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二十四·巧遇

一百二十四·巧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玉清还很少有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候,之前是要替哥嫂瞒着,所以不敢在卫安面前露出凄苦的神情来,生怕卫安察觉,可是现在既然卫安已经知道了,她便也忍不下去了,见卫安伸手来如同摸小孩子的头一样摸自己的头,便更委屈的哭了起来:“姑娘,我也知道他们不好,明明知道我心里赞同这门亲事,明明知道我喜欢汉帛,可是却为了自己一己私利,想要私吞我的嫁妆,所以故意不让我嫁……”

    就是因为心里头什么都知道,所以才更加痛苦,玉清如同一头困兽一样呜咽出声:“可是我没有办法,他们是我的哥哥嫂嫂,我父母亲当初宁愿自己饿死,也得留着一口吃的给他,从小我就是这样过来的,直到十岁被卖进了府里…..我不能不听他的话,不能看着他死,所以我只能听他的……”

    还是这样,前世今生玉清的这个哥哥都改不了这面目可憎的模样,卫安摸了摸玉清的头,叹了一声气,问她:“那你这么说,就绝不想我因为这件事情重罚他们,所以才瞒着我的,是不是?”

    玉清没有犹豫,点了点头:“我也知道姑娘心疼我,肯定会为我做主,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我求着您,您少不得要替他还赌债,可是我不能这样……我欠他的没有错,可是您不欠我们的,您对我们也已经够好了,这么久以来,我拿回家去的东西和钱财也不少了,蓝禾家里都用她的赏钱和银子给她打了一整套的家具…..我拿回去的,不说比她吧,可是也少不到哪里去了,他们都挥霍光了,我知道他们是无底洞,填不满的。也不想让他们来污了姑娘的耳朵,所以…..”

    卫安听的感慨:“所以你就想委屈自己,也不嫁了,也不来为难我,打算把自己的嫁妆拿回去填他们的坑?然后任由他们再把你找个人家卖了去?”

    玉清垂下头,有些惴惴不安,可是在卫安身边,她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扶着卫安的手轻声道:“我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姑娘就算是再看顾我,可是也不能连带着我那不成器的哥哥一道照顾一辈子,不管怎样,我做我该做的,以后他花完了我的卖身钱,到底还要怎么样,我也管不着了。”

    这话就是在赌气了,卫安笑了一声,心里头到底觉得开心了一些,不管怎么样,跟宝哥儿的生死比起来,其他所有的事都显得太轻易了,她见玉清抬头诧异的看着自己,就道:“傻丫头,你既然都这么说了,我自然是不可能真的对他怎么样了,可是你的婚事,他也别想插手了,赌债我会叫林跃去处理,处理完了这次的事,我会叫林跃把他给弄到别的地方去,去庄子上吧,那里可以叫我父王的人看着他,也让他在那里修身养性,等看看过几年他会不会改,若是真的改了,那就让他回来,若是不能改,在庄子上过这一辈子,也总比到处去赌,可能一辈子都死在这上头好吧?”

    玉清没有想到卫安这么说,喊了一声姑娘,就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姑娘,我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才好了……”

    “好了。”卫安长出了一口气:“你是我身边最信任的人,我已经说过许多次了,我看待你跟蓝禾都没有不同,这件事虽然你哥嫂可恶了些…..可你说得对,他们总归是你的亲人,我投鼠忌器,不会对他们怎么样,可是却也不会让他们毁了你的。你就安安心心呆在我身边吧,至于婚事,若是你真的喜欢汉帛,那就不要错过,汉帛这个人,倒是真的是个痴情的,求娶你不成,便也不愿意再娶别人了,他叔叔婶婶一直逼他,他就说要跟沈琛一起去做出些大事来,再说娶妻的事…..”

    玉清的脸腾的红了,赧然的看着卫安就垂下头,低声喊了一声姑娘。可是她的声音却是欢喜的,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一直是压在她心上的一块大石头,叫她片刻都不能喘息,这些天她几乎要因为这件事难过的死了,她也想好了,反正她能做的也就是这么多,这回替哥哥填完了赌债,她大不了到时候就去寻死,也不会听哥哥的话再被他卖一回。

    现在事情都解决了,又有卫安在,她再没有什么好怕的,便放松了下来,可是放松了没一会儿,想起卫安之前回来的时候的模样,她又忍不住提起了心:“姑娘,刚才您听说王妃来了就过去了,回来便一直心情不是很好……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想起郑王妃,卫安的脸色又有些变化,很郁闷的吐出一口气,声音低低的摇头:“算了,这件事说出来也没什么用,你别跟着我烦心了,先去找嬷嬷吧,看看嬷嬷忙完回来了没有,我准备准备,先去老太太那里用饭,用了饭之后就去王府了。”

    玉清知道她之前在王府受了委屈,听说她还要过去,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不得不去的理由,慎重的点了点头,出去找汪嬷嬷了。

    卫安就托着腮看着面前的书桌,面色茫然中有一丝无措。

    王妃之前哭的那么厉害呢…..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她是真的很爱宝哥儿的,要是宝哥儿有什么不好,她没法活了……

    郑王妃的确是仍旧在哭,回去王府的路上不知为什么正阳大街被堵住了,她的马车寸步难行,因为这两天都一直没好好的用饭,她的身体格外虚弱,丁妈妈见状,便劝她不如先在附近的酒楼先休息,等到用些东西,等到路通了,再赶回王府去。

    郑王妃原本是不肯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又改了主意,最后还是进了临街的这家狮子楼。

    丁妈妈点了一桌子的菜,她只是略微的沾了沾唇,就吃不下了,一心一意的惦记着刚刚好像是看见了临江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