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百二十四·怂恿

二百二十四·怂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的神情很平静,以至于一直想从她的脸色中看出些什么的林淑妃最后也只好作罢,叹了口气就正襟危坐的闭上眼睛缓解眼睛的酸涩和胀痛,放轻了声音安慰卫安说:“虽然王爷下了命令,可是.......”

    她没说完,可是卫安已经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林淑妃是临江王的盟友,现在隆庆帝靠不住,她还是要继续靠着临江王,可是就算是有这样的前提,她也会看在沈琛的份上尽量保全自己的。

    卫安嗯了一声,很感激的谢过了林淑妃的照拂。

    她心里知道,林淑妃也很为难,现在隆庆帝跟临江王都要她在宫里,她总不能得罪这两尊大佛,违背他们的意思。

    现在她更担心的是沈琛,沈琛恐怕一出宫就会去找临江王说这件事,而临江王会怎么说?他肯定会指责隆庆帝太过卑鄙阴险.......而后想法子让她死在宫里,叫沈琛跟隆庆帝势不两立。

    看来嫁一个有王爷当父亲的公子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毕竟你永远不知道这些老狐狸会出多少叫人眼花缭乱无法应对的花招。

    林淑妃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想法,摇了摇头,仿佛闲聊似地说:“你放心,暂时是没什么事的,我会想法子......”

    她不仅是看在沈琛的份上,其实更多的还是看在了林三少的份上,卫安对此心知肚明,想了想,忽而问起了林三少的婚事:“之前不是说梅家不同意吗?我祖母上门去了之后,梅大人似乎是动摇了,可惜我成了亲这几天都手忙脚乱的,外头的什么消息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成了还是没成。”

    林淑妃提起弟弟来的时候向来是很温和的,她情不自禁的露出些笑容来:“梅大人已经给了回话,叫定北侯老太太上门去取庚帖了,眼看着这门亲事是成了。”

    她说着便看着卫安说:“这件事,还是要多谢你了安安,若不是你们,也不会进展得这么顺利。”

    她也知道梅大人是很固执的一个人,他之前拒绝了的事,再要跟他提起来有多难,她心里是一清二楚的。这件事的确是多亏了卫老太太在其中斡旋了。

    也算是解决了她心里的一桩心事,弟弟能够娶得自己喜欢的人,从此开枝散叶,有一个家,是她最希望看到的事。

    卫安哦了一声,心里也替林三少和梅四小姐觉得高兴,还问林淑妃打算送什么给自己的未来弟媳。

    她这样轻松,林淑妃便也跟着放松了许多,听卫安这么问,便笑着说:“能赏赐什么?他手里也是有许多好东西的,我这个做姐姐的,给的那些东西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算不得什么的。”

    她们这里言笑晏晏相谈甚欢,宫外的临江王府里却完全不是这个气氛。

    临江王听完了沈琛的回话,似乎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手指在桌面轻敲了半响,才抬起头,微微扬起下巴问他:“你说,圣上留了卫安在宫里做人质,让你去给他找神药?”

    沈琛点了点头,有些说不出的担忧和烦躁,看着临江王并不避讳的说:“圣上这是穷途末路了,若是我这回不带药回来,只怕他也差不多了。”

    这么大起大落的,又要强撑着设下这么多的局,那些神药也保不了他多久。

    临江王眼睛里闪过一丝莫名的冷硬,半响才嗤笑了一声:“用一个女子来威胁人,他也算的上是可笑可怜了,可见在他眼里,性命和那个位置,是多要紧的东西。”

    这么要紧的东西,他怎么可能拱手相让?

    看来他猜的是对的,这件事是不要想可以和平解决了,更别想着让隆庆帝忽然想通。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觉得一直隐隐作痛的头总算是好了许多,才咳嗽了一声问沈琛:“那你有什么打算?”

    沈琛也看着他,显然是早有准备,顿了顿才说:“我现在也没有更好的法子,要是不去一趟,过不了这关,只怕也会害了张真人,张真人是被我拖进这趟浑水的,我不能叫他出事,这一趟,肯定是要去的。”

    张真人为了他才配的那个药,现在也因为这个药而不能自由,天天被看犯人似地被人看着,沈琛不可能叫他真的折在隆庆帝手里,不然的话,真是跟狼心狗肺也没什么区别了。

    而且要是不去一趟,隆庆帝那里也根本应付不过去,只怕过几天,他就会对卫安下手了,这个险,沈琛是不会去冒的。

    临江王挑了挑眉,面上的神情很不好看:“可是你就算是去了,又怎么样?难不成真的给他重新配一份药?”

    沈琛静默了一瞬,才对临江王跪了下去:“父王,我这趟是非去不可,可是......您放心,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我心里很清楚,一定不会坏了您的事,我一定会想到法子的,您别担心。”

    这件事他心里隐约已经有了个解决的法子,张真人这个人是炼丹的能手,他要是出手送丹药,隆庆帝还真的拒绝不了这个诱惑。

    到时候送上丹药,隆庆帝的死活,那当然不是她们能管的了。

    这样一来,到时候既救了卫安,也不会让临江王这边蒙受什么损失。

    临江王静静的用单手支着头,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咳嗽了一声:“你新婚燕尔的,媳妇儿就被扣住了,我是你父王,自然没有不盼望着你们好的道理,这件事既然出了,总要想法子解决,你放心去吧,到时候我会知会宫里的林淑妃,请淑妃代为照顾卫安,不会让她出什么事的。”

    临江王没有出言反对他去找张真人,沈琛心里便松了口气,应了一声是,见临江王这么说,又谢过了他,才站了起来。

    屋子里的光渐渐暗了下来,临江王想了想,挥了挥手:“好了,你既然要出远门,还是早些准备吧,该带的东西都带着,叫汉帛和雪松几个人都跟着,一路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