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零八·挑拨

一百零八·挑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屋子里静默了好一阵子,丁妈妈才悄悄上前接过已经苦累了睡过去的宝哥儿,表情和煦的唤了奶娘进来把孩子领走,她才咳嗽了一声带着些不赞同回去看着郑王妃丁氏,轻声劝告说:“王妃,您今天实在是做的太过了些,郡主是来给您和王爷请安的,您现在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实在是不体面的。”

    丁妈妈跟着郑王妃很久了,有些话便并不那么顾忌着不敢说。

    郑王妃倒也没有勃然大怒,她很委屈的摇头冷笑:“妈妈知道什么?什么王妃,我算是什么王妃?我充其量不过是替王爷生下了一个儿子的陌生人罢了,否则的话,王爷怎么这样侮辱我?!”

    其实在嫁给郑王之前,郑王和卫安她们都没有给过她什么承诺,她也知道郑王有个念念不忘的前王妃,可是那个时候,她哪里顾得上这些啊?

    那个时候,她只觉得只要能嫁给郑王就可以了。

    至于郑王喜不喜欢她?那有什么要紧的?只要郑王能给她王妃的体面,尊重她,当她是正室那样对待就足够了。

    而现在,她却完全无法满足于这些。

    哪怕现在王府她说一不二,哪怕郑王的确是尊重她敬重她,把中馈都交给她打理,府里的一切事物都是她在决定。可是那都不够。

    竟然远远不够。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可是当她察觉到的时候,她已经不安于现状了-----除了要那些之前就想过的,她还想要真正的夫妻之间的那种相濡以沫的感情。

    想要郑王把她当成第一位的人来看待。

    想要郑王爱屋及乌,重视她所出的孩子,想要郑王看重宝哥儿胜过挂在明鱼幼名下的卫安......

    她想要的东西猛然增多了,心里的怨忿和不满自然也就增多了。

    她得不到的,卫安却握在手里,那卫安自然就显得格外的面目可憎起来。

    丁妈妈觉得心里突的跳了跳,她作为旁观者,当然看得出郑王对于卫安的爱护和重视程度,丁氏从前能得到郑王的敬重,无非也就是因为丁氏贤良淑德,不仅能爱护继女,而且还在郑王外出九江督战,困于山东的时候替他拼命生下了一个儿子。

    要是这些优点不在了,那郑王还会不会仍旧给她这些敬重和体面呢?

    她摇了摇头,不顾或许会触怒郑王妃的危险,低声道:“王妃,这就是您的不是了,您现在已经替王爷生下了唯一的儿子,您什么都有了,何必去跟一个死人争那些无谓的东西呢?王爷再喜欢她,难道她还能复活回来不成?既然不能,那您为什么不做的大度一些呢?郡主可是王爷之前最珍爱的女儿啊!”

    “那又怎么样?!”向来听得进去丁妈妈的话的郑王妃却陡然拔高了声音,猛地打破了之前在桌上放着的定窑白瓷瓶,冷笑着道:“她是王爷珍爱的女儿,难道宝哥儿就是石破天惊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么?!同样是他的儿女....”她说到这里,嘲讽的牵了牵嘴角:“宝哥儿难道就比不过她?!他但凡是重视宝哥儿,就不该因为这件事来为难我这个替他拼命生下了儿子的人!”

    丁妈妈无话可说,见她激动得几乎要哭出来,便急忙上前安抚她:“真是.....这么大了,怎么还如小孩子一般?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

    她蹙着眉头,很是担心的止住了之后劝告的话,只好顺着丁氏的意思安慰她:“是,咱们王爷如此看重宝哥儿,不管怎么样,都会看在宝哥儿份上的.....”

    丁氏觉得委屈,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做的够多够好了,任是谁,拼命替丈夫生下儿女,丈夫却还是忘不了一个已经死了很多年的前妻,都不会那么开心的。

    她闭了闭眼睛,伸手掩面,好一会儿才抬起头,让丁妈妈叫人进来收拾屋子。

    肯说话就好了,丁妈妈心里叹了一声,让人进来把东西都收拾了,正要让她去休息休息,便听见外头禀报说是郑王来了。她不由得惊愕的回头看了一眼丁氏-----郑王今天之前早就说过了,中午不回来用膳的。

    丁氏也挑了挑眉,面对旋即已经掀帘子进来的郑王站起了身:“王爷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不是说要晚上才回来吗?这个时候,用过饭了没有?”

    按理来说已经是要吃中饭的时候了,郑王却摇了摇头:“没有,想了想,反正工部那档子事也不能一蹴而就,便干脆回来吃饭,下去再赶去催促他们拿出图纸来敲定方案。”一面又看了看屋子,有些疑惑的问:“安安呢?今天不是说要过来的吗?怎么不见人呢?”

    这么晚了,他还以为卫安应当是在带着宝哥儿玩的。

    丁氏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晦暗,面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迟疑,片刻后便还是摇了摇头:“说是有事,又回去了......”她见郑王皱起了眉头,便放缓了声音:“听说她那边的二嫂诊出了身孕,所以想要回去陪着.....我怎么留也留不住,宝哥儿都哭了呢,她也还是走了,我见她要走,宝哥儿又哭闹的厉害,便暂时也顾不上太过挽留,所以就让她走了。”

    她已经知道郑王为什么中午回来了,心里也就更加不痛快。

    郑王没料到,有些不大高兴的抱怨:“不是说好了来瞧瞧我的么,怎么这样快就走了。”又问她:“说了其他什么了没有?”

    郑王妃面色沉静的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才来坐了一会儿,说了几句话便急着走了,我也没大顾得上.....是我的不是,不知道安安是不是因为这个觉得我怠慢了,明儿我让丁妈妈亲自过去一趟,请她过来吧。”

    要是换做别的人,就要觉得是卫安没有规矩,而且终究养不熟,只在乎卫家,不在乎这边挂名的家。

    可是郑王却丝毫没有这样的意思,他理所当然的反驳:“安安怎么会这样想!肯定是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