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百一十·胡闹

二百一十·胡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事实上沈琛倒是有时间来听卫安的话,可是卫安却根本没有力气再说了,这一晚上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如同打了一场异常激烈的架似地,全身上下都几乎散了架。

    屋子里如同小儿手腕那么粗的龙凤烛还才烧了一半,此刻仍旧还在发着光亮,透过这昏黄的光,卫安眨了眨眼睛,忍不住低低的呻.吟了一句。

    痛,腰酸背痛不必说了,就连腿间也痛的厉害,她才抬了抬腿,便触及到了一件温热的物什,茫然了片刻,她才反应了过来这东西的主人是谁,忍不住就抬脚踹了他一脚。

    这个人,平时看上去是个谪仙似地样子,长的也俊美得如同个女子一样,可是谁能想到,他在床上就变了个样子。

    全都是骗人的,卫安愤愤然,没好气的叫他起来。

    沈琛已经抬手抓住她的脚了,美人的脚也是又小又白的,他昨天晚上便已经每一寸都观摩过了,现在握在手里,便只觉得有一股悸动从尾椎骨便升了起来,缓缓的聚集到了小腹处,手情不自禁便开始顺着光滑的小腿往上滑。

    卫安昨天晚上吃了他的亏,已经警惕心十分的强,一察觉到他的动作就急忙开始拥着被子往后退,一面还不忘记提醒他:“时辰不早了,我们该起来梳洗然后去给父王他们请安了.....”

    沈琛便忍不住失笑,欺身逼近她,将她给逼在了墙角,才俯身对上她的眼睛笑出来了:“我是新婚燕尔的时候,父王肯定明白我的......”

    他说的也不全是假话,这么些年他到底是怎么守身如玉的,临江王和楚景吾只怕是最清楚不过了,临江王之所以对卫安这么大的成见,也有一点是因为觉得沈琛为了卫安实在是太能忍得住,觉得卫安不是个一般的人,怕她会太厉害彻底辖制住他。

    卫安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无赖是以前那个凡事都听她的,就算是不能全听的,也会尽量跟她商量的沈琛。

    这个登徒子!他竟然还想再来一次!

    昨天晚上都已经......

    她都已经这样了,她忍不住恨恨的说:“要是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

    沈琛觉得卫安简直傻的可爱,他神清气爽的哦了一声,意味深长的挑起了卫安的下巴看着她好整以暇的问:“早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说着不等卫安回答,他就又自言自语:“嗯.....人面兽心?”他摸了摸下巴,煞有介事的说:“是做的太过火了些......”

    敢情他还知道过火了,卫安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忍住了掐死他的冲动再次提醒他:“时候不早了,我得起来了.....”

    “早着呢。”沈琛抱住她,翻了个身,便将她给压在了身下。

    两厢对看,卫安还是有些招架不住的先移开了眼睛,有些崩溃的摇头说:“你快些放我起来,不然我就恼了!”

    沈琛将手从她的耳垂处移开,缓缓顺着她的脖子滑入了衣领,眼睛里燃着熊熊火焰的望著她:“安安,我也不想的,可是我见着你,便忍不住......”

    忍不住什么?简直不言而喻了。

    卫安到底是迟了许久才起的床,好在她因为腰酸背痛的起的实在是早了些,所以就算是这一耽误,也并没有耽误太久,还来得及梳洗打扮再赶去问安行礼敬茶。

    可是她对沈琛却没那么和气了,现在她见了沈琛简直就跟兔子见了狼是一样的,恨不得能叫他有多远就离多远,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又被他给生吞了。

    她也总算是从沈琛身上悟到了一个道理-----再好的男人,在面临那事儿的时候,也是会露出自己的原形来的。

    玉清进来给她梳头,等到给她围上云肩的时候,才发现她脖颈处那些红斑,忍不住便红了脸,她还算是好的,之前服侍卫安洗澡换衣裳的纹绣更是脸红到现在,忍不住偷偷去跟汪嬷嬷禀报了。

    汪嬷嬷来卫安跟前转了一圈,就知道两个丫头没有冤枉沈琛,沈琛真是做的有些过火了,这新娘子全身上下几乎都种满了痕迹.....

    她忍不住在心里骂了沈琛几句,这简直跟饿虎扑食也没什么区别了,等到卫安梳完了头换了衣裳,她便借着给卫安换腰封的机会,咳嗽了一声低声跟卫安说:“姑娘.....这.....这有时候,不能尽着男人胡闹......虽然年轻,却还是该善加保养,不能胡天胡地的......”

    卫安的脸噌的一下子就红了,大约跟煮熟了的虾米也没什么两样-----大清早的昨天晚上刚已经换过了的床单便成了那样子,叫人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都难,何况净室里还闹成了那副样子,汪嬷嬷这些人一进去就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了。

    都怪沈琛胡来......这人也实在是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卫安垂着头,跟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似地有些无措,过了好久才有些尴尬的小声嗫嚅着答说自己知道了。

    她还没有在汪嬷嬷等人面前这么无措的时候过呢,汪嬷嬷见她这样,也不好再继续说下去了,只是转开话题说起了外头院子里的事:“院子里种了许多花树,我瞧着那些蔷薇都是好看的,就是有刺.....知道您喜欢花儿,已经让玉清叫人摘了些回来插瓶了,到时候就放在您的房间里。”

    卫安松了口气,急忙点头:“是喜欢花儿,我听玉清说除了蔷薇花,还似乎有菊花?到时候也一道摘一些,除了咱们自己屋子里,到时候王爷那里还有王妃和侧妃那里,都送些过去,也是我们做晚辈的心意。”

    临江王妃明面上还是王妃,且是重病,虽然现在不理事了,可是也不能忽略她,省的被人到时候当作说嘴的把柄,而至于瑜侧妃,现在府里是她当家,又是她帮他们操办的婚事,卫安要是送这些东西,自然也得把她都照顾到,不能被人说他们是不知好歹,忘恩负义,连谁好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