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四·深恨

一百三十四·深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谢良成心里头有数了,之前临江王妃的事他自然是知道的,他现在有一条线专门是跟沈琛联系的,沈琛的很多事他都知道,自然也知道临江王妃素来都跟沈琛不对付。

    可是最近临江王妃分明安分的很,自从来了京城之后,她就一直都只是在后院里老老实实的,再加上楚景吾当众拒绝了徐贞娘之后,她觉得没脸,临江王又恼怒了,她便更是没什么人可用了。

    要说是她伸手伸的这么长,还收买了太医来做这样的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而徐家…..徐家却不同了,徐家毕竟是位高权重,徐阁老虽然自从徐大老爷被赶出京城之后表现得一直很正常,可这恰巧就是不正常的地方,但凡是人,就总归是有私心的,他没理由不偏袒自己的儿子,可是徐大老爷得罪了卫家,被卫家赶出京城,他竟看不出半点不乐来,还是主动的提出来的。

    会不会是他面上不露,心里却含恨在心,一直都在等着报复卫家,所以想到了这个法子,通过打击宝哥儿和郑王,以至卫安也同样难过呢?

    再说这件事如果真的是人设局的话,那可真是个恶毒的计谋,不仅是宝哥儿的健康,还有郑王妃的崩溃,这个计谋叫所有的人都显得里外不是人,很可能最后都对对方抱有怨恨的心理。

    这可真是一箭多雕了。

    他想明白了,很快就出去了,让卫安照旧看着宝哥儿。

    郑王妃已经没有力气再闹了,她的脾气和那些骂人的话都在这几天里头被宝哥儿的哭闹给消磨光了,见到卫安出去又进来,也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只是默默地转开了眼睛。

    丁妈妈倒是还是好声好气的,很恭敬的跟卫安说:“宝哥儿刚才睁开眼睛了,还爬起来了一会儿呢……”

    “是吗?”卫安露出一个笑来,急忙掀开了帘子,轻声喊了一声宝哥儿,宝哥儿果然睁开眼睛,看见是卫安,又一骨碌爬起来,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卫安瞧,喊了一声姐姐,便伸手指着外面。

    乳娘就忍不住擦眼泪:“宝哥儿这是要去外面玩呢,他之前没病的时候,就喜欢去外头玩,每天无论如何都是在屋子里待不住的……这都几天没有出门了,估计都憋坏了。”

    乳娘是真心心疼宝哥儿,她这一辈子的前程都系在宝哥儿身上,宝哥儿要是好了,肯定也少不了她这个乳娘的荣华富贵,可是宝哥儿要是没了,那她可就什么都没了。

    众人都忍不住惆怅起来,也跟着沉默下来。

    郑王妃沙哑着声音忽然开口问卫安:“侯爷来信了吗?”

    卫安摇了摇头,想起沈琛来,心里很担心,要是没有意外的话,沈琛早该送信回来了,可是这些天竟一直都没有反应,去房山也并不远的,怎么就弄得这么久?

    听说还是没有回信,郑王妃就垂头哂笑了一声:“等他有回信了,说不定宝哥儿也就死了。”

    她说起这个字的时候,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声嘶力竭了,语气里明显透出一股讥诮来,丁妈妈急忙晃了晃她的袖子:“王妃,别这样说……”

    卫安沉默着,抱着宝哥儿轻轻的晃了晃:“宝哥儿,等到你好了,姐姐就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宝哥儿看着她,像是听懂了,歪着头凑到她跟前,鼻子差点对上了她的鼻子,笑着蹭了蹭她的脸。

    卫安又陪着他玩了一会儿,哄着他好歹喝了些燕窝,等他睡着了,才出来想要去找郑王。

    可是郑王却不在,卫安这才想起来,他应该是进宫去了,今天隆庆帝有宣召的,她心里不安的在原地踱步,等到外头天色渐渐的都开始暗了,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听见别人说是老大夫来了。

    老大夫最近也是每天都过来的,卫安听说,便让玉清先去请老大夫过来。

    等到老大夫一进门,她也顾不得其他的,张口就问:“老大夫,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您。”

    老大夫嗯了一声,检查了一会儿箱子里的东西,跟卫安说:“也不知道,这金针刺穴有没有法子缓解缓解世子的情况……”

    卫安顾不得这些了,先就问他:“老大夫,您说宝哥儿这病有没有可能不是真的病了,而是人为的?”

    人为?老大夫啊了一声,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她说完了很久,才后知后觉的察觉过来,神情紧跟着便凝重了起来:“要是您这么说的话……我的确是觉得世子表面上看着是心疾的症状不错,可是跟一般的心疾病人又有很大的区别…..”

    他吓了一跳:“可是这心疾难道还能作假吗?”

    他问完了,自己也跟着愣住了,自言自语的又说了几声,惴惴不安的道:“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从前我听说有大夫治疗小孩子的时候,不大谨慎,压住了孩子的心脏很久,孩子晕过去了…..后来便一直有些不对……”

    卫安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了,垂下眼帘沉默了半响,才又对老大夫说:“我只不过是随便问问,待会儿您去给宝哥儿看病,还是按照从前那样就是了,不必对着施太医和周围的人提起我刚才问过的话,一点痕迹都不要露出来。”

    老大夫已经明白这事儿不对了,皱了皱眉头答应下来,还是忍不住道:“这可真是,谁这么丧心病狂,竟然朝小孩子下手?!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做这事儿的人,就该天打雷劈的!”

    天打雷劈?!不仅仅是天打雷劈,如果真的是施太医故意所为,那她发誓,绝不会让这些人好过,她要让她们一个个都不得好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最沉痛的代价!

    看着老大夫过去了,卫安才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吩咐汪嬷嬷:“嬷嬷,待会儿若是王爷回来了,您便让外头的人送个信给我。还有…..若是我义兄求见,直接带进来见我,不必先去通报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