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八十四·下聘

一百八十四·下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临江王妃的病很快便传的沸沸扬扬,原本哪家的女眷病了,不应当成为这么大的新闻的,毕竟这世上每天都有人在生病。

    可奇怪就奇怪在病的时机太巧了-----恰巧就在沈琛的婚期前几天病倒了,而且还是病来如山倒,一下子说连床都起不来了,大家心里不免就多想了些。

    要知道,从前沈琛可是公开跟临江王妃闹过不和,还特地去跟隆庆帝求了恩典,自立门户,为的就是避开这个难相处的养母。

    现在沈琛的婚期之前来闹了这一场,大家都未免觉得这是临江王妃在装病,是故意趁着婚期临近了,在给沈琛他们一个下马威。

    是以王府主事的夫人变成了瑜侧妃,大家也并不觉得奇怪了----临江王妃要是拿乔,以沈琛和临江王的个性,当然不可能纵容她们,会另外选人再合理不过了。

    连宫里的淑妃娘娘也特意赐下了一些东西,说是专门给瑜侧妃补身体的。

    大家便都更加心照不宣了,连庆和伯夫人也忍不住讥诮的说了些风凉话:“什么生病?我看根本就是装病,不过也是,谁耐烦给个惹人厌的养子操办婚事呢?说不得到头来什么好处都得不到,辛辛苦苦一场最后还落得个一身的罪名。”

    她是在借机讽刺林三少的婚事,林三少的婚事她很想插手,并且不止一次的付出了行动,可惜却总是功败垂成,现在林淑妃更是借着命妇朝拜的机会明言说了,林三少的婚事她自己会作主,决定凡事都要听从弟弟心意,她就更没有机会了。

    没有机会也就罢了,毕竟她这也都是早就料想到的,说句不中听的话,大家都对彼此的真面目很了解了,没什么好避讳的。

    可是她没想到庆和伯让她交出管家的权力,说是她管的账目一塌糊涂,这也就是在说,以后林三少的婚事她都不能操办了。

    要知道,虽然对林三少妻子的人选的安排她已经死心了,可是却是还想借着林三少的婚事捞一把,好给孩子们添些私房,毕竟庆和伯没什么本事,家里的东西虽然都是在她手里,却根本不值什么银子了。

    真正值钱的东西,那都在林三少身上。

    他成亲,家里和林淑妃会给出多大一笔银子来操办?这是谁都会算的账目,可是现在却也轮不着了。

    自己轮不着,不免就要对别人的事冷嘲热讽。

    庆和伯难得的动怒,瞪大两只眼睛呵斥了她一声,冷笑道:“不是对外说的都是病了吗?多少太医都去看过了,人家都没看出来是装病,你就火眼金睛瞧出来了?你比大夫还能耐!?消停些罢你!”

    他气愤不已,原本虽然他跟儿子的关系不是很好,可是儿女总算是还看顾他,可是自从庆和伯夫人接连做了那些蠢事之后,连他跟孩子们的关系也变差了,别说林淑妃和林三少不正眼看他了,连现在林大爷他们也一个个的鼻孔朝天......

    他心烦的很,见庆和伯夫人立即便反唇相讥,神情刻薄,就更加愤怒了:“你这个搅屎棍,若不是你,这个家也不会到现在这个样子,人家都说娶妻娶贤,你到底符合了哪一样?也好叫我有个说头,可是你看看你自己,家里家里的事情弄不好,外头外头的事帮不上,简直就是个是非精,因为你,我们这个家都散了!你以后给我嘴巴积点德,若是再这么一出口就是挑拨的话,你就滚回你们娘家!”

    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提休妻了,可是没有一次是态度这么坚决的,这么多年下来,他的忍耐也逐渐到了极点。

    庆和伯夫人忍了又忍,原本想站起来拉扯他说清楚的,可是想到林三少和林淑妃,到底是悻悻的住了手,骂了一声:“我是不管!以后这家里的事,哪里还有我插手的份儿?!说什么回不回娘家,老娘就算是死了,也得死在你们家!我替你们家守了六年的孝,替你们家生了儿子女儿......”

    她到底还是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声林三少:“这样冷冰冰的捂不热的石头,活该人家姑娘看不上你!”

    她嘴里的姑娘当然指的就是卫安,当初林三少去求娶卫安的事情可并没有藏着遮着,大家都是知道的。

    那时候庆和伯夫人还很是提心吊胆了一阵,他自己儿子的媳妇儿就是自己的侄女儿,家世不说了,光是那厉害劲儿,那也别想跟卫安比啊!

    卫家的那个姑娘,那就是一个人精中的人精,能被林淑妃看中的......要是娶回来,哪里还能有她们的好日子过啊?!

    没料到事情却没成,她后来忍不住因为这件事还特意去庙里拜了菩萨,觉得是菩萨显灵。

    想起这些来,她忍不住又偷偷的朝地上啐了一口:“正该再去拜拜菩萨!让你一辈子娶不上媳妇儿那才好!”

    光棍一辈子,那有再多银子又有什么用处?!

    她双手合十很心甘情愿的祈祷了一阵,睁开眼正好瞧见了林三少,一时紧张竟然打了个嗝儿。

    旁边的林妈妈等人见她直翻白眼,也都吓了一跳,慌忙围上来替她拍背顺气,好不容易才缓过来了,她睁大了眼睛一脸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人,挣扎着没好气的道:“你来做什么?!”

    林三少挑了挑眉,轻飘飘的吐出了两个字:“下聘。”

    庆和伯夫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旁边的林妈妈也是一脸错愕,两人都疑心自己是出现幻听了,下聘?!下什么聘?!自己跑回自己家里来说什么下聘?

    庆和伯夫人忍不住讥讽的笑了,眼角眉梢都带着得意和看笑话的意思:“下聘?你是想娶媳妇儿想疯了罢?连个人影儿都没有,去哪儿下聘?!”

    她多少是知道林三少的心思的,知道这个冰山也是个痴情种子,现在卫安被沈琛捷足先登了,他又不是个能立即就想通的,难不成是准备跟沈琛对着干,抢人家的媳妇儿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