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零三·如愿

一百零三·如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和卫玉攸都笑着答应了,站着送走了二夫人,才坐在了旁边陪着二少奶奶聊天。

    平时本来卫安就比较好相处,卫玉攸回来以后也是个温和的,二少奶奶跟她们相处,便很自然的放松了状态,对她们轻声叹息了一声道:“不瞒你们说,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如今才算是真的心里踏实了。”

    虽然卫琨极好,卫老太太把他教的很有责任心也很疼惜怜悯女人,可是二少奶奶自己毕竟就是个最守规矩的大家闺秀,她是很想要替卫家开枝散叶的。

    现在怀了身孕,她心里的压力就小了许多了。

    卫玉攸跟卫安对视了一眼,便笑着调节起气氛来:“啧啧啧,咱们二嫂嫂这话说的,好似之前便不踏实似地。”她玩笑着道:“二哥待你还不好么?听说二嫂喜欢吃城南李记的酥油泡螺,二哥便专程要跑去买.....平常身边也除了一个早就跟着他的通房丫头之外,再没别的人.....”

    这话也只有她已经出嫁过的人好说,二少奶奶羞红了脸,微笑着嗔怪她:“你又来调笑我了,我也知道你二哥是个好的,还有你们这些小姑子们,老太太....她们都是极为和善的,可是总归没有生养心里头就不踏实,如今可好了,我也算是对得住你二哥了.....”

    她笑了一阵,才问卫安:“今天怎么没有去王府?听说郑王爷才回来....”说到这里又想起来了,今天是新媳妇儿认亲的日子,便又有些不安:“我今天原本也该过去的,不知道到时候弟妹会不会误解.....”

    “不会不会、”卫安急忙安慰她:“我自幼便跟她玩在一处,她是个最没有心机的。绝不会想到这上头去的,你尽管安心,千万别胡思乱想反而动了胎气。”

    卫玉攸也跟着笑起来:“可不是,绵绵是个好相处的,她有什么说什么,断然不会背地里想一出面上做一出,二嫂放心吧,她只有为您开心的。您好好的养着,便比什么都好了,现在在咱们家,你才是最金贵的呢,老太太高兴的了不得。”

    仿佛是为了印证她说的话,她才说完,外头便涌进来二少奶奶身边的下人,喜气洋洋的道:“老太太赏了许多东西下来,说是不好亲自过来瞧您,等您身体好了,再让您过去陪着她聊聊天。”

    说着便已经把东西都送上来给她过目了,都是一些极好的东西,除了人参这些贵重的药材,还有头面首饰和衣裳料子。

    嬷嬷笑着跟她说:“老太太说,让您好好养着,别的什么都不必想,若是二少爷敢欺负您,便去告诉,她一定替您好好责罚他。”

    二少奶奶有些受宠若惊,急忙的点头答应了,对嬷嬷道:“劳烦您回去告诉老太太一声,说是我知道了,多谢她老人家记挂,等我身体好些了,一定过去给她磕头......”

    卫安跟卫玉攸告辞出来,卫玉攸就忍不住道:“从前我总觉得老太太是个偏心的人,她喜欢谁便要偏向谁,可是等到后来我才知道,是我自己太蠢了,老太太或许是有些偏心的,可是偏心又怎样?她不曾苛待过任何一个卫家的人,哪怕我父亲不是老太太肚子里出来的,从前我也做下许多错事,可是老太太却也一样肯看顾我,替我出头.....”

    她握住卫安的手,吸了一口气笑了笑:“安安,我曾经很羡慕你,可现在却很羞愧,因为我所付出的跟得到的不同等,我什么都没为这个家付出过,可你不同,像我母亲说的,你几回都差点没命.....”

    卫安就笑着替她擦眼泪:“今天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为什么忽然说起这个来?不管什么时候,老太太都是把你们看作跟我是一样的,还有我,我也把你们都当成自己的亲兄弟姐妹,我们自小就长在一处啊。”

    卫玉攸也破涕为笑:“是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今天看见二嫂这样,所以特别想说一说。”她朝卫安眨了眨眼睛:“安安,你放心,不管我父亲怎么想,可是我母亲跟我们现在都对老太太感激不尽,我们都知道的,老太太在,这个家便不会散。”

    这话竟然很好的回答了卫安这阵子的担忧,她总怕老太太给的东西太多,底下的伯父伯母和兄弟姐妹们会有意见。

    而且不分家,长久下去也怕家里会再起波澜。

    可是现在卫玉攸说这话.....卫玉攸是三夫人的命根子,她说的话,就是三夫人的态度,卫安用力的嗯了一声:“我都知道。”

    两人再说了几句话,卫玉攸便急着要回去看兆哥儿醒来了没有,卫安便闲下来,想了想就往卫老太太那里去。

    谁知道走到一半,却碰见了卫玠跟陈绵绵。

    卫玠跟陈绵绵见了她,都笑着站住了,问她从哪儿来的,她便回答了,见她们的方向分明也是要去那边去的,就问她们:“哥哥嫂嫂也要过去吗?”

    虽然刚才认亲的时候就已经改口了,可是陈绵绵听见她叫嫂嫂还是难免脸红了一下,垂下头嗯了一声,道:“他说陪我过去,他去找二哥说话,我便进去看看二嫂,这毕竟是大喜事呢。”

    “是啊。”卫安也接过话来笑了:“嫂嫂一过门,二嫂便有了身孕,嫂嫂真是个有福气的。”

    陈绵绵被她说的笑了,指着她啐了一口:“瞧这个人,说起好话来,跟嘴里抹了糖似地,谁有她会说话?”

    卫玠便揽着她也道:“是,真是个油嘴滑舌的小妮子,咱们不理她。”

    这才成亲一天呢,卫安啧了一声,朝着陈绵绵笑着用手指了指脸:“瞧瞧嫂嫂这脸红成了什么样,哥哥说不理我,你羞什么呀?”

    卫安真正玩起来的时候,向来是很知道怎么调戏人的,陈绵绵招架不住,哼了一声:“你快去老太太那里罢,老太太正找你呢。”

    恨不得快些打发她,就怕她又说出什么难以招架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