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八·求神

一百一十八·求神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王没料到她会这么说,虽然之前因为她说明鱼幼和卫安的话不是很好听而生气,可是现在也因为她的一片慈母之心而尽数的消散了,他搂着宝哥儿,也笑着跟宝哥儿说:“宝哥儿,你要是喜欢姐姐,我就叫姐姐住在这里陪着你,好不好?”

    郑王妃鼻内一酸,低声道:“是啊,好孩子,只要你喜欢,母亲一定什么都依着你,只要你没事,就算是要我的性命,也是使得的。”

    郑王感怀,见她忍着哽咽,面上一片苍白,便很是温柔的摇头说:“别说这样的话,太医不是说了么,未必就能到这一步的......”

    乳娘正好拿了牛乳进来,郑王妃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也不要别人来喂他,自己亲手端了喂宝哥儿,见宝哥儿微笑着点头说好喝,眼泪便怎么也忍不住猛地掉了下来。

    宝哥儿不喝了,疑惑的看着自己母亲,见母亲又哭了,先恐怕是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牵着郑王妃的衣摆晃了晃,伸手要郑王妃抱。

    郑王妃连忙擦了眼泪,破涕为笑的将牛乳交给旁边的奶娘,自己将宝哥儿从郑王怀里接过来,紧紧的抱在怀里。

    郑王在旁边看着,都觉得郑王妃这么爱宝哥儿,宝哥儿要是有什么不是,怕她也活不了了,心里便忍不住跟着叹息。

    他也有些明白之前为什么郑王妃会那么生气了,孩子生病了,丈夫却只顾着前妻那边的祭祀,连先回来看一眼确定病情严重与否都没有,也不怪她反应那么大......

    他拍了拍郑王妃的肩膀。

    郑王妃低声啜泣了一会儿,等宝哥儿又睡过去了,才出来对丁妈妈说:“去....去准备些东西,我要去普慈庵。”

    现在?

    丁妈妈有些迟疑的看着她,劝道:“王妃,天都要黑了,过会子只怕城门都要关了,就算是诚心,也不在这一时啊.....不如您先去小佛堂,等到明天,咱们准备停当了,再领着世子一道去,岂不是更好?”

    郑王妃决然的摇头,很固执的道:“不,就现在去,不带着宝哥儿,菩萨会知道我的诚心的,宝哥儿不能跋涉,他身子不好.....我自己去就是了,我自己去......”她说着,吩咐丁妈妈:“多准备些银子,去了普慈庵,再去皇觉寺....”

    这是病急乱投医了,丁妈妈心里头替郑王妃难过,见郑王妃催促的很着急,就去看郑王。

    郑王也知道郑王妃今天要是不做些什么,只怕是连睡也睡不安稳的,便冲她点了点头,示意她照吩咐去办,还跟郑王妃说:“你放心去吧,我会看着宝哥儿的,宝哥儿不会有什么事。”

    郑王妃无声的流着泪点头,等到丁妈妈那边都准备好了,外头的马车也套好了,便很快就上了马车。

    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一直发呆,丁妈妈看着她都觉得不忍心,带着哭腔安慰她:“王妃也不要太自苦了,也未必事情就糟糕成了那个样子呢,您这么诚心诚意的去求菩萨,菩萨有灵,感受到您的诚心,一定会保佑世子平安无事的。”

    这些都是虚话套话,她一句也听不进去,胡乱的点了点头,等到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说外头已经到了,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等丁妈妈下去站稳了拿了脚凳,才踩着凳子下了马车,对着迎出来的静慧师太点了点头。

    静慧师太还不知道是郑王妃来,郑王妃也没有摆仪仗,一见了郑王妃,先吓了一跳,等看见郑王妃眼圈红红的,显然是刚哭过的样子,便更是慎重,还以为是为了先郑王妃的事,不由就有些心虚,双手合十念了声佛,问郑王妃:“王妃驾到,实在是有失远迎,也不知王妃来,并没有扫清山门.....真是罪过了......”

    天都已经全然黑了,上山来的路上,王府的下人都是战战兢兢的,生怕会有乱石滚落,现在到了山上,四处都已经挂起了灯笼,比之前在山路上乌漆嘛黑摸着黑走路已经好了许多,郑王妃面色未变,也没有挑剔任何错处,只是道:“临时来的,也没叫人通知,才刚在山脚下才让小屋里的守山的进来报信,是我们自己唐突了,怎么能怪您呢?我是来拜佛的,还请师太行个方便。”

    静慧师太心里纳闷,却知道郑王妃肯定是遇见了什么事了才这么说,急忙点头:“是,王妃虔诚,实在是叫我等感佩,菩萨也一定能感受到您的诚意,准您所请的......”

    一面迎着郑王妃往里走:“王妃是先烧香,还是先用过晚膳呢?这一路从京城赶来,怎么也得两个多时辰,王妃一定还没有用饭罢?”

    从傍晚开始赶路,到现在的确是还没有用饭,丁妈妈压低了声音劝郑王妃:“您还是先用些东西罢?您从中午到现在,还水米未进呢,已经到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了,您先吃些东西好不好?”

    郑王妃不肯,虽然憔悴却还是很坚定的对静慧师太说:“不必劳动了,就请师太您先带我去正堂罢......”

    人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总是会希望寄托于神佛能替自己解决疑难的,郑王妃虔诚的跪在蒲团上,对着上首的菩萨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来拈了三炷香,又恭恭敬敬的拜了,很虔诚的开始发愿。

    她在心里默念,从此以后再也不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了,只但愿孩子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长大,若是孩子这次没事,以后一定逢初一十五便茹素,每月来上香,带着香油来还愿,替菩萨重塑金身。

    因为心里太乱了,她发的愿也是杂乱的,想到了什么便默念什么,到后来,更是离开蒲团,以头触地,一个一个的接着磕头。

    丁妈妈在旁边伺候,听着她磕头的声音在大堂中回响,心里便也虔诚的开始跟着祈求上天,希望神佛能保佑世子平安无事,否则看郑王妃这样,真是恐怕也活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