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八十七·结缘

一百八十七·结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三少垂下眼睛,他总是会想起很多年前的时候第一次看见卫安的场景,那时候,他奉命去搜查卫家的庄子,本来是曹安曹文要害人的,可是她一个明明丁点大的小姑娘却丝毫不惧,陪伴在祖母身边安静却又不会令人忽略她的存在......

    后来他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是不是他自己在她面前太严肃,太不会说话了,所以她才会一直对他敬而远之?只能当作朋友相处?

    他冲出去抱住梅家四小姐,免得她跌落山坡的时候,脑子里想的竟还是这个问题------梅家四小姐是跟她很像的姑娘,她们都很坚强,凡事都能自己解决,若是有人喜欢她们的话,不能等到她们开口,因为她们可能永远不会开口,或是会拿出对等的条件来跟你交换。可是这样一来,她们就会把你永远当成盟友和朋友了,他不想再错过一次,他也知道,若是要得到这种姑娘的心,做的永远比说的重要,该做的是站出来值得她们依靠。

    他没有回答沈琛的话,看着自己的杯子破天荒的出了一会儿的神。

    梅家四小姐真的跟卫安很像,他心里想,随即就又失笑摇了摇头------也不是,至少很多方面她们又是截然不同的。

    卫安聪明,梅家四小姐也聪明,可是这两种聪明又是不同的,卫安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哪怕她看得出来前面的风险,也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可是梅家四小姐不同,她也能看得见风险,却不会跟卫安那样,她是个狡黠中带着几分刚硬的女孩子。

    想起她落地之后立即便上前质问她表姐的表情,他又忍不住觉得有些想笑,这个小姑娘实在是个很聪明的人,大道直行,她知道表姐的不安好心,换做别人,在她表姐已经声泪俱下的道歉的时候,就该适可而止,可是她不,她当着沈琛和林三少的面,微笑着问她表姐:“刚才表姐为什么要问那些令人难堪的话?表姐也是读过书的人,难道不知道你的那些话问出来,若是林三少不娶我,我就无路可走的后果吗?”

    她表姐急的楚楚可怜的掉泪,一再的重申自己并没有那个意思。

    梅家四小姐便又问她:“你既然没有这个意思,那就是你实在是蠢,而且蠢而不自知,我掉了下来,人家好心来救我,你作为姐姐,不感谢人家,不让下人来遮挡,却反而大声质问我跟男子抱在一处成何体统,你这若不是存心找麻烦,那是什么?”

    她说的理直气壮:“不管你到底是蠢还是太聪明,你这样的表姐,以后我是不敢认了,回去以后,还请诸位妈妈们替我做个见证,我并没有品行不端,现在表姐自己也承认了,刚才她说的那些话都是在犯蠢,我回京之后,这些话若是有一个字传出去了,我会以为是表姐在古窑造谣。”

    这个姑娘柔中带刚,林三少当场便挑了挑眉。

    她好像不大把他说的会负责的话放在心里。

    当然了,这抱一抱就要娶回家的确也不是很合适,他也没有再说话,怕唐突了人家姑娘,或是人家姑娘不愿意。

    可是没有料到回京的途中又出了一点意外-----她们出来的时候同路,回去的路上却不同路了,谁知道林三少和沈琛在报国寺办完了事回去的路上又碰见了她们。

    梅家的马车被人堵在了路上,是附近的村民们设了路卡,说是她们的马车撞了村中的一头牛,要去见官。

    梅家四小姐虽然说要给银子,可是那些村民们看重的原本就不是银子,而是牛,这些牛都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根本,简直比他们的命还重要些,死了一头牛,对于他们来说,实在算得上是大事了。

    有钱也没处买去。

    村民们群情激奋,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对的。

    可是林三少却看出了不对-----他看了看那头牛,发现那头牛并不是村民所说的被撞死的,因为那头牛身上的外伤明显是刀伤,并不是被撞出来的伤痕。

    他跟沈琛对视了一眼,还是决定站出来帮忙,解决了这件事。

    原本解决完了,那些闹事的村民也被证实了是梅家四小姐的表姐早就安排好了的,准备在半途为难梅家四小姐,坏了梅家四小姐名声的,林三少就打算走了,让梅家四小姐处理家事的。

    谁知道梅家四小姐忽然叫住了他。

    那时候他还一头雾水,冷着一张脸看着她。

    梅家四小姐隔着车窗问他:“刚才他们都叫你三少,你叫什么名字?”

    闹了一路,他跟沈琛都还没有公开过身份,到了这一刻,他挑了挑眉,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传扬出去可以止小儿夜啼的名字,他以为她的反应该是有些激烈的,谁知道梅家四小姐在马车里沉默了片刻之后,忽然扬声说:“你既然说要负责娶我,回去了之后,会不会请冰人来我家提亲?我家姓梅......”

    旁边的妈妈们吓瘫了一堆,一个个的都恨不得蹦进马车里去捂住梅家四小姐的嘴,七嘴八舌的开始打岔。

    他却忍不住笑了,觉得这个得知了他的身份却还是跟卫安一样不当回事的小姑娘可爱到了极点,他微笑着看着她挣扎着探出来的脸,笑着说:“当然会。”

    沈琛最后总结:“你还说什么我居心不良,我看你才是真的该偷着开心,说出要娶人家的是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可从头到尾都一个字都没说过。”

    林三少面上还带着一点笑容,这一次竟难得的没有反驳,靠在身后的椅背上松口说:“好吧,这个姑娘,我的确是喜欢的。”

    沈琛便笑了,伸手锤了他一拳:“人家仰慕你已经很久了,小的时候就扬言过非你不嫁的,只是你这个负心汉把人家给忘了,不记得人家了罢了。这可是自小就结下的缘分,你以后要好好的对待人家,可别伤了人家的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