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八十八·心情

一百八十八·心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叫做自小结下的缘分?林三少望着沈琛,觉得他的话不尽不实,冷然笑了一声:“你这完全就是故意在替自己开脱,什么自小的缘分,尽胡说。”

    沈琛挑了挑眉,正要说话,便觉得喉间涌上一股腥甜,随即便皱着眉头咳嗽了一声。

    林三少立即敏锐的察觉到了,上前一步摁住他的肩膀:“你的伤还没好?”

    沈琛翻了个白眼,觉得林三少的话问的忒没水平:“这可是穿透了,你没听见孔供奉说吗?就这,能活过来已经不错了,算是捡了一条命,虽然我福大命大,可你们也不要对我要求太高好不好?我现在能陪着你去报国寺找找媳妇儿,算是恢复得好了!”

    林三少向来是说不过沈琛这张利嘴的,见他虽然嘴硬,脸色却苍白,便很是苦大仇深的说:“活该,既然病的这么重,那为什么非得去报国寺不可?等到你伤好了再去岂不是也一样?”

    “不一样的。”沈琛看了他一眼,面上浮现出一丝微笑:“合过了八字,得大师看过了,当然是我自己去取回来供着更加放心和诚心,你不知道......”

    他顿了顿,看向林三少的时候终于少见的收起了自己常见的戏谑之色,轻声道:“我没有母亲,这门亲事除了我自己,没有人会希望能顺利,所以我只能事事亲力亲为。”

    这话说的是真的,林三少当然知道,就像是刚才他们讨论的那样,临江王觉得卫安太厉害,始终觉得这不是个合适的妻子的人选,而郑王恐怕心里也会担忧卫安嫁过去不好过,说到底,这门亲事,始终是沈琛自己最坚持。

    他懂这种孤立无援的处境该有多么的艰难,忍不住便抿了抿唇:“你也太小心了,事情未必就会到这个份上,现在王妃不是已经不能使坏了吗?王爷,王爷他总是盼着你好的。”

    未必就真的会出手毁掉这桩婚事的。

    沈琛笑着摇了摇头,眼里却殊无笑意:“我赌不起,林三,咱们不是外人,我不瞒着你,你应当知道,我这一路过来不容易,我很少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安安正好是其中之一,我知道父王未必会真的因为那点不喜欢就出手毁掉这桩婚事,可是我赌不起了,不管是徐家还是父王或是其他别有用心的人,我的婚事在即,只要这次的八字合过之后在祠堂供上三天,我就能顺利和安安成亲,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我不想在这最后一步伤栽跟头,最后落得鸡飞蛋打的下场,你明白么?”

    林三少自然是明白的,他叹息着掰住沈琛的肩膀将他往后转,出去拿了药进来熟练的给他上药:“我明白归明白,可是你自己也要明白自己的情况,别最后亲事是成了,自己的命却没了,弄得连带他人也跟着受累。”

    他说的他人指的当然就是卫安了。

    沈琛笑起来,半点也没有因为他的不中听的话而生气:“你得了吧,我知道你那点心思,你放心吧,有我在,就不会叫她再受委屈。我是知道自己的身体的,这趟报国寺去的值当,你看看,还给你拐回来一个媳妇儿。”

    林三少又忍不住想要骂他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外头就有人通知说宫里来了传召,让他进宫去面圣。

    沈琛喊住他,想了想就说:“这趟去应当是淑妃娘娘和圣上听说了你要求亲的消息,传你进去的。你大可不必提起我,省的引起圣上的疑心,惹来更多无畏的揣测,免得中途生变。若是圣上让你再来催促我张真人的事的话......”

    林三少挑眉,见他似乎觉得这件事有些沉重,便道:“我知道了,张真人的病不是还没好吗?到时候我亲自跑一趟,也会是这个结果。”

    他是隆庆帝墓前最信任的人了,他说的话,隆庆帝是听的进去的。

    沈琛轻松了一些,坐在圈椅里只觉得疲倦:“好样的,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了,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等到林三少走了,汉帛才慢吞吞的蹭进来,欲言又止的看着沈琛,一副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的样子。

    沈琛知道他是在犹豫什么,玉清的哥哥的事叫玉清知道了,玉清虽然恼恨哥哥不成器,可是到底还是想留他一条性命的,所以就求到了汉帛这里。

    他看了汉帛一眼,汉帛便狗腿的上来替他把茶给倒好了,见沈琛噙着一抹笑看向自己,又忍不住挠了挠头:“侯爷,我想问问您,您打算怎么处置玉清的哥哥啊?”

    沈琛瞥他一眼,无动于衷的坐着:“他明知女子的这些东西给了旁人是多大的隐患,却仍旧把东西给别人了,若是说他不知这其中有诈,我是不信的。”

    汉帛自己也不信,他挠了挠头很是苦恼:“我也觉得这个人坏透了,可偏偏他是玉清哥哥,又是我查出来的这件事,您若是真把他弄死了,那我以后跟玉清怎么办啊?”

    沈琛就忍不住笑了:“这才多久,就心心念念未来媳妇儿了?”

    汉帛很不好意思:“这也没办法嘛......就跟您紧张郡主,这不是一样的道理吗?您想想,我就怕玉清扛不住,以后要是真的因为这件事......”

    “知道了。”沈琛决定不再逗他:“玉清是郡主跟前贴身的丫头,她早跟我说了,这个人可以不杀,可是留在京城却是再不能的了,得防着他拿着玉清这层关系再来找麻烦,这件事我现在就交给你去办,你把人给弄走,弄到哪里去我不管,让他好好活着就是了,以后永远都不能出现在京城,他若是知趣,再过是三五十年,我或许会让你们把他当成亲戚走动,提携他的子孙也不是不能,可是他若是仍旧还有坏心,我就不会容他第二次了。”

    汉帛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沈琛是绝不会放过玉清的哥哥了,没料到沈琛最后却只是轻拿轻放,不由得就跳了起来:“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