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百零四·吉日

二百零四·吉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管怎么说,陈绵绵和二少奶奶的安慰总算是让卫安更好过了一些,这一晚上,卫家来了四五拨人,连尚且年纪幼小的几个女孩子也都被乳母和丫头们簇拥着来了,奶声奶气的给卫安道喜,这是上一世的卫安从未享受过的待遇,她心里不由得安定了许多。

    她从未比这一刻更加清楚的认识到这一世得到了什么,她得到了真正的父亲,也跟卫家的人真正成了一家人,是个真正有家的人了,不必再像上一世那样,连想要回门都被再三的推辞------长宁郡主假借卫五老爷在外巡查的借口,让她们一切从简便是,这一从简,便干脆连回门这一道程序也省了。

    为着这个,彭家的人更把她当成了一个笑话,更知道她是一个没有依靠的人。

    可是这一世却截然不同了,当她再一次睁开眼睛,看见了二夫人和三夫人含笑的面容,便知道,所有关于婚礼的不愉快,所有的冷待和难堪,真的都是上一世的事情了。

    二夫人见她醒了,便冲汪嬷嬷和一直守着的玉清等人吩咐道:“快些,先伺候姑娘起身,待会儿梳头的全福夫人便要来了。”

    三夫人握住卫安的手,见她刚睡醒,眼睛还湿漉漉的像是一只小鹿,便带着笑意轻声道:“好孩子,给你梳头的是平安侯夫人,是难得的四角俱全之人,她是个有福气的,你也一定会一切顺顺利利的。”

    平安侯夫人还没给人做个梳头夫人呢,只是卫老太太坚持要用她,说是她经历过许多事,最后却总能全身而退,而且儿女双全,家庭和睦,家中四世同堂,是很好的人选,老太太算是平安侯夫人的恩人也算是长辈,一听老太太发话,平安侯夫人便答应了。

    玉清上前给卫安先穿上了小披肩,防止弄脏衣裳,而后便服侍着卫安洗漱,给她罩上了罩衣,又趁机低声跟卫安说:“姑娘,天才朦朦胧呢,蓝禾的妹妹便进来了,送了一样东西......”

    卫安有些诧异,见她这么说,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便看见了一簇鲜艳欲滴开的正好的山茶花,那是放在了玻璃瓶中的,朦朦胧胧的在灯光的映照下发出一层昏黄的光晕,美的叫人睁不开眼睛。

    沈琛在以这样的方式安慰她,让她不要紧张。

    她眼睛有些湿润,哽咽着点了点头,玉清便急忙劝她:“姑娘,大喜的日子,可不能掉眼泪的,这是好事啊......”

    外头响起敲门声,二夫人亲自去开了门,将平安侯夫人迎进来:“夫人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前头准备的汤还没上呢......”

    平安侯夫人作为全福夫人,大清早就由定北侯府的人去接过来了,按照规矩,是该在侯府用早饭的。

    她带着一脸和煦的笑:“都用过了,时辰也差不多了,先给安安挽了头发,可别耽误了,老太太那里我瞧着也已经起了......就过去请了安,后来郑王妃也来了......”

    二夫人也跟着笑起来了,将平安侯夫人让过来:“原来您已经去见过老太太了?怪道呢,快请进来。”

    平安侯夫人已经瞧见卫安了,上去接过了嬷嬷们递过来的梳子,笑着端详了卫安一阵,夸赞道:“这样漂亮的新娘子,满京城的可还往哪里找去呢?这样水灵灵的,别说是侯爷了,连我们也爱不过来呢!”

    老太太心疼卫安,凡事该想到的都替她想到了,连这些姑娘家的小细节处的东西,也都考虑得很周到,早在半年之前,便换了卫安平时用的那些珍珠膏之类的东西,都换成了明鱼幼的嫁妆单子里的用几种花儿调制出来的露和霜,卫安的肤色原本便白皙,这么一调养下来,更是白里透红,白的竟跟玉璧没什么分别。

    平安侯夫人握了握她的手,见卫安害羞的垂头,便笑着给她梳头,一面还唱着吉祥话,这些都是卫安上一世经历过的程序,因此也不算很紧张,直到平安侯夫人替她挽好了头发,给她戴上了之前沈琛送来的嫁妆里挑出来的赤金虫草金冠,才觉得脖子一重,哎呀了一声。

    平安侯夫人笑的和善又温和:“这东西我认得,当初是先帝赐给先平西侯夫人长乐公主的,现在看着......应当是翻新了,咱们侯爷也真是算有心了。”

    可不是,这金冠分量沉又打造得极为精致,上头的虫和花草都活灵活现的,缀着的几颗红宝石更是熠熠生辉,叫人一眼看过去只觉得晃眼睛,一眼就能看得出这东西是好东西了。

    三夫人也笑着说:“可不是,上了年头的东西,也不止是价值了,单是这份情意就不同,何况现在又修补得精美崭新,完全瞧不出是旧的,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去,新姑爷真是个难得的。”

    、外头开始渐渐有了动静了,来来往往的人穿梭不停,三夫人估摸着时辰,和二夫人联袂告辞:“时间差不多了,客人们只怕也该上门了,我们便先出去待客了。”

    卫安急忙答应,目送她出去了,才被平安侯夫人扶着正了身子。

    平安侯夫人从身边的丫头手里接过一根细细的棉绳,用手弹了几下之后,开始给卫安开脸。

    她的动作又轻又快,叫人简直反应不过来,卫安被弹的只觉得面上火辣辣的,忍不住闭着眼睛躲了躲。

    平安侯夫人就笑了:“的确是会有些疼,你忍一忍,我尽量轻些。”

    卫安有些不好意思,急忙点头坐直了身子,方便平安侯夫人动作,等到平安侯夫人拿了帕子上来替她擦脸,才呼了一口气。

    平安侯夫人细细的将她的脸擦干净了,拿了胭脂水粉替她上妆。

    新娘妆都比较厚重,平安侯夫人已经尽量的放轻了动作了,却还是把卫安的脸涂的雪白得厚厚的一层,又去取了胭脂替她涂在脸颊上,连唇上的口脂,也是用了大红色,尽力的要让这妆容厚重端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