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七十五·抉择

一百七十五·抉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吟霜这个丫头,她平时是很不重视的,应该说,这院子里的人,她不过就是使唤个顺手罢了,根本谈不上交心不交心。

    她之前的人都因为沈琛的事被临江王给发落了,一个个的死的死没的没,早找不到踪影,这些后来的人怎么能真的信得过?

    她在她们面前端着一副慈和的菩萨的样子,鲜少动怒生气发落人,也不会让她们接触到自己正在做的那些事。

    按理来说一个大丫头没经过请假便不见了,也不是什么太值得担心的事,顶多也就是到时候让秦妈妈发落了就是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一回却觉得格外的不详,只觉得心突突的跳个不停,连眼皮都恰是时候的跳起来。

    她有些暴躁了,摔了一个杯子有些恼怒:“一个大活人,既然没有请假出府去,难道还能隐身了不成!快去给我找来!”

    底下的人不敢怠慢,一个个的都争先恐后的替她去找人。

    大张旗鼓的这阵势早就传到西边去了,瑜侧妃悠然的看着自己的丫头打发那边来问话的人,啧了一声就摇头微笑:“怎么说的呢这是?自家的大丫头都能不见,咱们这位王妃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彭嬷嬷伺候在旁边,替她倒了杯茶,温和的笑起来:“可不是,吟霜可是王妃身边的大丫头,就像是咱们屋里的几位姑娘似地,一个个的,片刻您都离不得她们的,可是王妃竟然连一个人消失了两三天了竟都还没发觉,也不知道王妃是在忙些什么,秦妈妈也不提醒着些。”

    看敌人的热闹总是很舒服的一件事,瑜侧妃低头看着茶水因为她的动作而晃动出来的波纹,轻声道:“这也难免的,王妃毕竟忙着呢么,看看最近她做的这些好似,一环连着一环,每一件都不是容易的事,多耗费精力啊?”

    彭嬷嬷知道她想听什么:“浪费了这么多精力,还半点不得好,她现在恐怕还不知道,吟霜已经在王爷书房里当证人了呢,啧啧啧,要是等王妃知道了,心里也不知道是不是会气的发疯......”

    瑜侧妃并没有露出志得意满的情绪来,她静静的笑了笑,回过头看着彭嬷嬷问:“谙儿呢?”

    “还在当差呢,您放心,咱们公子懂事着呢,咱们早就知会过他,他便留在衙门了。”彭嬷嬷面上浮现微笑:“可别回来搀和这趟浑水。”

    瑜侧妃很满意,最近事情一直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果然,她就知道,回了京城跟在九江的时候又不一样,最好是什么都不要做,静观其变,果然被她猜中了。

    临江王妃可不是真的沉得住气的人,不过才多久就死灰复燃?

    她这回是真的手脚都干干净净的,从头到尾要是非得说有什么不该做的事的话,那也就是听了吟霜的那些情报也选择按兵不动罢了。

    不过这算什么错呢?她曾经多次跟沈琛示好,是沈琛一次又一次的回绝她,她就算是去跟沈琛说了这些,沈琛也不会信她。

    倒不如学乖一些,让沈琛和卫安吃个大亏,栽个跟头,她们就知道轻重了。

    就像是现在,你瞧瞧,从前一直都很能忍的沈琛不就已经忍不住了么?

    她嗯了一声,看看外头已经风平浪静的院子,又对彭嬷嬷道:“让我们的人不要四处乱晃,不该去的地方就不要去。”

    今天会有狂风暴雨呢,还是不要出去招惹了,安安静静在家里躲着罢。

    彭嬷嬷见她说的这么隐晦,便忍不住笑了:“您放心吧侧妃,都已经交代过了,不准她们出去乱晃的,牵扯不到咱们。”

    她说着又有些忧心:“也不知道王爷和侯爷那边怎么样了,之前不是说王爷动了好大的怒气吗?从前可没见王爷这么对待侯爷过......”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瑜侧妃成竹在胸:“儿子跟老子斗气,通常都是老子先认输的,咱们王爷的性子谁不知道?他嘴上说的再狠,对沈琛也是半点脾气都没有的。这回的事,沈琛还有理有据,王爷就算是想要维护她,只怕也没什么底气。”

    正被讨论的临江王的确是恼怒万分,在他心里,沈琛向来是善解人意的左右手,他从小到大都没叫自己担心过,再大的委屈也都自己扛下来。

    临江王妃从前做的事那么过分,沈琛也永远不诉苦,反而帮着她说话......

    他是真的从来没有这么锋芒毕露据理力争的时候,临江王看着一直沉默不语态度却异常坚定的儿子,有些头痛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低头看了一眼摆在桌上的那些供状,半响才道:“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也知道这回定北侯府和郑王府的意思......”

    他皱起眉头,看了一眼底下跪着的吟霜和秦管事,有些厌恶的撇开了眼对沈琛说:“可是你也知道父王现在的处境,这个时候没事皇帝都想找我的麻烦,要是这件事真的闹开来,对我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这件事,容后再议罢。”

    楚景吾在旁边一直没有开口,这件事被爆出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已经懵了,哪怕是到现在,他也是一直都如同置身在梦境里的。

    这些日子明明母亲已经改变了态度,跟沈琛之前的相处也算得上是和谐,他还天真的以为一切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从前的那些不愉快的经历也不会再重演,可是没有料到,好好的日子才过了没几天,就又迎来了迎头重击。

    他不知道临江王妃是怎么想的,非得要执着那些往事,做这么多不可挽回的错事,内心却希望沈琛能顾念以往的情分,再一次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这件事当成没发生过,就这么不了了之。

    毕竟从前那么多次都是这么过来的,沈琛虽然生气,可是每次又总会原谅她.....他心里有些愧疚的想,再原谅一次就好了,他一定会好好说服他的母亲......再也不要跟沈琛做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