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六·迟疑

九十六·迟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也不觉得卫安的冷淡有什么不对,低声说着什么哄逗着她,好不容易才把卫安哄的没有那么恼怒了,这才对着玉清道:“之前汉帛托了我,说是要送你一样东西......”

    卫安刚才还有些忐忑不安,生怕自己会被玉清发现有什么不对,被人瞧出她刚才跟沈琛的胡闹,现在听见沈琛这么说,倒是自如了些,认真的看着玉清的反应。

    这件事她也是跟玉清提过的,玉清却一直没有表态,她以为玉清是不那么愿意的,便没再多说,只是汉帛那边锲而不舍,那便也不拦着。

    反正有沈琛镇着,玉清又在她身边伺候,不必担心会有什么不利于玉清的闲话传出去。

    现在听见说是汉帛送了东西,玉清的表情一时之间很奇怪,卫安就忍不住有些好奇的住了脚,看着玉清的反应,低声问:“怎么了?”

    玉清抿了抿唇,脸红红的,垂着头低声应了句是。

    不是很热情的样子,卫安转头看了沈琛一眼,眼神里的意味很明显----若是玉清不愿意,这件事便这么算了,她是不会允许的。

    沈琛也知道,几不可见的冲着她点了点头,想了想便对玉清道:“没有关系的,你若是不喜欢,便直接说便是,从此我便不再让汉帛来烦你。”

    这两个人从前是有些接触的,一个是沈琛跟前得力的侍从,一个是卫安跟前的大丫头,他们俩见面的机会多,自然这两人见面的机会也就多了。

    之前两个人相处的还算是愉快,汉帛多有跟玉清交流的时候。

    之前沈琛以为玉清是不会拒绝的----汉帛也说了会叫叔叔婶婶亲自来提亲,准备婚事,而且汉帛也是他跟前得力的人,玉清嫁了他,以后照样能跟在卫安身边当管事媳妇儿伺候,怎么算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现在看玉清的反应,又好像不是很愿意.....

    不过他也知道这种事不能勉强,别说玉清是卫安跟前的人,就算是普通的丫头,既然人家不喜欢,那也没有硬逼着人家的道理。

    玉清咬了咬牙,眼里现出些挣扎,半日没有说话,良久之后,才轻轻的嗯了一声,对着沈琛行了个礼:“谢谢侯爷,劳烦侯爷帮我带个话,就说不必费心了。”

    沈琛答应了。

    卫安却微微皱起眉头来,她很了解玉清,玉清若是不喜欢汉帛,也就不会拖延这么长时间了,之前她还以为玉清不愿意是因为矜持,可是刚才她看见玉清分明是很心动却又很顾忌的样子.....

    玉清的情绪明显的低落起来,陪着卫安到了卫老太太门前,便低声朝卫安请假:“我身子有些不舒服.....”

    卫安准了,抿了抿唇,想了想就把汪嬷嬷叫来,低声嘱咐她:“嬷嬷替我去看看玉清......”

    玉清向来是最温和懂事的,汪嬷嬷也喜欢她,听说是汉帛求亲被拒,忍不住诧异的瞪大了眼睛:“怎么会呢?之前玉清还来问过我,说是什么时候能把小丫头带起来,她想请假回去家去,问问她哥嫂的意思呢!”

    这就是说,一开始是愿意的意思了。

    卫安更加觉得不对劲,嗯了一声,就道:“既然这样,那就更要好好问问了,嬷嬷就说是我说的,要是有什么不好开口的顾虑,尽管来问我.....”

    如果不喜欢那还罢了,如果是因为别的顾虑,那就实在太可惜了。

    卫安是很希望一开始就跟在她身边的玉清蓝禾过的好的。

    汪嬷嬷答应了,卫安就有些郁郁不安的朝沈琛走过去:“父王在里头了吗?”

    沈琛看出她的不开心和担忧了,替她将之前乱了的碎发缕了缕别在耳后,轻声道:“在呢,我问过花嬷嬷了,说是刚来不久,正在里头谈天,你怎么了?是不是玉清那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卫安沉沉的点了点头,对着沈琛并没什么好瞒着的,她有些不安的说:“好似是最近才变了主意的....我这几天在忙着....”她咳嗽了一声:“在忙着绣嫁妆,又去了徐家,因此竟然没有太过注意玉清的变化.....怪不得昨天蓝禾进来给我请安磕头,她也并不是情绪很高呢.....”

    沈琛若有所思,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没关系的,她跟着你这么久了,该知道你这个主子的性格,若是有难事,汪嬷嬷亲自去问了,她一定会跟你说的,你也不要太过担心。”

    卫安嗯了一声,她知道玉清的脾气,也知道她跟蓝禾不同,蓝禾家里有父母替她着想,玉清的兄嫂却并不那么好相处,只是这些年,她从老太太那里把玉清要过来了,玉清跟着她比从前有光彩,她的兄嫂便收敛了许多....

    不知道玉清现在这样犹豫迟疑,是不是因为家里兄嫂的缘故,她打定主意要好好亲自去问问玉清的意思。

    哪怕不嫁给汉帛呢,她也要给玉清找一门可相匹配的亲事,绝不会让她的兄嫂插手她的婚事。

    屋子里燃着檀香,静谧又安宁,郑王一眼先看见了卫安沈琛进来,眯了眯眼睛,朝着卫安笑了:“安安,快过来!”

    卫安也忍不住微笑起来,上前给他行了礼,喊了父王:“父王今天过来,先回王府了吗?”

    郑王不大在意的摇头:“没呢,去了宫里跟圣上禀报了皇陵的事,便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家里已经让田伯先回去报信了。”

    他说着,先问卫安:“听说你昨天在徐家受了刁难,镇南王给我写了信,到底是怎么回事?”

    卫安就很简单的把事情又跟他说了一遍:“徐家并没讨到什么好处的。”

    这个郑王当然知道了,否则真是撕了沈琛和徐家的心都有,徐大老爷固然可恶,可是沈琛却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竟然将卫安置于那么危险的境地之中。

    沈琛被他瞪了一眼,自觉理亏,摸了摸鼻子咳嗽了一声,少不得自动解释了一遍为什么让卫安涉险。

    郑王懒得听,挥了挥手:“我还不知道你的那点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