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一·使诈

一百四十一·使诈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纵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郑王和卫安又都已经出现在了眼前,有一点他却是无比清楚且知道的----他完了!这么多人看着,他刚才亲口说的那些话都落在了他们的耳朵里,现在他就算是想反口都已经没有法子了。

    这个认知让他心里头的惊慌如同潮水一般的涌上来,之前那些可以主宰贵胄性命的那些快感悉数的退去,很快换上铺天盖地的惊恐,他瞪大眼睛看着他们,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孔供奉拂袖,将孩子快步走过去交给了郑王妃,低声道:“王妃,就是这个人害了世子!明明世子无病,他却将世子说成是病入膏肓,我们险些被他所蒙骗!”

    宝哥儿已经不哭了,软软的趴在郑王妃的怀里,抱住她的脖子撒娇似地喊了一声娘,郑王妃反手搂住他往上抱了抱,看着施太医的目光冰冷得像是冬天里的冰,她许久才做出了反应-----将孩子交给了旁边的卫安便扑向了施太医,左右开弓打了他十几个巴掌,再也顾不得形象和规矩不规矩的了,声嘶力竭的揪住他的衣襟质问他:“我的孩子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不过才一岁啊!你为什么这么狠心,竟然朝一个孩子下手,竟然把他弄成了这样!”

    这么多天,她不眠不休的守着孩子,把这些太医都当成祖宗一样的供着,几乎是言听计从,就想他们能治好孩子的病,可是哪里能料到,这里头却藏着一只豺狼,他冷眼旁观着他们所有人的痛苦和惊慌,装成救世主,说着救孩子的话却做着害孩子的事。

    想到自己一门心思的埋怨沈琛和卫安,却根本就不知道始作俑者就在自己的纵容之下加害自己的孩子,她简直心痛得难以呼吸,打完了施太医还不解恨,伸手猛地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宝哥儿被吓蒙了,不知道自己母亲为什么这样激动,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郑王朝着卫安使了个眼色,让卫安安抚宝哥儿,自己便疾步上前拦住了郑王妃,轻声道:“好了,这些事谁能想得到?人家千方百计的算计我们,我们就算是想要防范都不知道怎么防范,这怪不得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问清楚,他到底是听了谁的命令这么来害我们,这样的事,绝不能有第二次了!”

    郑王妃倚在他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王爷,我好恨我自己啊!是我听了这个饿狼的话,秘辛有什么神药,所以对他言听计从,只顾着追问安安跟沈琛....却忽略了自己的宝哥儿,要是我能一直守在宝哥儿身边,不那么信他,宝哥儿怎么会受这样的苦,都是我,都是我害了宝哥儿......”

    她已经难以支撑下去了,这些日子的惊恐和绝望交替着折磨她,将她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快要耗尽了。

    郑王叹息了一声,语气不由自主的就温和了下来:“这些都不关你的事,不是你的过错,父母之爱子,原本就是没有理智的。要怪便要怪这些人无孔不入,心思不正,恶毒计谋无所不用其极......”

    他说着,冷冷一顾还跪在地上的施太医,斩钉截铁的冷笑:“这样的人,谋害宗室,按例应当处死!”

    孔供奉立在后头,气的胡子还是有些颤抖,之前谢良成让他来诈施太医的话,他心里还惴惴不安,想着若是冤枉了人,到时候同僚之间见面相处就难免尴尬了,可是谁知道,施太医竟然真的被他试了出来.....

    这样的饿虎就在身后虎视眈眈,实在是一件想起来就令人打冷颤的事,之前卫玉攸的事情卫安帮了三夫人这么大的忙,他心里早就已经罢卫家当成同盟来看待了,这要是郑王世子出事,波及卫家,那他们这些当姻亲的,以后秋后算账的时候,难道不会被波及?

    施太医也实在是太狠心了。

    倒是卫安一直没有动静,从施太医承认到现在,她还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只是抱着宝哥儿走动安抚,现在听见郑王这么说,她便冷冷的又道:“谋害宗室,按例不止当杀,还应当被凌迟处死!”

    凌迟!施太医浑身颤抖,被卫安的话刺激得唇色泛白,目光有些僵直的盯着卫安看了一眼,也就是这一眼,他的那些侥幸全都化作了云烟-----卫安的眼神是冷淡的,不仅冷淡,更像极了冬日里被惊醒了的蛇,目光冷冰冰得像是瞄准了这打扰它们的猎物。

    他是知道那些人对卫安的忌讳的,虽然之前一直看到的都是温和的寿宁郡主,可是心里其实已经对她颇为忌惮,现在卫安这么毫无顾忌的露出她的杀意和恶意,他便不由自主的察觉到了危险,连汗毛都竖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

    卫安放开了宝哥儿,把宝哥儿交给了后来的乳娘,轻声叮嘱她把孩子自己抱出去,自己朝着施太医漫步走了过去。

    施太医长得还算是周正,年纪比起孔供奉和老大夫来说也不是很大,见了卫安过来,还能连滚带爬的上前痛哭着请求卫安原谅:“郡主饶了我罢,我也是一时糊涂,一时是猪油蒙了心了,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我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犯......”

    这么重要的事,被他说起来好像就是在菜场买了不合意的菜,退回去就是了一样,他们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错在了哪里的,卫安冷冷的笑了一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如同在看一只不起眼的蝼蚁:“施太医,这些废话我们就省略罢,你心里心知肚明的,宝哥儿的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我们一定会要人给个交代,如果你不能给我们个交代,那就拿你的命来填,光是凌迟还不够,我要你们全家的命!我也知道你或许不在乎你那些恶毒的族人,可是你的老娘这么大年纪了,想必你心里不大忍心让她这么大年纪了还要赶上一趟秋后处斩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