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五·主谋

一百四十五·主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董成器咬牙切齿的骂着施太医,一抬头看见率先领着人进来的谢良成却不由得立即瞪圆了眼睛,恶狠狠的道:“是你?!”

    他向来记性很好,也一直都以这一点为荣,当然立即就认出了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之前那个手艺人,他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为什么今天施太医会被发现了,挑了挑眉掩饰不住眼里的杀意:“当初真该早杀了你!”

    说这些事后的狠话已经没什么意义了,谢良成也压根没有罢他当回事,他面带微笑的看了看他:“是啊,又见面了,董大人跟我可真是有缘啊。”

    有什么缘分,所有的不过是深仇大恨罢了,到了这个地步,董成器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他猛地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扬着下巴啧了一声:“我想起来了,你家以前是长缨公主底下的一条狗罢?啧啧啧,这朝秦暮楚的,你们家可真是学会了精髓,从一开始的楚王和后来的长缨公主,再到后来的临江王世子.....你们家可没少换主子啊。”

    董成器记性是真的好,之前他一直主张要杀了这个面熟的手艺人,便是觉得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年轻人,现在事后回想,他就立即想到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不由便冷笑了一声:“怪不得呢,原来是换主人了,现在跟着卫安了?”

    谢良成丝毫不为他的话所动,云淡风轻的笑了一声:“大人说笑了,若是我是走狗的话,那依附于蒋家父子的大人又是什么什么呢?”

    董成器勃然色变,看着谢良成只觉得眼前的后生面目可憎,他冷着脸,吸了一口气忍下了心里头的怒气,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

    算起来,他也是运气不好,每次都棋差一招,总是距离成功就差那么一点儿,从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要是他运气能够再好上那么一些......

    他咬了咬牙,忽而撞开了面前的施太医,猛地往屋外窜去。

    谢良成早已经防范着他有动作,见他一动,立即便做出了反应,顺势往旁边一让,伸脚往他的背上猛地踹了一脚,而后才对涌进来的王推官等人道:“接下来的事,就要劳烦大人您了。”

    王推官仍旧是笑眯眯的,弯着腰对谢良成说了句不敢,紧跟着便冲着在旁边站着的下属咳嗽了一声:“还不快些把人弄起来?这可得轻些,别弄坏了董大人!”

    董成器挣扎了几下挣扎不开,也就冷笑着任由他们动作,自己一声不吭。

    倒是施太医,他眼看着董成器也已经落网了,便片刻也没有耽误的朝着谢良成表功:“谢大人,您全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办的事,现在人也已经抓住了,您看是不是能在郡主面前替我美言几句?我真的是一时糊涂......”

    这些所谓一时糊涂的话根本不能听,因为既然能为了银子一时糊涂,以后也就能糊涂不知多少次,谢良成看了他一眼,面上表情看不出任何端倪来,只是笑着摇了摇头:“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一些吧?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了了,那就得劳烦施太医再跟我们去王府走一趟了,施太医,咱们这就走吧?”

    施老娘就算是再傻也听出了不对了,见跟儿子在一起的那个所谓的贵客被抓了,现在儿子也眼看着要被捉走,便心里着了慌,急忙拽住了施太医的胳膊,对着谢良成防备的问:“你想怎么样?!我儿子是不会跟你们走的!”

    她像是母鸡护崽一般把施太医紧紧的护在身后,分毫不让的抿着唇:“你们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什么事都是我干的,跟我儿子没有关系!你们不许抓他!”

    谢良成停下脚来,看了施太医一眼,施太医立即就明白了,他急忙拉了拉母亲的袖子,朝着她轻轻的摇头,然后便深深的看了施太太一眼:“求你,求你!”

    施太太全然还是懵的,到了现在听见了施太医的话才算是有了动作,她僵硬的点了点头,上去拉开了施老娘:“你别添乱了!屋子里还有许多东西没有收拾呢......”一面却看着施太医,静静的吸了口气才道:“你放心,我就算是自己饿死,也不会让你老娘有什么不好的!”

    施老娘还在骂骂咧咧,她才不要儿媳妇表功,可是现在她也的确是没了法子,只好声嘶力竭的拍着大腿哭。

    施太医却放心多了,他是知道施太太的为人的,施太太这个人虽然是刀子嘴,可是却是豆腐心,要说她答应了的事,就决计不会变,有了施太太照顾,不管怎么样,以后他心里也更放心一些。

    谢良成面无表情的看着人将施太医一左一右的架在了中间,沉默着回了郑王府。

    郑王府的灯火彻夜通明,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官差,郑王深夜不顾宵禁,叫了顺天府的人抓人,这是大事,很多人都是来探听消息的。

    郑王却并没有心思理会这些,他的心思全都放在了宝哥儿身上,施太医已经说了他对宝哥儿做的手脚,连下手方位和轻重也说了,老大夫和孔供奉等人便都忙着研究宝哥儿的药到底该如何开,该如何能恢复得更好一些。

    讨论了很久,郑王和郑王妃一字不差的听在耳朵里,知道儿子的身体怕是很难恢复到从前了,情绪便都不是很好。

    尤其是郑王妃,她已经晕过去了一次,这次醒过来之后便一直守在宝哥儿身边寸步不肯离开,听见了孔供奉说不管怎么样,性命是无忧的时候,总算是松了口气,可是又听说宝哥儿的身体是恢复不了了,又觉得出离的愤怒。

    谢良成进来说了抓住人之后,郑王妃才咬牙切齿又茫然的问:“董成器是谁?!好端端的,他为什么要这么阴毒,要来杀我的孩子?!”

    郑王的脸色阴沉得仿佛能滴下水来,郑王妃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