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零五·不肯

一百零五·不肯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既然玉清都这么说了,虽然卫安也还有满肚子的疑问,也只好答应下来,她知道玉清的,虽然沉稳,可是却也很固执,她决定了的事,很难更改。

    卫安也向来不会叫她做违心的事,这种人生大事,她就更不可能贸然的替人家做出决定。

    因此虽然觉得遗憾,她还是轻轻扶了玉清起来:“我都知道了,你若是实在不喜欢,那就罢了,你放心,我跟嬷嬷都只是觉得.....”她斟酌了一下,才道:“都觉得这门婚事错过了可惜,所以才想要促成,可是说到底,这是要看你自己的意愿的。”

    玉清呜咽着点头,明明卫安答应了,却哭的更厉害了。

    汪嬷嬷扶着她把她送出去,让她今天不必当差了,回头来便跟卫安说:“姑娘,虽然您看重她,觉得她什么都好,可是我看.....”她顿了顿,见卫安似乎不在意,便加重了语气:“还是不肯呢。”

    玉清的坚决在卫安的预料之外,她找了纹绣和素萍来问,她们俩却也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玉清从前阵子就开始更加沉默安静下来,却是公认的。

    纹绣说话向来比较直来直往,见卫安蹙眉,便道:“姑娘,玉清姐姐从来都不这样的,之前…..蓝禾姐姐嫁出去之前,她还高高兴兴的,准备了许多东西,带着我们去喝了喜酒呢…..只是后来不知怎么了,便变了个人似地,很不开心。我们瞧着,她都已经瘦了许多了。”

    是啊,卫安也猛然惊觉,现在的玉清已经瘦了一圈,可见内心为了拒绝这件事受了多大的折磨。

    可是既然这么犹豫,为什么又非得要拒绝呢?

    素萍见卫安冥思苦想很头疼的样子,就劝她:“不过您也常常跟我们说,这种事情是人生大事,勉强不来的,若是不喜欢,便千万不可因为是您提的便答应…..或许她是真的不愿意吧,只是觉得汉帛是侯爷跟前的人,拒绝了会叫您在侯爷跟前难做?”

    是这样吗?

    卫安在心里摇了摇头,她跟玉清的感情这么深厚,要是玉清真的不喜欢,一定不会遮遮掩掩到现在逼不得已了才说。

    可是现在玉清这么激动难过,她再追问无疑是在人家伤口上撒盐,她叹了口气,说知道了,又看着纹绣跟素萍叹气:“你们两个若是以后遇见喜欢的,可要告诉我。”

    纹绣忍不住笑起来:“姑娘羞不羞?我们年纪还小呢,再说,我们走了,这些小丫头们哪里知道伺候您?”

    卫安戳了一下她的额头,轻轻哼了一声:“那我可记住这话了,别人便罢了,你便留在我跟前不要嫁了,否则你走了,谁来伺候我呢?”

    这一句玩笑话说出来,三个人都笑了。

    汪嬷嬷不一会儿也跟着进来,听见她们在说这个,静静的听了一会儿,才打岔道:“好了,现在说这个,也太早了些,你们两个可别想着偷懒,不然咱们姑娘给你们的嫁妆,可得照着蓝禾的减半了。”

    汪嬷嬷向来温柔,大家都知道她是在玩笑,便都笑着散了。

    等到人都出去了,汪嬷嬷才靠着卫安道:“真是可惜了,其实汉帛真是个不错的后生,他跟着的可是平西侯呢,到时候平西侯去平乱,他也是要跟着去的,若是到时候立下功劳,那就是…..可惜了。”

    她再次说。

    卫安也沉默了半天,轻声摇头:“算了,既然都已经定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以后叫纹绣素萍她们管好底下的人,别叫在玉清跟前提起汉帛的事,免得叫她更加伤心。”

    她顿了顿,又继续叮嘱:“另外,嬷嬷再去跟林跃说一声,让林跃叫人去看看玉清的哥嫂,看看她们是不是有什么异常之处。”

    汪嬷嬷诧异的挑起眉头来,却还是依言答应了。又劝卫安:“姑娘,咱们明天去王府一趟吧?您这么长时间不过去,只怕王爷心里也是难过的。”

    卫安就抿了抿唇。

    有些话她不好对卫老太太说,怕卫老太太跟着担心,可是现在汪嬷嬷说起来,她却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垂下眼帘有些难过的说:“我不想看见王妃的眼神。”

    郑王妃昨天看她的眼神,真是让人难堪。

    这么长的时间以来,她自认为对待郑王妃已经尽心尽力,之前郑王妃去宫中获得林淑妃的庇佑,也是她出的主意。

    后来她生产之际被那些人算计,也是她宠溺在最前头。

    连对着宝哥儿,她也能问心无愧的说上一声已经用尽心力,无所亏欠。

    何况她自认为,这次的事情,她也没有做错。

    丁氏是郑王妃没错,可是明鱼幼更是郑王的结发妻子,是生她的母亲,原配跟填房的待遇原本就是不同的。

    卫安再大度,可是也是个有七情六欲的人,明鱼幼是她的母亲,她不可能为了刻意跟现在的丁氏修好关系就无视自己的母亲。

    明鱼幼当时遭遇劫难之时已经怀孕,为了肚子里的卫安,才会忍辱负重的偷生,等到用了性命生下她,也只希望她能平安长大,别说什么等她长大之后报仇的话,连让她知道亲生母亲的话都没有。

    这样深重的情谊,这一世卫安都没有办法报答了,她不能因为任何事来触动明鱼幼的死后哀荣。

    她当然知道明鱼幼是不在意的,母亲若是能托梦的话,也一定会跟她说,以大局为重,不要做这些会叫丁氏不开心的事。

    可是她的心告诉她,她绝不能如此行事。

    何况她什么也没做,她不过是去祭祀了自己的母亲,甚至都没有惊动丁氏。

    她以手抚额,面色变得很难看:“妈妈,这些道理我都知道,可是我跟祖母一样,若是要踩着母亲来修补这份关系,我宁愿不要…..”

    汪嬷嬷知道她心里难过,伸手搂住了她很和煦的拍她的背:“妈妈都知道,姑娘是个好孩子,王妃在地下要是有知,也一定会因为您而觉得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