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八十三·重任

一百八十三·重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彭嬷嬷早在外头等着她了,见她出来,急忙走了几步上前扶住了她,看了里头一眼,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问瑜侧妃:“您也是,这件事不关咱们的事,您怎么还要过来看?要是被王爷知道了,恐怕不大好,何况王妃疯了,她是谁都不认的,只会给您委屈受。”

    瑜侧妃意兴阑珊,摆了摆手示意彭嬷嬷不要再说,等到回了自己院子,喝了口参茶,才觉得自己浑身的疲乏得到了一些舒解,低声问彭嬷嬷:“吟霜怎么样了?”

    “死了。”彭嬷嬷提起吟霜的时候忍不住抖了抖,似乎很是忌惮:“三爷没叫我们插手,他说这件事谁都别过问,问了就是死,听说是王爷身边的护卫长亲自去办的,连三爷问了一句也被斥责了,说他总是瞎打听,不务正业。”

    这也是难免的,这毕竟是大的家丑,知道的人,除了郑王和沈琛和卫安这几个不得不留着的当事人,其他的但凡是知道真相的人,当然是都得死,不然的话,临江王怎么可能安心?

    她嗯了一声,看着自己素白的指尖,低声吩咐彭嬷嬷:“你下次挑个时间,看看能不能把吟霜的亲人给安排到外头我的庄子去做事,若是不能,等寻个合适的时机,把她的亲戚提拔上来罢。”

    毕竟是帮了个这样的大忙,丢了性命。

    她原本以为吟霜是不会死的,只是没料到临江王妃忽然发疯,竟然不管不顾的刺伤了沈琛,导致临江王大怒,一个活口都不想留。

    彭嬷嬷见她情绪低沉,知道她心情不好,不由得有些惊奇的问她:“侧妃,现在王妃完了,您不开心吗?”

    等了多少年,被欺负了多少年,现在那个一直找麻烦的人总算是要完了,怎么瑜侧妃却这副不开心的样子呢?

    瑜侧妃伸出手让她看,见她一脸茫然,便苦笑着问:“你觉得,我手里沾的血比王妃的要少吗?”

    彭嬷嬷愣住了,下意识的想要摇头,她跟在瑜侧妃身边这么多年,知道她多少隐秘?当然知道她的手段,可是她急忙反应了过来,立即便道:“您别这么说,咱们是不同的。”

    “又有什么不同?”瑜侧妃满脸漠然:“只不过是安慰安慰自己罢了,其实说到底,我跟王妃是一样的,虽然一开始或许是被逼着自保,可是后来,我不一样也做了不少丧良心的事?比如沈琛,他也没有得罪过我,虽然说不亲近我,可是至少也从来没有害过我,可是我却因为他站在王妃那边,便恨不得要他死,也做了许多要他死的事。我只是在想,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王妃是要完了,那到什么时候,我也会落得这一天呢?”

    彭嬷嬷呸了一声,忙不迭的摇头:“这怎么会呢?!您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了。”

    “我是说真的。”瑜侧妃笑了笑,眼里满是森然冷意:“王爷为什么让我去看她最后一眼,为什么让我送药过去送她上路?无非就是警告我,我要是敢兴风作浪,也会落得跟王妃一样的下场。”

    临江王是彻底的烦了,从前他总是对这些事都抱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想要后院宁静,可是这次的事让他意识到后院的争斗不仅仅是女人之间的争斗,还一不小心就会蔓延到前面,波及众人,所以他不愿意再抱着之前的态度来管理后院。

    以后的日子难过了。

    瑜侧妃叹了口气,见彭嬷嬷一副毛骨悚然的模样,又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摇了摇头就道:“好了,现在不是还好好的么?以前的事.....不管怎么说,王妃之前对我们步步紧逼,我们要是不还击,迟早也是死,可是现在不同了,没了王妃,我便是这个王府里最尊贵的侧妃......只要能坐稳这个位子,我什么也不怕了。”

    刚说着,外头便响起敲门声,彭嬷嬷看了她一眼,见她点头,便出去瞧了瞧,很快又小心的引着一个妈妈进来,对瑜侧妃禀报说:“侧妃,申妈妈来了。”

    申妈妈是当初临江王妃在九江去清修之后被临江王指派的内院的管事,现在她来了自己这里,瑜侧妃急忙笑脸相迎,不让她行礼。

    申妈妈却仍旧礼数周到的问了安,才笑着说出了此行的目的:“侧妃,王妃病重,实难操办侯爷的婚礼,王爷的意思,是请您来接过这件事......”

    申妈妈带着很和煦的微笑,恭敬又不过分卑微的说:“您知道的,婚期临近,偏偏侯爷现在又病了,家里一摊子的事,王爷现在忙的不可开交,家里王妃又重病不起.....侧妃一直都是深明大义的......”

    瑜侧妃当然立即便道:“这话怎么说?申妈妈这话言重了,王爷既然交代下来的事,我哪里有不照办的?只是担忧我身份低微上不得台面,会叫侯爷和未来的侯夫人不大开心.....”

    “这怎么会?现在家中就是这样的情况,侯爷和侯夫人都是最懂事的。既然侧妃答应了,那我这便回去拿出账本来,请您过目。”申妈妈不卑不亢的站起来,又道:“王妃这病怕是一时半会儿好不起来,还请侧妃交代下去,若是有人来探病,便都不见了,这也是王爷的意思,来的人太多了,反而饶了王妃的清静,不利于她养病了。”

    瑜侧妃不动声色的点头,知道临江王妃最多也就是活过沈琛的婚礼,就该死了,抿了抿唇将碎发拂到了耳后:“申妈妈放心,这些我都知道,都是分内事。”

    等申妈妈一走,彭嬷嬷便忍不住喜形于色:“侧妃!咱们盼了这么多年了,总算是盼到了这么一天了!”

    当初虽然也管过事,可是那时候王妃毕竟没死,只是出了王府去清修了,可是现在却不同了,临江王妃是再也不能翻身了,现在瑜侧妃管事,他日等到临江王上位,瑜侧妃自然身份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