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百一十四·非议

二百一十四·非议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瑜侧妃觉得卫安简直是个宝贝,她现在对于临江王妃的娘家人其实膈应的要命,这些人一个个的都跟个斗鸡似地,看她就没有顺眼的地方,想方设法的在挑她的毛病,生怕她会借着这个机会把人给彻底踩下去。

    一开始她们还不知道临江王妃到底犯下了多大的罪过,还以为这件事有可以转圜的地方,便话里话外的影射是她在暗地里使坏害了临江王妃,虽然临江王没有信,可是一次两次不信,以后就未必会不信了。

    再加上秦家的人还试图在婚事上给她使坏,让她难堪。

    这些也就都罢了,现在婚事反正顺利操办了下来,眼看着卫安也是个很明白事理的,知道好歹,她也不怕秦家的人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可是关键是秦家的人竟然还敢打着给临江王送人的主意,她们想继续把秦家的姑娘送进临江王府来,做临江王的续弦。

    在临江王妃现在彻底失势了的时候,她们希望能再送进一个秦家的姑娘来,继续维持住秦家的地位,为了这个,她们甚至不惜开始拉拢从前一直敌视的沈琛和卫安,打算跟她们结盟,来跟自己做对。

    这才是真正叫人伤脑筋且无法忍受的地方,秦家的人如此狼子野心,把她置于何地?

    她好不容易熬到了今天,把临江王妃给熬死了,现在形势一片大好,临江王于女色上已经毫无兴趣,经过了王妃秦氏的事,他现在只想王府后院能够安安静静的,对于她来说,正是最好上位的时机。

    她现在只需要好好的对待卫安和沈琛,拉拢这两个人,那害怕之后会登不上那个位置吗?

    可是如果再进来一个秦家的女人,那就又不同了。

    临江王要是真的娶了秦家的女人做续弦,那么......她就仍旧只是个侧妃,哪怕是以后如果临江王成事,论资排辈她能够做一个贵妃,可是又怎么样?终归不是正房。

    她眯了眯眼睛,稳定了片刻情绪才重新又睁开眼,现在她要的就是卫安这个态度,嗯了一声,她便笑起来:“阿琛辛苦了这么多年,我都看在眼里,现在他娶了你这个贤内助,我也算是放心了,也真心替他觉得高兴。”

    卫安笑而不语,在这一件事的立场上,她跟瑜侧妃的立场是一样的,当初沈琛被临江王妃欺负了那么久,不可能白白受苦。

    他欠的那些东西都已经还过了,这么多年来,临江王妃变本加厉,叫沈琛吃了多少苦头,要是再叫秦家的人得势,秦家的那些人难保不会因为临江王妃的事继续为难沈琛。

    花厅里的摆设富丽堂皇,平安侯夫人正微笑着听秦三夫人她们说话,等到秦三夫人说起今天这个日子,原本要是卫安她们懂礼数的话,就该先去给临江王妃请安磕头和敬茶的,平安侯夫人便沉着脸道:“是么?这孩子们倒也不是不懂礼数的人,之所以不去给王妃敬茶,这不是王妃病重,临江王亲自叮嘱过的吗?叫她们不要去打扰王妃养病了。”

    平安侯夫人只是说临江王妃病重,秦三夫人便喝了口茶慢悠悠的说:“话是这么说,可是长辈这么说,自然是长辈的好意,既然长辈这样体贴小辈,小辈便更该懂事些了,怎么能打蛇随棍上?王妃这么些年也不容易,对待这些孩子也是尽心尽力的,阿琛年纪大了,渐渐的跟从前不同了......倒是跟王妃之间的关系生疏了些,现在王妃病重,幸亏娶了新媳妇儿进来,王妃心里也是开心的,若是这个时候,阿琛跟安安能懂事些,去给王妃敬茶磕头,王妃说不得一高兴,病就好了呢?那这也是美事一桩啊,外头的人听说了这事儿,谁会不出去说一声,说平西侯和平西侯夫人孝感动天呢?”

    话一句一句说的真是比唱的还要好听,而且笃定了大周朝以孝治天下,小辈天然就更弱势些,想要威逼利诱叫沈琛跟卫安低头。

    平安侯夫人挑了挑眉,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秦三夫人便更觉得自己有道理了,叹了一声气就道:“昨天我去看了王妃,王妃病的更重了,已经好几天未曾睁眼了......真是可怜见儿的,我去见新媳妇儿,跟她说了几句话,就是说,王妃不在,或许有事情操办得不妥当的地方,还请她见谅,没料到新娘子或许多想了......怕是误会了我,觉得我在其中生事了。”

    平安侯夫人面无表情的放下了茶杯,发出咚的一声轻响,打断了她的话,而后便看向了她笑起来:“无亲无故的,三夫人跟我说这些话......怕是不大妥当吧?难道您是想让我去指责新娘子做的不对?还是想让我去跟新娘子和平西侯说,让她们去跟王妃磕头?”

    秦三夫人斟酌了片刻,急忙给自己撇清:“这也不是这个意思......我......”

    平安侯夫人心里对秦三夫人的做派有些腻歪,顿了顿便摇头:“要是我真去说了,我成了什么人了?指责新娘子?新娘子也没说错啊,您这成婚第一天晚上,便跑去跟她说婚事有不妥当的地方,这不是找瑜侧妃晦气是什么?她初来乍到的,要是真的因为你说的话误会了侧妃,起了冲突,那算是谁的?而要是请我做说客,那也大可不必了,王爷亲自吩咐过的,不必去打扰王妃,若是她们俩去了,岂不是不把王爷的话当成一回事,到时候王爷若是因为这个恼怒了她们,那这又算是谁的过错?是您的,还是我的?您说是不是?这些费力不讨好的事,若是按照我的意思,还是不要做了,不然的话,到时候里外不是人,这也不大好看,是不是?”

    秦三夫人的面色便立即沉了下来,她没有料到平安侯夫人会这么不给面子,竟然直截了当的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顶撞她,把她说的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