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百零五·花嫁

二百零五·花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等到这一切都弄妥当了,卫安从镜子里看见自己的脸,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也太白了些罢?

    平安侯夫人看出她的惊讶来,掩着嘴笑:“我已经尽量抹匀了,新娘妆本来便是要厚重的,有些撑不住的新娘子,就真的成了大花脸了,可是您撑得住,小脸儿大眼睛,这样看着,反而更显得秾丽惊艳呢!”

    卫安是不喜欢厚重的妆容的,她生来就不是杏眼,而是长了一双桃花眼,稍微上些妆眼睛便极为突出,流光溢彩的,当初长宁郡主和后来的彭采臣娶回来的公主,都因为这个总是讥讽她。

    可是眼下也没法子,夫人并没有说错,新娘妆本来就是这样的,她微红着脸低头应了一声是。

    汪嬷嬷急忙上前来递了两个厚厚的大红包给平安侯夫人,一叠声的说着感谢的话:“有劳侯夫人了,多谢侯夫人。”

    又已经有候着的老太太院子里的翡翠进门来了,笑着请平安侯夫人过卫老太太那里去坐:“老太太说,夫人忙完了,便去她那里坐坐,客人们都已经来了。”

    平安侯夫人急忙答应,再从丫头一直捧着的匣子里捧出一对玉佩来放在卫安手里:“这些小玩意儿不值什么,给郡主当个玩意儿,祝郡主以后万事顺遂,和姑爷白头偕老。”

    之前的添妆都已经给过了的,卫安急忙站起身来推辞。

    平安侯夫人硬是要她接着:“接着罢,那个是添妆,这个是折腰礼,原本就该送的,只要你不嫌弃就好了。”

    卫安重新坐下,郑王妃便又到了。

    她是早早的就来了的,先在卫老太太那里坐着,等到听说这边弄得差不多了才过来,见了卫安,先也递上了两个厚重的红包:“这是你父王和我给你的一点心意,安安,愿你以后诸事如意,无忧无虑。”

    她说这话是诚心诚意的,因为心里有愧,她在郑王已经给出了极为丰厚的嫁妆之后,又给了一个大大的红包,那几乎已经是她能拿出来的最大的数目了。

    虽然她心里知道有些隔阂是不可能弥合的,可是能够多弥补一些依旧多弥补一些罢。

    卫安真心实意的谢过了,等到郑王妃又坐下说了许多话,起身走了,才把红包交给了旁边负责收管这些东西的汪嬷嬷。

    汪嬷嬷接过了拿出来一瞧,忍不住就倒吸了一口冷气,对卫安说:“姑娘!王爷这份是十张一千两的银票......王妃这......王妃这也有八张呢!”

    郑王之前几乎已经倾尽全力给卫安置办嫁妆了,因此卫安的嫁妆极为丰厚,她没有料到现在郑王还又给了这么多的现银,尤其是郑王妃,八千两,这大约真的是已经是她的所有了,她静默了一瞬,将心里的震惊和那些感触都压了下去,才对汪嬷嬷说:“知道了,收起来吧。”

    汪嬷嬷应了一声是,不敢马虎,仔细的将数目记下来了,东西收到卫安随身会带过去的妆奁里。

    陆陆续续又来了许多通家之好和亲戚们家的女眷,卫安都只需要垂着头害羞便是了。

    等到申时末,新郎平西侯沈琛终于到了。

    老远便有人进来给玉清她们送信:“来了来了!现在已经到了大门口了!”

    玉清就忍不住掩嘴笑,回去跟卫安学起来外头的情形:“听说咱们家二少爷和四少爷加上敬少爷都在为难新郎官呢!只是侯爷狡猾,带了林三少和临江王府世子来,又还有梅大人家的孙少爷......”

    卫琨和卫玠两个本来就都是老实人,论那些玩起来的东西哪里是沈琛的对手?更别提还有林三少和楚景吾的护持了,这两个家伙可都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

    卫安在玉清绘声绘色的讲述下忍不住笑起来,心里的紧张也跟着消除了不少,等到听见说新郎已经过五关斩六将进来了,才由汪嬷嬷和玉清等人簇拥着出来。

    正厅里卫阳清和夫人早已经等着了,卫老太太坐在主位上,受了沈琛的礼,接了沈琛恭敬递过来的茶,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阵,许久才说了一句:“好好待她!”

    沈琛忙不迭的点头,又分别给卫阳清夫妇和郑王夫妇行礼。

    卫阳清还好,他最初对卫安是很愧疚的,可是渐渐的相处的太少了,感情也就实在说不上多好,因此他做的极为的顺畅,一连串的叮嘱很自然的就说了出来。

    徐四小姐也是个合格的继母,温和却又不失分寸的交代了几句。

    郑王却不同了,说到后来,眼里含了眼泪,嘱咐卫安和沈琛以后要互相敬爱,夫妻之间一定要齐心合力。

    郑王妃不免也跟着掉了几滴泪。

    最后老太太握住卫安的手拍了拍,轻声交代:“以后便都要靠自己了,你们一定要相亲相爱,彼此之间凡事都要有商有量......”

    卫安的喉咙里像是堵了一团棉花,沉重得叫她说不出半句话来,只好猛地点头,眼泪直直的掉在了地上。

    隔着盖头,沈琛看不清卫安的脸,却很明白她此刻的心情,趁机借助宽大的喜袍的袖子,飞快的捏了捏卫安的手以示安慰。

    出门的时辰到了,外头响起了鞭炮声,卫老太太推了她一把,轻声道:“去吧,好好的。”

    卫安伏在卫玠的背上由他背着上了轿子,到了轿子里仍旧还是忍不住哽咽,等到车队渐渐的走了一段路,才慢慢的止住了泪意,借着轿帘的起伏看了一眼外头的街景。

    街道两边都已经聚满了看热闹的人,对着这门婚事的排场全都忍不住咋舌。

    按照钦天监算出来的结果,花轿得沿着护城河绕上一圈,在内城再绕一圈,在固定的时辰到达临江王府,路线都是早已经划定好了的,在卫安被这虽然宽大是八人抬的大轿颠地有些晕之后,轿子才终于在临江王府的大门口停了下来。

    卫安扶着轿子稳了稳身子,便看见外头伸进来修长有力的大手,没有丝毫犹豫的将手附在了上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