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百二十章·亲密

二百二十章·亲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没有说话,眉眼间都是筋疲力尽,成亲不过才第二天,他便感受到了隐藏在隆庆帝和临江王之间的暗流汹涌。

    这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已经激化,隆庆帝露出了从前善变自私的一面,身体稍微好转,就准备翻脸不认人,可想而知,要是他真的完全恢复了身体,会怎么对待临江王。

    而临江王从来就不是甘心认命的人,他从前在那么不可能的情形之下,也一直暗中筹谋夺取那个位子,现在只差临门一脚,他怎么甘心?

    沈琛烦心的倒也不是这个,这两方之间闹到这一步,已经是可以预见的,他真正心惊的,是现在临江王好像已经对隆庆帝有了某种打算,而且更让他担心的是,这些打算,临江王没准备告诉他。

    楚景吾残忍嗜杀的名声一传扬出来,他就先觉得不对,立即去问了楚景吾,楚景吾支支吾吾的不肯说,他便知道其中有诈,去找了临江王。

    临江王却在来参加他喜宴的人散去之后很平静的让他不要管这件事:“这件事不是你该管的,你只要知道,这件事总归对你的婚事没什么影响,你现在已经得偿所愿了,而我也不会对这门亲事再有什么反对,就是了。”

    他被临江王说的有些心寒,从小他是跟着临江王长大的,临江王对他极好,他也一直把王爷当成是自己的父亲来尊敬,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也有跟父亲生疏到这样的一天。

    父亲有话居然要瞒着他了,他静默了半响,才问父亲:“父亲,我不知道我错在了哪里。”

    如果说有让临江王不满的,大约也就是瞒着临江王去跟隆庆帝求娶卫安。

    可是关于这件事,他是早就跟父亲商量过的,他心里喜欢卫安,从来没有瞒着过临江王,临江王的态度也一直都是乐见其成的,只是后来临江王的态度有了变化,他没有按照父亲的意思放弃罢了。

    他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这么喜欢的人,他是真的很想得到,所以在临江王已经亮明了态度之后,他只好另外想法子。

    除了这个,如果说还有什么,那大约就是逼着要临江王处置临江王妃。

    他也知道,这么多年来临江王妃虽然做了很多错事,可是就算是这么多的过错,可是她也总有可取的地方,临江王心里会有舍不得,那也是难免的。

    可是沈琛自认为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临江王妃却一直要把他往死里逼,这样的人,他怎么能够放心她继续活着?

    临江王因为这两件事就冷了他的话,那他也无话可说。

    他只觉得无愧于心。

    这么多年,他替临江王做的事不少,差点死了的次数更不少,他从来没有因为这些有所怨恨或是抱怨,如果临江王觉得他是个累赘了……

    他叹了口气,见卫安很担心的看着自己,就笑了笑安慰她:“好了,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好似我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你这样看着我,我怕我忍不住……”

    忍不住什么?

    卫安有些后悔自己刚才同情的眼神了,她怎么会觉得眼前的人可怜呢?

    他上一世可是个修罗啊!!!谁见了他不胆战心惊的?

    她迷迷糊糊的被沈琛抱着坐到了他的腿上,还是有些茫然,看了他一阵就低下声音问他:“做什么?”

    到了这个时候,就是平时再镇定的人,声音里也不由自主染上了几分带着娇羞的沙哑,沈琛听在耳朵里,只觉得浑身都燥热了起来,他身体绷得紧紧地,说出口的话也已经带上了几分情、欲的沙哑:“安安,叫我的名字......”

    卫安被他扶着转了个方向,成了背对沈琛坐在他的腿上,她隐约觉得这有几分危险-----她也不是没经过人事的,对这些不是一无所知,加上出嫁的前几天,嬷嬷和二夫人三夫人等等做的突击指导,已经对这些事有了些认知上的飞跃,现在沈琛一这么做,她在察觉到了身下的火热之后,便立即瞪大了眼睛,原有的几分迷离也已经转化成了害怕,她咽了口口水,不由自主的觉得脸红了起来,压低了声音央求沈琛:“不要这样......”

    因为已经被折腾得有些筋疲力尽,他说出口的话都是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威慑力,听在男人的耳朵里,无异于是最好的催化剂,沈琛闷哼了一声,双手箍住她的腰,缓缓的对着自己的火热坐了下去。

    接触到的瞬间,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闷哼了一声。

    等到事毕之后,卫安已经连起来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沈琛静静的替她盖了被子,伸手将她揽在怀里,许久才满足的喟叹了一声。

    原来有喜欢的人是这样的,原来跟心悦的人如此毫无遮掩的感觉是这样的,那点因为临江王的隐瞒而引发的不满和心里的不屈都烟消云散了,他揽着卫安,心里开始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

    临江王跟隆庆帝的对峙就在眼前,他们都是舍不得权力的人,谁都不可能认输,而隆庆帝寄希望于他去找张真人配药,那是不可能的。、

    他怎么可能会背叛自己的父亲,去替隆庆帝找神药?

    现在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要是真的再找出什么神药来,他跟临江王之间的关系,只怕也就要毁了。

    可是现在临江王眼看着也有了动作,偏偏沈琛还不知道临江王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他心里有些轻微的发慌,看着眼前静静睡着神情静谧的卫安,心里便不由自主的计算起来。

    这回楚景吾杀的,毫无疑问,应当都是隆庆帝安插在府里的眼线,可是府里的眼线,从前都没有被揪出来,为什么最近却屡屡出现?

    这些人隐藏得如此之深,王府之前从无一点发现,没有理由会现在就忽然全都露出马脚啊,除非是......

    除非是有人故意告密了......而能有这份资格,又能知道这些奸细的名单的人,也没有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