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百二十三·奸猾

二百二十三·奸猾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隆庆帝便知道自己摸对了门,心里有些得意,沈琛再三推脱,他心里不是没有猜疑,也不是不生气,可是他都还是忍下来了,无非也就是为的这一天一击必杀,果然现在把卫安握在手里了之后,沈琛就一句推脱的话也没有了。

    他咳嗽了一声,看着沈琛说:“去吧,这些天也别担心你媳妇儿,朕一定叫淑妃好好的养着她,白白胖胖的等你回来。”

    这话里有两重意思,要是听话,那就是白白胖胖的回来,要是不听话,那还说什么?出来的自然就只是一具尸体了。

    沈琛出了太极殿,面上的茫然尽数换成了阴沉,等到见到林淑妃的时候,面色也还不是很好看。

    林淑妃却也是一脸的惊异,见了他来请安,他说请她好好照顾卫安的时候,她还吃了一惊:“你说什么呢?这才成亲几天......”

    可是他到底不傻,当即便反应过来了他的意思,忍不住便将后半句话咽进了肚子里,冷着脸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知道了,一定不会叫她受什么委屈。”

    林淑妃听懂的同时,卫安也听懂了,她诧异的看了沈琛一眼,便迅速的平静了下来,等到林淑妃让出地方来给他们两个说话,她才轻声看着沈琛说:“你是不是要去给圣上取药?”

    让她留在宫里,这不是合规矩的,稍微动动脑筋就知道是为什么,肯定是隆庆帝用她来逼迫沈琛去拿药了。

    只是这种行为,怎么看都显得有些过分且落于下流了。

    沈琛将她揽在怀里,力气重得仿佛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闭上眼睛沉默了半响,才对卫安说:“是我太高估我自己,也太低估圣上了,安安,对不住......”

    想到让新婚的妻子成亲才第二天就落入这样的境地,他心里头的难受如同潮水一般涌上来,险些将他沉没在其中。

    卫安轻轻的拍他的背,反倒是比他要看得开的多:“圣上是太急了,想必王爷杀人的举动虽然推在了世子身上,可是还是叫他起了疑心,他本来就对这个神药垂涎欲滴,能做出这种事来,也不稀奇。”

    沈琛闷闷的抱着她,也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过了许久,才低声叹了一声:“我原本还以为最后能保全所有人,可是现在看来,是妄想了。”

    是他着相了,以为这天下的事都能按照他的想法来走,人心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算计清楚的,以至于这回吃了这么大的亏。

    他忍不住,对着卫安的脸,低声又说了一声对不起。

    原本明天就是回门的时间的,可是现在哪里还能回门,现在连宫门都出不了,他让卫安困在了这里,实在是心里不好过。

    卫安摇了摇头,反手搂住他的腰将头靠在他胸口,低声道:“没事的,没事的,我们本来就是夫妻啊,既然是夫妻,自然就该同甘共苦.......”

    “只是,你真的打算去给他找药吗?”卫安抬起头来,有些担心的道:“你要是真的拿了,那王爷不会管你的苦衷,只会觉得你果然是靠不住,毕竟第一次的药就是你给的圣上,才闹出了圣上的贪心不足......”

    沈琛吻了吻她的头发,想了想便谨慎的说:“我要出去先跟林三少商量商量,实在没有法子......先让张真人凑合凑合......”

    当然,这也不现实,隆庆帝毕竟找了那么多的所为神医在宫里呢,专门研究这个药方,要是张真人真给普通的东西,那他们也不是白养着吃干饭的。

    不过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沈琛并没有太过心急,毕竟这件事,不能再瞒着临江王,总要跟临江王通通气的。

    他将沈琛压在自己胸口好一阵,才保证似地跟她说:“安安,委屈你几天,等过几天,我便来接你回去。”

    卫安便微笑起来:“好啊。”

    她始终是相信沈琛的,因为经历过生死,所以这些事对她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她不是菟丝花,有人依附便会放弃自我,她有保全自己的本事。

    连林淑妃也为卫安的镇定自若感到吃惊,等到沈琛再三的求她帮忙照顾卫安再走了的时候,她看着目送着沈琛的背影消失而仍旧微笑着的卫安,便实在忍不住问她:“你不怕吗?”

    留在宫里就是人质,只要沈琛做的不好,那卫安可能就没命出去了。

    就算是她是淑妃,在这一件事伤,也未必能劝得住隆庆帝的,这一点卫安应该很清楚。

    可是就算是这么残酷的环境,她居然也安之若素,半点不安和委屈都没有漏出来,也没有对沈琛的抱怨和不满,这实在是太难得了。

    卫安摇了摇头,转头看向林淑妃睁大眼睛,真心诚意的说:“怕啊,可是比起害怕来,我更多的是担心沈琛回去以后,会受到怎样的刁难。”

    这件事布恩那个瞒临江王的,沈琛一定会跟临江王说实话,而临江王本来就不是很喜欢她......

    原来她心里一切都有数,林淑妃这回是真真正正的瞪大了眼睛,有些错愕的叹了口气:“你这样聪明,怪不得王爷对你如此忌惮。”

    果然是跟她猜测的一样,卫安微笑着看着自己垂放在膝盖上的手,静静的道:“王爷对我忌惮,不是因为我聪明,而是因为他不喜欢我对沈琛的影响。这回我进宫的事,我不信娘娘半点风声都没给王爷透露过,可是王爷还是瞒了下来,没有提醒沈琛,那么,王爷到底是想做什么,那就很明显了......”

    临江王在府里杀了隆庆帝很多内奸,叫隆庆帝更加暴躁而急促,然后逼着沈琛去找药,从而还利用了她来威胁沈琛。

    那么她在宫里了,只要沈琛那里出了点差错.....性命没了是不是合情合理的事?

    自然是,死了也是白死的,到时候沈琛还能怪王爷吗?又不是王爷下令动的手......

    不愧是能学勾践卧薪尝胆的人,从来就不是好对付的人,一箭双雕,真是好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