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五十一·阴险

一百五十一·阴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王妃也没有把话说的太明显,毕竟那天临江王妃是站在她的立场替她说话,而且实在也抓不住明显的毛病,只凭借她说的那些话,想要指责她对沈琛卫安有偏见都是不行的。

    卫安却心里起了一点涟漪-----临江王妃出现的时机是不是太巧合了一些?偏偏郑王妃去卫家找麻烦的时候,她就出现了,而且说的那些话正如郑王妃所说,若是较真起来,的确是在挑拨离间。

    本来卫安就疑心这件事跟临江王妃有些关系,现在郑王妃这么一说,她心里的疑心便又更强烈了一些,一直到回卫家的马车上,还皱着眉头没有松开。

    玉清在旁边替她斟茶,见她这样便也有些奇怪的道:“姑娘,王妃一直待您不是多和善,早就结下仇了的,您说会不会是真的王妃本身看您不顺眼,所以......”

    卫安冷笑了一声,临江王妃看不顺眼的人岂止是她一个?

    现在想来,沈琛离开办差的时间也太巧了一些,刚好就在宝哥儿出事的时候,再说什么神药的事,要是宝哥儿真的出事,沈琛就算是想辩解自己已经无能为力都显得不是那么诚心。

    她眯起眼睛,平复了一下心里的怒意,只觉得最近的事一浪接着一浪打过来,将她弄得有些失了往日的分寸,不然放在平常,她就算是再怒极,也不会真的亲自去对一个犯人动刑的。

    活在这世上,纵然是位高权重,也得遵守一些约定俗成的东西,而一个大家闺秀,未来的侯门夫人,她是不该做出这种表面看上去失了身份的事的。

    虽然她是报仇心切,可是在外人看来,一个女子也敢这样,实在不是什么好事。纵然是那些御史们碍于现在卫家和郑王的声势,也碍于这回事出有因不说什么,可是心里对她却绝不会有好感的。

    毕竟男人天生就会有一种防备感,很怕那些太过于厉害的女人。

    她现在只怕已经落了那些人的眼睛了,以后但凡是她再做出类似的事来,那些人还不知道要怎么想她编排她,她虽然不怕,可是流言这种东西,原本它的厉害和杀伤力就不在于你本人怕不怕,而在于别人信还是不信......

    她头痛的厉害,下了马车见到了花嬷嬷,才略微好了些,轻声问花嬷嬷卫老太太如今午睡醒了没有。

    花嬷嬷见她脸色不是很好看,也估摸到了几分她心情怕是不好,便急忙道:“哪里还午睡啊?听送信的说您今天会回来,一直等着呢,现在二少奶奶带着牛哥儿正陪着老太太说话,老太太特意让我来候着您。”

    牛哥儿还没满月,二少奶奶将他抱出来也是为了给老太太瞧上一瞧,毕竟没有老太太专程去小辈的院子里瞧孩子的,怕折了孩子的福分,她原本也准备要走了,见了卫安来,站起来笑着彼此见了礼,便笑道:“可算是回来了,还没多谢七妹妹给的洗三的礼,也太厚重了些。”

    卫安的见面礼就已经给的很厚了,没想到洗三的时候还又专门准备了足金的金镯金锁一整套,二少奶奶私底下也不由得跟二夫人感叹她的大方。

    卫安见牛哥儿睡了,也就不去抱他,笑着摸了摸他的脸蛋,轻声道:“嫂嫂也太客气了,这是我的小侄子,我怎么疼他都是应当的。”

    卫老太太含笑看着,等到二少奶奶带着孩子出去了,才拉过卫安坐在身边,很心疼:“早知道你是不肯听话要好好保重身体的,瞧瞧这都憔悴成什么样了,这可怎么当新娘子去?”

    卫安抿了抿唇,想起沈琛来,更加不安,犹豫了再三还是没跟卫老太太说起这件事,只是跟卫老太太说了宝哥儿的病。

    卫老太太之前也接到信了,只是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现在听卫安把来龙去脉一说,才呵了一声:“这些人可真是阴魂不散,董成器这么久了,没人去找他的麻烦,他倒好,无时无刻的不想着害人,他来报仇?!真是笑话,他有什么仇可报?真要是按照他这套理论,那最该死的就是他们一家,蒋家落到现在的地步就是咎由自取,与人无尤,他还有什么脸面说什么报仇不报仇的话?说到底不过就是心有不甘,觉得自己的好日子被打断了罢了。”

    这样的人卫老太太见得多了,心里不屑,问卫安他有没有招认出幕后主谋:“他虽然有那个心,却没那个力,今时不同往日了,没了蒋家给他撑腰,他自己哪里有那个本事把手伸到郑王府去?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支持他。”

    也没等卫安回答,卫老太太便又冷笑了一声:“也不必说了,现在这关头,还会朝你们下手的,要么是刚刚吃了大亏的徐家,要么就是临江王妃,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到还有谁这样处心积虑的非得对付你们不可了。”

    而这两方之中,卫老太太更怀疑的自然是临江王妃,她咳嗽了一声:“徐家大老爷已经被赶回了老家去,按理来说,正如沈琛说的那样,徐安英是个聪明人,也是个大气的人,他要是怎的算计人,怕不会从这些后宅的鬼魅手段入手,否则的话,他哪怕是成功了,以后也没脸再抬起头来见人了......”

    卫老太太冷笑了一声,靠在软枕上想起临江王妃来,觉得又有些齿冷,这样的毒蛇在身边伺机而动随时准备咬人,可是他们偏偏却没办法抓住她的七寸,真是让人头痛。

    她不免问卫安:“安安,这件事,王爷是怎么说?难道就这样看着他们嚣张吗?临江王妃朝你伸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这回要是还是半点事都没有,以后的胆子只怕就更大了,人的贪心就是这么被纵容着来的。你这回不怎么样她,她不会觉得你们是留了情面,只会觉得你们是没用,是顾忌,她只会觉得自己厉害,不会觉得是你们忍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