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八十六·姻缘

一百八十六·姻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三少没好气的看着沈琛,难得的脸上有了些怒气:“你这个人,自己有了好的婚事,自己高兴自己的就是了,怎么还奸猾成这样?!”

    他还是念着些彼此的脸面,不想把话说的太难听,说实在的,沈琛这么做,一来自然是有帮他说亲的意思在,可是说到底,更多的原因怕是因为他不想让曾经爱慕卫安的自己一直当着光棍,生怕以后自己还是纠缠着卫安。

    沈琛咳嗽了一声,极力板着脸道:“这你就太冤枉了人,我是这样的人么?”

    林三少带着些讥讽的看着他,似笑非笑的问:“莫非你不是?”

    沈琛便扑哧一声笑出声来,顺手姿势优雅的给林三少倒了杯茶,啧了一声才道:“我这也是没法子,一来呢,有你说的那个缘故,我父王现在看我不顺眼的很,虽然我受伤饿了他很是心疼,可是反应过来却又觉得我受这些苦也是应当的,毕竟是我一直纠缠不休的嘛,把王妃逼得无路可走了......父王倒是不怪我,他是觉得安安太厉害了......”

    天底下的父母都是这样,若是孩子们做出了有违他们心意的事,他们更乐意找一个替他们开脱的理由,把这不听话忤逆的事都自我解释成是被他人引诱,被他人所逼的。

    林三少端起茶喝了一口,觉得沈琛是话里有话,问他:“所以呢?”

    “所以还是要以防万一啊!”沈琛面上带着一点苦笑,对林三少道:“还有圣上,虽然因为我受伤的缘故不能让我进宫了,可是却已经让安公公来看了我两次了,别说是安公公了,连你也没少被打发来瞧我罢?其实就是想催促我去找张真人,我是被左右夹击啊,这两人不愧是同一个爹生的,我看他们俩都有用我的婚事来要挟我的意思。”

    毕竟沈琛对卫安的痴心大家是都看见了,他天不怕地不怕的,现在连临江王的面子也不给,大家都知道他难对付,自然也就更喜欢把力气用在该用的地方上。

    用别的东西来威胁沈琛既然很难,那拿捏沈琛的婚事当然就是最好的让沈琛低头乖乖听话的办法了。

    林三少啧了一声,少见的调侃了一声:“谁叫你自信过头了?”

    不管是对临江王还是隆庆帝,沈琛都自信的有些过头了,否则的话,事情也不至于发展到这个地步的。

    说归说,抱怨归抱怨,林三少想了想,还是跟沈琛说:“我姐姐说,圣上最近已然又燃起了希望,和当年也差不多了。”

    这还是说的隐晦的,人一旦有了希望,精气神都是不同的,何况是以后自己可能还保得住皇位这样的大事,隆庆帝如今恨不得给张真人立长生祠。

    沈琛阖着眼睛,之前的轻松和愉悦瞬间消失,叹了口气就道:“这件事,我做的错了,也害了张真人,圣上最近对张真人真是志在必得,连我病了也没影响他去找张真人的决心......”

    隆庆帝的确是算得上步步紧逼了,对于临江王来说,这些日子实在不算是好过,就比如说前天,隆庆帝便在朝会伤指责临江王只顾着自己儿子的伤势,竟然对山东百姓的痛苦视而不见,实在是没有宗室的气度。

    这样的话一说出来,简直就是要把自己说的话吞回去的意思,朝中的人哪里有不懂的?临江王这一派的人如今已经人人自危,都开始劝临江王早寻退路了。

    只是事情到现在为止还不算太糟糕,至少隆庆帝还没有明着下旨让临江王去平叛。

    林三少见他心情不好,便也很有些同情的摇了摇头:“人对于权势的欲望永无止境,你这回真是终日打雁被雁叼了眼,以后长些教训罢!”

    他说着,意识到了什么,冷哼了一声:“不过这跟你算计我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这还跟他的婚事有关?

    沈琛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理直气壮的说:“当然有关系了,你也不想想,当初就是跟你抢赢了的,不管是我父王觉得安安太厉害想不要,还是圣上想要用这门婚事来为难我,要我同意张真人的事,那都不得找你吗?找你就是最好的人选,我这也是未雨绸缪了,你该体谅体谅我。”

    林三少被气的忍不住笑了:“听你这么说,我还该感谢你了?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他皱了皱眉头:“你这乱点鸳鸯谱的毛病,从此以后还是改了的好,不是谁都跟我一样这样好的脾气,下次你可就没这么走运蒙混过去了。”

    沈琛啧了一声,喝了口茶悠闲的看着他:“你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你的性子我还不知道?要是你不喜欢的姑娘,哪怕是我就要死了呢,或者把人直接塞到你床上,你都不带眨一眨眼的,现在你这反应,还说不是喜欢人家?”

    当初沈琛听林三少提起梅家四小姐,就知道有戏。

    男人最了解男人,尤其是很熟悉的兄弟之间了,他向来就知道林三少这个人的脾气,他甚少会主动提起什么,如果不是真的印象太深刻的话,他是不可能会说出,这姑娘实在是不一般的话来的。

    再说了,他做了什么?

    他只是让他们加深了一点印象而已,在报国寺那段路上,这两人可是谈的很是投机的。

    再说了,梅家四小姐的表姐从中使坏推了梅家四小姐一把,正好林三少救了她,而后梅家四小姐的表姐口出不逊,指指点点,然后林三少挑眉说他会负责的事又不在他计算之中。

    他摇了摇头,想起之前林三少那副样子还是忍不住想要抖一抖:“啧啧啧,现在想想,你那时候可真是如同天上降下来的齐天大圣一样,多威风啊,难不成娶她这两个字不是你自己说出来的?我又没有说什么。你怎么还能怪到我头上来了?我看你可悠着点.....这个小姑娘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啊,以后你们俩之间谁说了算,还真的不一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