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百零六·新房

二百零六·新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的手向来是冰冰凉凉的,哪怕是大夏天,她的手向来冷,孔供奉老大夫看过了,都说是心血少的缘故,她每到冬天便觉得日子很难熬,可是等到沈琛握住她的手,她忽然便觉得从指尖开始热了起来。

    沈琛虽然练武,可是手却跟他的身形一样,虽然都偏于清瘦,却并没有那些魁梧大汉一样的粗糙,卫安被他稳稳地握住了手带下了轿子,一眼便看见了地上铺着的红毯。

    沈琛随后便放开了她,玉清急忙上来扶住她,轻声让她当心,她低低的应了一声,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里,一只脚迈进了临江王府的门槛。

    等拜过天地,拜过父母,卫安便在一片朦胧里被沈琛牵着进了新房。

    平西侯府的方位她是清楚的,可是临江王府她的确是只来过一次,因此完全只能被动的跟着沈琛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才终于到了地方,被几个人接着进了屋子,又按在了床上坐着。

    屋子里比她预想当中的还要热闹,她有些不安的绞着手,还来不及深呼吸一口气,便听见喜娘在一边叫沈琛用喜称挑帕子。

    沈琛还没用过这东西,小心翼翼的将帕子挑起来,得了喜娘一个称心如意的唱喏之后,便满脸笑意的看着他今天的新娘。

    屋子里至少点了不下十盏灯,卫安一下子被扯去盖头还有些不适应,抬手挡了挡眼睛,才下意识的朝着沈琛看了过去。

    他今天和她一样,身上穿了新郎官才穿的大红色。

    一般男人穿红色很少有能穿的出挑的,可是沈琛不,他眉目分明画不如,大红色罩在他身上,只是把他衬得更加的俊秀罢了。

    屋子里静默了一瞬,紧跟着便有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走上来夸了一声:“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啊!瞧这新娘子,可真是漂亮的叫人移不开眼睛了!”

    平时再杀伐果断的女人,到了这个任人品头论足的时候,也不能再保持镇定了,卫安被众人看的脸上一红,就急忙低下了头。

    众人便都善意的哄笑起来。

    这个时候,一阵喧哗中,喜娘兜头兜脑的朝着两个新人洒了一堆的红枣花生之类的东西。

    卫安被砸的微微偏头,沈琛下意识的抬手去替她挡,又引来女眷们的一阵笑声。

    在这一片喧哗声中,终于正式礼成了,女眷们便都纷纷围上来眼熟新娘子。

    卫安略微扫了一眼,其中大部分人都是认不出的,平西侯府已经没人了,所以才会在临江王府举办婚礼,这些人应当都是临江王府的亲戚。

    可是临江王府的亲戚,应当都是宗室,这些人却都是不认识的,她有些不安,便垂着头装做娇羞。

    沈琛当作没看见她们,自顾自的吩咐了立在屋子里木偶人一样的几个丫头:“夫人让你们做什么就是什么,听明白了没有?”

    这话应当是已经吩咐过一遍了的,那些丫头们战战兢兢,立即便跪了下来。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那些嬉笑声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对着新娘子和新郎投射过来的打量和审视猜度的眼神。

    这是在临江王府,如果沈琛对下人们足够信任的话,绝不可能在这么多亲戚面前说这样的话来打临江王府主事的人的脸。

    现在的婚事操办的人是瑜侧妃,临江王妃称病未出,连行礼的时候也未出来,只是让人送了礼过来。

    那沈琛要打的,要警告的,就是瑜侧妃了?

    卫安心里有数,察觉到沈琛的手捏了捏自己的手心,便朝他看了一眼。

    他眼神清澈,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和喜悦,她便也忍不住跟着松开了一直悬着的心,朝他微笑。

    很快屋子里的静默便被打破了,一个穿着朱红色百子闹春图案长袍的圆脸妇人啧了一声便取笑道:“瞧瞧咱们这新郎,这还未洞房呢,便这么快一条心全向着新娘子了!好了,外头热闹着呢,王爷一个人可怕是应付不来呀!侯爷还是快出去敬酒吧!”

    立即便有人附和:“可不是,难道你还怕我们吃了新娘子不成?!”

    沈琛笑而不语,却还是起身出去了。

    他一出去,刚才那个圆脸妇人便走到卫安跟前:“新媳妇好啊!我是你三舅母,你叫我一声舅母便是了。”

    舅母?

    卫安只是愣了一瞬,便明白了这位舅母的身份------论理来说,沈琛的正经舅母,是皇后娘娘,是郑王妃她们,而如果论那些不正经的,自然就是他叫了十几年母亲的临江王妃的娘家人了。

    她心里哦了一声,面上的笑意一点未改,从善如流的喊了一声舅母,却再也没有过多的热络了。

    秦家的人,临江王妃的那些行径她们不是不知道,可是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过秦家的人有阻止过临江王妃的行为,可见她们对于沈琛的态度。

    她们从来未曾对沈琛施以援手,现在却在她新婚的时候来凑热闹了,恐怕也不是真的出自于长辈的慈爱,对于这种贴上来的过于热络的人,保持沉默总是不会错的。

    秦家三夫人没料到眼前的新娘子这样沉得住气,竟然对自己的热络半点反应也没有,面上的笑意一滞,才又笑着指着跟前的几个人一一的介绍给卫安认识:“这是你二舅母,这是你嫣然姐姐,这是你胡丹姐姐.......”

    这些人应当都是秦家的。

    算起来,临江王府也实在是人丁单薄,嫁出去的女儿才一个,而且也已经死了,早就没了来往,现在只有瑜侧妃膝下还养着一个六岁的小姑娘,只可惜这种时候,自然是不可能送过这边来的,所以或许是为了撑场面,也或许是秦家的人自觉这个时候是彰显身份的时候了,一个两个的都过来了,以至于现在新房里头近乎一半的人都是秦家的各种人。

    可是话说回来,为什么秦家来了这么多人,她们真是把自己当成正经的舅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