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九·焦灼

一百一十九·焦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王妃磕了头,心里头的焦虑却还是没有散去半分,对着月色坐在廊庑处,看着灯笼摇晃,看着松涛阵阵,靠在廊柱上许久没有回神。

    静慧师太就知道她必然是遇见了什么为难的事了,不敢上前打扰,只是问丁妈妈:“妈妈,也不知道王妃今晚......”

    丁妈妈就苦笑着对她说:“劳烦您了,这已经这么晚了,我们出来的时候城门便关了,今天是不回去了,还要在这里叨扰一晚。”

    对于佛前的人,现在丁妈妈更是不想有半点得罪的地方。

    静慧师太表示理解,急忙叮嘱旁边的小尼姑去通知后头的人准备厢房了,这才又问丁妈妈一些忌讳。

    之前倒也不是没有接待过王妃,可是王妃留在这里住宿的,却还实在是未曾有过,静慧师太心里有些忐忑,又问丁妈妈:“是不是要准备些宵夜?我看王妃好像没有进过东西......”

    丁妈妈叹了口气:“可不是么,正要劳动失态您,请师太做一些素圆子,再下一碗素面......王妃别的东西恐怕也不想用,只是贵庵的素圆子,王妃从前就很喜欢的.....”

    素圆子做法很有些麻烦,得把芋子给加水煮的烂熟,再剥去皮捣成泥,加上红薯粉,水加红薯粉再在锅里搅成糊状加进去,揉成面团,再搓揉成一个一个的圆子,通常弄这个,都得早上叫人来通知,有贵客会要,这庵里才会做的。

    不过现在开口的是王妃,那这麻烦的事也不麻烦了,静慧师太没有犹豫便答应了下来,叫底下的小尼姑去厨房里交代了,又劝郑王妃:“贫尼也不知道王妃是遇见了什么样的烦心事,可是贫尼不自量力劝王妃一声,不好的事,总是会过去的,您不要太伤怀了,时候不早了,夜里山里风大,王妃还是要保重身体啊。”

    她的话,郑王妃还是听进了一些的,听她说不好的事总会过去,便心念一动,双手合十对着她施礼:“托您吉言,若是真的都过去了,那到时候我一定来给您添比以往重十分的香油钱。”

    从前就给的很是丰厚了,现在还要加上十分?静慧师太有些错愕,却还是念佛:“阿弥陀佛,王妃供奉菩萨如此虔诚,一定会万事遂心的。”

    有了静慧师太这安慰的话,郑王妃心里的不安总算是去了一二分,勉强吃了一碗圆子,便不要了,含糊着对付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便早早的起来了。

    丁妈妈老了,早已经不能在外头上夜,是沛琴上夜,知道郑王妃一晚上都几乎没有闭上过眼睛,便悄悄的告诉了丁妈妈,让丁妈妈好好的劝一劝她。

    丁妈妈知道她一夜未睡,也忍不住叹了口气:“王妃这一晚上都没有闭眼睛,待会儿只怕没有精神,不如您再睡一会儿罢?我们迟一些再叫您起来?”

    郑王妃坚决不肯:“不行的,他们派人去房山了,沈琛一定已经接到消息了,很快就会派人回信的,到底药给不给,今天就有回信了,我得回去,要是耽误了事,就不好了。”

    她巴不得能立即就拿到药给宝哥儿服下,哪里还肯继续在庵里多呆,起来梳洗完了,连早饭也不肯用,去给菩萨重新磕了三个头,让丁妈妈拿了一千两的银票出来交给静慧师太:“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若是我的心愿能成,孩子能平安无事的度过此劫,一定再来添上十倍的供奉。”

    一千两!

    哪怕是之前算的上是很大方了的定北侯老太太,也没有一次给过这么多银子的!

    之前的楚王妃最多一次也只是给了三百两银子,这回郑王妃却出手就是一千两,还说之后会有十倍的银子,静慧师太的左眼皮猛地跳了跳,只觉得一时之间满眼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急忙收敛了心神再说了些吉祥的话。

    郑王妃听着听着,面色也平和了许多,心跳不再那么快了,跟静慧师太说了一声,又出来在山门处专程望着山上的方向又拜了三拜,这才又上了马车。

    来的时候没有觉得什么,回去的路上却总觉得脚程太慢,郑王妃焦急不安的在马车里不时问一声到哪了,等进了城门,还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没个着落处,握着丁妈妈的手说些没有边际的话。

    丁妈妈知道她是紧张到了极点了,也不敢再说什么话刺激她,只是安慰她说一定没事的,沈琛跟王爷的交情又好,一定会帮忙之类的来安慰她。

    郑王妃慢慢的也听了进去,想着沈琛平时是真的对郑王不错,加上现在跟卫安又要成亲了.....她怔怔的想到这里,出了一会儿的深,很坚定的说:“没事,若是他记恨我,不答应,那也没关系,我去求卫安,我跪在郡主跟前求她,求她原谅我.....郡主平常对宝哥儿也很好的,宝哥儿也很依赖她,是吧?就算是恼了我,可是她对宝哥儿总该是没有什么记恨的,肯定会原谅我的,肯定会的......”

    事到如今,她倒是一直认定卫安好了,觉得卫安这么好,肯定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丁妈妈看着她这副惶然无依的样子就觉得心酸,忙忍住了哭附和道:“是,是,郡主素来都是疼爱宝哥儿的,只要是她能拿得出来的,肯定会救宝哥儿的。”

    郑王妃放心了许多,目光里也总算是有了神采和希冀,等到了家,马车停住了,便迫不及待的下了马车,先去了正院。

    正院里郑王不在,伺候宝哥儿的乳母等人正在喂宝哥儿吃饭,见了她来,全都诚惶诚恐的跪下磕头。

    郑王妃叫了免,目光直直的定在儿子身上,见宝哥儿正吃的香,见了自己就笑逐颜开的叫母亲,心里便是一宽,急忙上前应了一声,接过了调羹,自己亲自舀了蛋羹喂他。

    等到宝哥儿吃了几口,乳娘说是之前已经用过了许多东西,不能吃的太多,她才将碗放下,低声问乳娘,郑王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