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百一十五·忤逆

二百一十五·忤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是想借着平安侯夫人的口,来让卫安和沈琛低头,去给临江王妃磕头,这一磕头,那就是承认了临江王妃还是王妃,这其中的意义是不同的。

    可是没想到沈琛和卫安两个人自己沉得住气,请来的这个平安侯夫人竟然也是个一样直来直去的人,说话半点委婉也不会,说什么都这么直,让人脸面上挂不住。

    她也是不甘受气的人,虽然平安侯夫人现在显贵,可是她们秦家也不差,哪怕是临江王妃完了,可是她们秦家可是跟着临江王这么多年了,把整个家都献给了临江王。

    哪怕是看在这个份上,临江王也不会薄待她们秦家。

    否则以后临江王拿什么叫人相信他,相信他会善待跟着他冲锋陷阵的人?

    她这阵子受的窝囊气已经够多了,因为临江王妃出事,她们到处去跟人赔小心,想着能不能有转机,会不会重新让临江王回心转意,叫临江王妃囫囵再过一关。

    为着这个,她们甚至连向来看不上的沈琛的婚事,也来了,而且还送了这么丰厚的礼物,且又跟沈琛的媳妇儿陪着笑脸。

    谁知道沈琛的媳妇儿也不是个省事的,新婚当天便能给人没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她的小心思暴露在人前,让人看她的眼神都变了,也让瑜侧妃底下的人都阴阳怪气的请她们出去。

    这也算得上是奇耻大辱了。

    她凭什么现在还要继续受这些人的鸟气?她当即便沉下了脸,冷笑了一声:“夫人这话,真是叫我知道了什么叫做偏心了。”

    她咳嗽了一声,这个时候也干脆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当着众人的面拔高了声音:“依照夫人的意思,这天底下的人就没有什么孝道可言了,还孝顺什么呀?要是父亲母亲有什么得罪自己的地方,那尽可不养了,不孝顺了,把人给抛下就完了,是不是这个意思?夫人要是真是这个意思,那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了,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么?”

    平安侯夫人立即便竖起了眉毛,忍不住怒极:“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一个孝字就实在是能压死人,但凡你再得力再得脸呢,要是你爹妈去告你一个不孝,那你也得从天上掉到地下,沈琛为了脱离天下人口水横飞的下场,也是早早的就做足了铺垫,而且越发的对生母虔诚起来,逢年过节生辰死忌那都是大张旗鼓的祭奠的,林三少也同样如此,哪怕他已经官至锦衣卫指挥使,富贵已极,那也没有对庆和伯夫人下死手,无非也就是事情做的太绝了,虽然出了气,可是自己也完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划算。

    现在秦三夫人一开口就颠倒黑白,把她不肯去说合沈琛卫安向临江王妃低头的事说成沈琛卫安不孝顺,因为以前临江王府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便这么绝情,真是把人架在火上烤,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撺掇了沈琛和卫安呢。

    秦三夫人见她急了,自己不紧不慢的看了她一眼,再看看花厅里坐着的众人,阴阳怪气的讥讽说:“难道不是吗?我刚才说了什么?我不过是说,侯爷和夫人要是有心的话,去给病重的王妃磕个头,我说错什么了吗?夫人何至于这么阴阳怪气的讽刺人?”

    众人都愣住了,没料到这刚成亲第二天,还能出这么大的事,便都有些尴尬,回过神来以后开始两边打着圆场。

    秦家的夫人们得了鼓舞,一个个的都开始附和诉苦起来,都是说王妃如今如何的可怜,再深的仇怨也该烟消云散了云云,平安侯夫人怒极,却跟梅夫人两个人势单力薄,跟这些胡搅蛮缠的人也说不清道理,便都有些烦躁。

    正好在这个时候,卫安和瑜侧妃进来了。

    众人便都起身见礼,瑜侧妃很和善,叫众人都起来了,才有些好奇的问:“还没走近呢,便听见夫人们争吵了,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这是我们家的大喜日子,若是我们有做的不周到的地方,还请金冠说,可不要伤了和气才好啊。”

    瑜侧妃这么一说话,秦三夫人便将之前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完全把自己说成弱势有理的一方,看了卫安一眼便直勾勾的问卫安:“难道夫人不觉得该去给王妃磕头?王妃可毕竟是名正言顺的王妃!”

    瑜侧妃皱了皱眉头立即又不着痕迹的松开了,声音一如既往的很温和:“这.....我们王爷已经吩咐过了,不必去打扰王妃养病......”

    “那是王爷的事,做不做,那就又是小辈的心意了。正如您所说,现在王妃都病成这个样了,磕个头能影响到哪儿去?”秦三夫人也是没法子,她现在被推出来,只好先看看能不能叫卫安低头。

    众人都有些担心卫安,平安侯夫人更是咳嗽了一声:“何必为难一个新妇?她刚嫁进来,当然是凡事都听上头长辈们的吩咐......”

    卫安并没有躲闪,迎着她看过来的眼神,很不解的问她:“三夫人,恕我无礼,多问一声,您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手伸的太长?”

    秦三夫人变了脸,冷淡的看着她:“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手伸的太长,我只知道.....什么叫做忤逆长辈,什么叫做胆大妄为。”

    “胆大妄为?”卫安冷笑了一声:“我不知道什么叫做胆大妄为,请秦三夫人给我指教指教,我做了什么胆大妄为的事?”

    她站起来,面色平静却丝毫不让的道:“我嫁进来也才一天,我不知道其他道理,只知道凡事都该听从长辈安排,既然我公公吩咐了我,叫我不要打扰王妃清静,我便没有去打扰王妃清静,这于我而言,是听从长辈的顺从,可是在秦三夫人看来,却成了我忤逆长辈,请问我忤逆了谁?到底是谁忤逆了长辈?是我,还是秦三夫人不把我公公的吩咐放在眼里,盛气凌人,来我王府对于王府的事指手画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