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二·怀疑

一百三十二·怀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大夫也很理解,他倒是不介意郑王妃指着他的鼻子骂,说实话,一个女人,她的孩子出世的时候,她是怎么愤怒怎么情绪失控都不为过的。

    他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对郑王道:“您也别太着急了,我刚才把过孩子的脉,觉得虽然的确是有些不对,可是却也…..说不出有什么不对来,只是觉得事情未必就真的那么糟糕,就算是真的没有什么神药可以治,只要能好好调理,或许也还是有一线生机的…..毕竟这事儿吧,它就是很玄乎,说不清楚的。”

    郑王苦笑了一声,这两天折腾下来,他简直已经老了十岁,听老大夫这么说,就很是苦涩的道:“也只能这样了,尽人事,听天命吧,老天若是真的要这样,也只能这样了。”

    这话就已经说得很灰心丧气了,卫安抿着唇不安的站在旁边,低低的喊了一声父亲:“沈琛还没有回信,我会再写信去的…..”

    郑王知道她的心理负担也已经很重了,就摸了摸她的头:“刚才王妃的话你不要放在心里,她现在是急疯了,所以说了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你不要太给自己压力,更不要逼着沈琛,沈琛要是能帮忙,根本就不用我们说什么,他自己就会帮忙的,我们逼着他又能怎么样?再说,沈琛现在自己也有一堆事要处理,恐怕已经很心烦了,你要是再逼他,他自己说不定都有麻烦。”见卫安沉默不语,他便拍了拍卫安的肩膀:“好了,你替父亲送老大夫出去吧,我先陪着宝哥儿。”

    老大夫边摇着头往外走,边对卫安说:“郡主,这….这让您写信去给侯爷要那个什么神药的事儿,我看您还是省了吧,别去了。”

    老大夫在卫安这里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的,这回也并没有什么遮掩:“这病吧,真不是什么神药能救的了的,再说,世上要是真有这种神药,那得这样病的贵人也不少,怎么没听说过谁活下来了?哪怕是真的找到了这个药的,您看看,也就是平西侯吧?可是平西侯那位小公子,不是还是死了吗?这就说明啊,这些所谓神药的话都是谣传,根本没有用的。”

    卫安却没有法子,现在就如同卫老太太说的那样,她只能跟沈琛拿出药来,否则宝哥儿要是有什么不好,在郑王妃心里,就会认定是他们故意不肯给,害了宝哥儿的。

    那以后还谈什么安宁不安宁,只怕连郑王心里以后也过不去这个坎的,宝哥儿毕竟是郑王唯一的儿子啊。

    她苦笑了一声,冲老大夫摇了摇头,又很关切的跟老大夫:“为什么这个病好端端的就会发作?真的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老大夫就也很忧虑的叹了一声:“这能有什么法子呢?得了这个病的啊,我就真的没看过几个能囫囵长大的…..”见卫安垂下头很是沮丧难过,老大夫便又道:“不过啊,世子的情况有些不同。”

    卫安哦了一声:“怎么说?”

    “就如同我说的,那些严重的,手指都是看得出来的,我看情况,世子这心疾怕不是那么严重,只要好好调养,注意情绪不要大起大落,伺候的人经心些,大人们也都尽心些,那情况可能不会那么严重。”老大夫点了点头,像是在确认自己的推测:“我没有骗您,这孩子真没有病的立即就要死的地步,王妃她也太过激动和忧虑了,我看,世子的病先放一放,她自己才是得好好的休息和调养了,否则的话,我看她才是真的坚持不住了。”

    是啊,这些天郑王妃的情绪一直绷得紧紧地,像是上满了弦的弓,随时都可能绷断,卫安心里因为老大夫的话而好过了一些,便冲他笑了笑:“若真的是这样,那就借您吉言了,只要宝哥儿没事,我也愿意……”

    “郡主!”卫安的话还没有说完,里头的奶娘便冲出来,带着哭腔跟她说:“郡主,出事了!出事了!宝哥儿哭起来了,哭的厉害,脸色都紫涨了…..”

    卫安吃了一惊,跟旁边的老大夫对视了一眼,急忙朝着屋子里跑。

    老大夫也满脸的犹疑茫然,刚才他明明把过了孩子的脉,并没有什么啊,怎么忽然就变成了这样?

    不过……他极力的按下心里头的不安和震惊-----心疾本来就有不确定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发作了,这原本就是正常的事,或许是忽然就发作了吧?现在还是先去救人要紧。

    屋子里有些忙乱,完全没了刚才的井井有条,孩子尖锐的哭声混合着女人的尖叫声哭泣声,实在是叫人听着便心里头竖起了汗毛。

    卫安疾步上前掀开帐子,孔供奉正在手足无措的安抚住宝哥儿,可是宝哥儿却不肯听,手足抽搐,面色紫涨的一直在尖锐的哭。

    郑王妃自己也已经吓疯了,瘫软在旁边连站也站不起来,郑王扶着她,也是满脸的惊吓:“老大夫,您快看看,快看看孩子这是怎么了!”

    老大夫几步上了榻,按住了宝哥儿的嘴,急忙道:“他这是…..这,先小心他咬到舌头!”

    宝哥儿已经长了八颗牙齿,尖锐的小虎牙平时咬人便格外的痛,卫安想也没想,将手腕伸进他嘴巴里叫他咬着,免得他咬伤自己的舌头,自己问老大夫:“这是怎么了?”

    老大夫也一筹莫展,回头去看旁边的施太医和孔供奉:“之前还好好的呢,怎么忽然就成这样了啊?是不是你们谁刺激他了,或是吓着他了?”

    孔供奉迟疑着说不上来,要说吓着,刚才郑王妃的情绪倒是的确一直很激动,一直在数落卫安跟老大夫。

    可是这,宝哥儿也听不懂吧?

    施太医也摇了摇头:“没有啊,孔供奉说要开药,我想着是不是要依照情况再添减一下,然后我就去给世子把脉…..这,世子忽然就这样了……”

    他很忧心忡忡的道:“这可不好,这情况又加重了……”

    情况的确是又加重了,老大夫皱起眉头来,心情变得很不好:“孩子这样,情况很严重了…..可是心疾…..”心疾这种病,发作了连神仙也没有办法啊。

    生龙活虎的孩子现在成了这样,他心里很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