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百一十二·公公

二百一十二·公公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也知道沈琛的意思,说来这种夫妻间的事被人总是这么耳提面命的该如何如何,实在是很尴尬也很没意思的一件事。

    何况这其中的很多事实在是不值得为外人道。

    要是汪嬷嬷以为他们折腾的很厉害回去跟老太太说,那她.....她觉得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做人了。她也不是那种什么事都喜欢跟别人说的人。

    有些事哪怕是亲近如父母,也不希望跟人分享的。

    她嗯了一声,转过头瞪了沈琛一眼:“都怪你,如果不是你太胡来了.....嬷嬷也不会提醒我。”

    沈琛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无赖的重新伸手拦住她拉进怀里:“我忍不住嘛,怀中的人软玉娇香的,又是我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心上人,我这还算是克制了的......”

    卫安知道他所说的克制是什么意思了,她也算是真的感受到了------因为就算是隔着两层衣服,她也感觉到了身后那个顶着自己的东西。

    她一动也不敢动,咳嗽了一声简直羞愤欲死:“你这个人.....”

    说着正经事呢,怎么也能忽然就.....

    正说着,外头的门便被敲响了,玉清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来:“侯爷,夫人,侧妃娘娘那边有嬷嬷来了。”

    卫安嗯了一声,提脚踩了沈琛一脚,等他放开了自己,才叫玉清把人给请进来。

    来的是瑜侧妃跟前的彭嬷嬷,听说她向来是很得瑜侧妃的信任的,卫安笑着免了彭嬷嬷的行礼问安,和气的说:“马上便要去拜见父王和王妃和侧妃的......”

    彭嬷嬷笑的无限和气:“是呢,侧妃也知道您是个极为知礼的,特意让我来叮嘱您一声,不必太急了,王爷如今还正在前头跟人商议事,您尽可先用了早饭过去,也不迟的......”

    卫安答应了一声,见彭嬷嬷笑着吩咐了底下跟着的婆子一句什么,底下的婆子便往寝室里去,便忍不住有些脸红。

    她知道是有验红这个规矩的,可是以为府里现在是侧妃当家,便不会事事都按照规矩来,毕竟这事儿......一般来说,都是正经的那种婆婆比较重视和上心一些。

    等到喜帕放在了匣子里,彭嬷嬷满面笑容的跟卫安告告退:“也不知道夫人的喜好,今天侧妃便按照昨天的菜单便又删减了一些,特意做了改变,还希望夫人喜欢。”

    不管怎么说,这份细致周到比起临江王妃的冷眼相待来说,总是好的,谁也不希望新婚的时候便要遇上这些冷眼,卫安也表现的很是领情:“嬷嬷言重了,侧妃娘娘安排的很是妥当,处处都是好的,我如同是在自己家,多谢侧妃劳心了。”

    彭嬷嬷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一些,心里对于这位之前传言很难对付的郡主多了几分亲近------这是个懂好的,看得到别人的难处和别人的好处。

    昨天晚上的事儿瞒不住人,秦家那几位夫人前后脚的当着新娘子的面就开始挑拨离间,原本以沈琛跟瑜侧妃之间冷淡的关系,新娘子应当很容易就信了的,要是真的是那样,新娘子说出几句不好听的来,那客人们就都会信以为真,觉得瑜侧妃果然是侧妃当家,做不了什么大事,担不起这些重责。

    亏得卫安眼明心亮,虽然是新嫁娘,却半点也没有只顾着温婉和善的名声,直截了当的就把那个秦三夫人的打算给说出来了,直说的秦三夫人和另外几个秦家的女眷脸都黑了。

    这件事传到瑜侧妃耳朵里,瑜侧妃着实感叹了一阵,觉得卫安实在是比沈琛要知道好歹多了。当年她也不是没在沈琛身上下过心思,可是沈琛就跟个石头一样,简直叫人无从下手,他明知道临江王妃要他死对他不好,可是就是不肯换个阵营,实在是叫人恼怒得很。

    现在她看出了卫安跟沈琛处事的不同,心里就着实觉得轻松了许多,遇上这种知道好歹的,分得清楚谁好谁坏的,那还叫人有个奔头,知道使了力气也是有用的。

    所以今天彭嬷嬷便带着瑜侧妃的示好来了,见卫安这么会说话,便更是殷勤的说了待会儿来的客人的名单。

    原本新嫁娘嫁进来第一天,除了去祠堂和敬公婆茶之外,还该要认亲的,可是算起认亲的话,临江王府实在没什么亲戚。

    算得上亲戚的,以后要来往的,无非也就是宫里的圣上和郑王夫妇他们,这一个个的关系又都复杂,这门环节便省了,干脆换做了酬谢酒,专门酬谢替这门婚事出力的人。

    比如说平安侯夫妇,比如说镇南王夫妇,还有林三少等人。

    这些事卫安之前是不知道的,因为这毕竟是王府的事了,她并不能跟在自己家一样事事过问的,现在彭嬷嬷主动指路,省了卫安很多的麻烦,她微笑着点了点头,很和善的道谢:“既然如此,那便要多谢侧妃了,侧妃替我们的婚事这样操劳,实在是叫我于心不安了。”

    “这怎么说的?”彭嬷嬷笑的脸上的褶子都出来了:“这都是侧妃乐意做的,我们四爷啊,看侯爷跟看亲兄长是一样的,侧妃也是看着侯爷长大,现在替侯爷娶了媳妇儿进来,更是高兴呢,这些事儿算得了什么?”

    彼此吹嘘吹捧了一阵,卫安看着彭嬷嬷退下去了,才转头看着从屏风后头出来的沈琛,对沈琛笑了笑:“这位侧妃娘娘,现在对你的态度可真是热络的很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知道了,心里也有个分寸,好拿捏好态度,到底怎么办。”

    沈琛面上噙着一抹笑,低头把玩卫安的头发,见她面若桃花,忍不住俯身在她脸上咬了一口:“先应付着吧,王妃眼看着是不行了,跟在父王身边最久,也最得父王欢心的,也就是瑜侧妃了,若是父王没有打算娶新妇的打算,那么瑜侧妃很可能就是入主中宫的人选了,现在形势对她来说一片大好,若是得了我的支持,地位就更是稳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