    说完又想起了最近在林淑妃宫里住着的卫安,问林淑妃:“对了,沈琛的媳妇儿最近怎么样?在宫里还安分么?”

    要是敢寻死觅活或是往外传递消息,那他也不介意给她些苦头吃,反正只要不让她死,到时候能还给沈琛一个活人就是了。

    林淑妃对隆庆帝了解至深,一听他这么问便很自然的招手将六皇子叫到自己身边来,漫不经心的道:“瞧着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沈琛不知是怎么跟她说的,臣妾看她还算是平静,也没哭闹过,平时也就是来跟臣妾请安,陪着臣妾说说话儿,倒没什么出格的地方。”

    沈琛是很喜欢这个新媳妇的,这一点隆庆帝看在眼里,不然他也不会拿卫安来威胁他了,现在听林淑妃这么说,倒也说得通------沈琛既然这么看重卫安,不想她担心,所以拿话稳住她也是有的。

    这样还更好了,隆庆帝心里更自得了些,看来这个卫安果然是个有用的砝码,他笑了笑,对林淑妃说:“看着她些,要是不听话,就教训教训,不必惯着她,可是若是听话......那就给她些脸面。”

    林淑妃应了一声,将六皇子抱起来给了奶娘,由着奶娘带出去了,才道:“倒是个会看眼色的,跟孩子也相处得好,两人很是处得来,就这些天,孩子天天跟着她玩儿呢。”

    六皇子现在是隆庆帝的命根子似地人物了,隆庆帝听林淑妃这么说,脸色便温和了一些:“既是这样,那也算是她的造化了。”

    他得看着沈琛到底是不是真的认真给他办事,要是沈琛的事情办的好,看卫安跟六皇子相处的好这一点,他说不定还多赐她些东西好好把她送出去,可是如果沈琛糊弄他,那她这些天的谨慎小心也不过是让她死的比较体面些罢了。

    林淑妃听出些不对来,心里咯噔了一声,面上却什么也没露出来,旁敲侧击的跟隆庆帝打听沈琛:“侯爷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若是等他回来了,瞧见他媳妇儿好好的,说不得还得好好谢谢咱们。”

    隆庆帝笑而不语,他现在对沈琛也信不过了,到底人是怎么样,还是先看着再说。

    等到隆庆帝走了,林淑妃深吸了一口气,很是疲倦的摇了摇头,等到林嬷嬷送了安神的药进来,便苦笑着叹了口气:“我看圣上这样子......”

    怕是不只是想让沈琛去拿药,或者说,不像是只是拿了药就肯放过沈琛和卫安的样子,如果沈琛这次拿了药,下次他知道了拿住卫安就等于拿住了沈琛,恐怕就会直接拿卫安要挟沈琛杀了隆庆帝也不一定了。

    林嬷嬷是她的心腹,知道她担心什么,也很是忧心忡忡:“娘娘,王爷又给您送信来了......”

    林淑妃这阵子睡的很不好,两座大山压在心头,她想要放松心情都做不到,听见林嬷嬷这么一说,险些连手里的碗都端不稳,片刻后镇定了心神才点了点头,拿了信在手里,半天才打开看了。

    这一看,她的脸色便迅速的变差了,直到后来,连脸上勉强的笑都止不住,颤着手俯身双手掩面许久没有抬起头来。

    她鲜少这么失态过,林嬷嬷一看就知道不好了,王爷肯定是提出了什么叫林淑妃极为为难也无法满足的要求。

    她悬着心,轻手轻脚的替林淑妃将安神药拿出去了,自己守在门口,等到里头的林淑妃轻轻喊了一声,才进了门,担忧的看着林淑妃问她:“娘娘,王爷他是不是......是不是要您做什么为难的事?”

    林淑妃已经将手里的信给处理了,眼看着那个纸给烧成了灰,才轻声叹气说:“岂止是为难,这是要我......”

    她没再说下去了。

    临江王当真是一刻也忍不住了,是让她到时候做个活招牌,替他表示他的位子来的如何名正言顺。

    虽然早知道这一天要来,可是当这一天是真的来了的时候,她还是不可避免的觉得有些害怕,是对未来前程的害怕。

    她替临江王也做了这么多年的事了,多少知道一些他的为人,若是等到不需要她来树立招牌的那一天,会怎么处置她?

    早知道,不该生下这个孩子的......

    有了这个孩子,毕竟就不同了。

    她放不下这个孩子,而在临江王的眼里,这个孩子却是个莫大的忌讳,现在暂时他或许是不会怎么他,可是等到以后呢?

    人到了那个位子,就没有不变的,就像是现在的隆庆帝,他从前当王爷的时候,也没有这么不把人当人的,可是一到了这个位子,就把凡是有威胁的人都视作了眼中钉,恨不得都死绝了才好。

    临江王以后,会不会也这样,把六皇子当成是挡路的石头,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她闭了闭眼睛,有些不敢想象,对于以后将要面临的那些危险和未知的恐惧,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