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九十一·因为

一百九十一·因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隆庆帝就有些不耐烦:“不是说之前已经醒过来了吗?怎么现在又病的起不来了?他不是有许多神药吗?!”

    虽然从前他也对所谓的能治百病的药的存在半信半疑,可是自从吃了张真人配的药,就的确是再也没有疑心过这一点了。

    林三少咳嗽了一声:“有句话说医不自医,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也或许是因为已经并的起不来身了罢,听沈琛说,张真人短暂的醒过一阵,可是不久就又晕了过去,那些道士们都说,这种情况有可能是撞到了头部,里头出了血.....”

    隆庆帝很有些烦躁:“那就没有法子了?”

    要是张真人真的死了,谁来给他配药?

    林三少想了想,便道:“圣上,张真人现在病着,也是没法子的事,不如就等他好些了......沈琛毕竟也要成亲了。”

    他提醒隆庆帝:“最近王妃的事闹的沸沸扬扬的,他现在原本便心情不大好,现在再逼迫他,怕事情反而会适得其反,不如等他成了亲之后,再答应他让他去山东,能离开王妃,想必他是很愿意的。”

    提起这件事,隆庆帝便弯了弯唇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朕看他们家也是外表看着中看,其实一塌糊涂!婚期临近了主母却病了,传扬出去真是令人笑掉大牙,这样的事竟也做的出来......”

    他摆了摆手,因为林三少说的这些话心情却好了许多-----收起来也是这个道理,沈琛对临江王府最好是再失望一些,这样的话自然就知道该替哪边办事才更加有好处了。他知道沈琛的脾气,向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临江王夫妇临了临了闹出这么一摊子事来,肯定是叫他现在恼怒又难堪了。

    他本来就是极看重卫家这门亲事的。

    谁要是真的让他成不了这门亲,那他可什么都做得出来。

    隆庆帝知道,张真人只卖沈琛一个人的面子,其他人谁也请不动,光是凭着这一点,他就不能叫沈琛心里生了怨怼,宁愿他和和气气的去做这事儿。

    实在被逼得没法子了,他才会动威胁沈琛的念头,再说了,他的那些威胁都是很隐晦的,可从来没有做的跟临江王夫妇这么明显过。

    默了默,他点头说:“沈琛的心思朕也大抵知道,总归是跟临江王妃怎么都不对头,两人都看对方极不顺眼,既然如此,之后朕摆弄赏他一个恩典,令他跟新妇回侯府去住就是了,这事儿朕之前也是说过的,这个意思,你也可以跟他吐露吐露。”

    林三少很明白他的意思,立即便躬身答应。

    隆庆帝很满意,林三少的话沈琛是听得进去的,他又想起了徐家的事,皱了皱眉头问他:“徐家的案子审的怎么样了?这都沈琛婚期都快到了,还是没有进展么?郑王天天进宫来问着朕.....实在是烦心的很。”

    林三少早已经防着他问,将准备好了的文书等物一并呈了上去:“已经查明了,据徐家管事所说,这些事都是他自己不忿主子的遭遇所为,并无其他人指使.....”

    隆庆帝似笑非笑的翘起嘴角:“用过刑了?”

    “用过了。”林三少面不改色:“还是并没有改一字供词。”

    隆庆帝的眼里一片冷色,徐家的一个管事尚且还能在锦衣卫的严刑拷打之下这么嘴硬,可见徐家到底是何等的有野心了-----普通人家哪里会有这样硬骨头的下人。

    他想起徐家攀附临江王时候的丑态,便皱了皱眉。

    当初不计较,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时间所剩无多了,对徐家好些,徐家能跟临江王打好关系,以后也能匡扶六皇子。

    可是现在看来,却觉得徐家真是面目可憎其心可诛。

    他嗯了一声,将那些东西都拂落一地,冷笑道:“既如此,那便就这么结案罢,跟内阁说一声,既然徐安英说自己做不动了,便不必再做了。让他回去休养些时间。”

    休养一些时间,还算是体面的说法,可是实际上谁都知道这是隆庆帝要厌弃徐家的开端了。

    林三少回完了话便按照隆庆帝的吩咐转身去拜见林淑妃,给林淑妃请安,期间自然是被追着问了这回梅家四小姐的事。

    林淑妃很是恼怒自己的弟弟竟然这么草率的便定了婚事,还叫要提亲的消息传扬了出去,不由分说就数落了他一通。

    林三少在姐姐跟前向来是顺从的,听完了她的数落,才笑着说了原委。

    林淑妃的眉头却半分都没有舒解:“就算是仙子啊看着合眼缘,可是没有相处过,你怎么知道她真实的性格是什么样的?一时的眼缘哪里能当真?以后要是不合适的话,岂不是你们两个都不快活?”

    林三少沉默了一瞬。

    林淑妃便愈发的皱眉担心:“你若真的按照你自己说的那样,觉得她某些地方像极了卫安,那就更不该娶她,被她知道了,她以后怎么看待你跟卫安?你跟卫安原本没什么关系的,被她一疑心,也洗不清这层嫌疑了,你这不仅是给自己找麻烦,也是在害了另外两个女孩儿,你明不明白?”

    林淑妃向来都是对女孩子很友好的,她同情所有遭遇的女孩子,总是能设身处地的替她们着想。

    林三少忍不住便笑了:“姐姐说的好像我是在找替身似地。”

    “难道不是?”林淑妃反唇相讥:“否则的话,难道你要告诉我,这么短的时间,你就喜欢上了只见过两面的姑娘?”

    “有何不可呢?”林三少言简意赅:“我喜欢她处事的干净利落,也喜欢她面对危险的时候的勇气,还有戳穿别人真面目时的毫不容情,大概当初我喜欢上卫安,也是同一个原因-----我总是更喜欢这些有个性的,能保护自己也能保护亲人的女孩子。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过你真的不必担心这些,因为我不是分不清楚这些东西的人,我绝不是因为她跟卫安像才要去提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