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五·情人

九十五·情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渐渐暗了,廊庑下亮起了一连串的灯笼,沈琛将卫安揽进怀里,闻着她发间幽幽散发的清香,声音放的很轻却又很坚定的道:“我以后再也不会叫你一个人面对这些刁难了,是我的不是,我没有考虑清楚......”

    卫安摇头,她其实是知道的,沈琛做这些,无非就是想要让临江王看清楚她在危机之时的应对自如,对她改观。

    能有这份用心来调和她跟临江王的关系,根本说不上有什么不是。

    沈琛便笑着哄她开心:“你哥哥求我办事了,你说我该不该答应?”

    卫安便瞪大眼睛,偏着头看了他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哥哥请你帮忙迎亲吗?”

    月色下她的眼睛像是也染上了一层光彩,在这灯下熠熠生辉,沈琛沉默的看了她一眼,忽而觉得口舌有些干燥。

    卫安被他看的心里有些害怕,努力的找话题想要化开这样的气氛:“你跟.....”

    话还没有说完,却看见沈琛已经俯身朝她压下来了,紧跟着便发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覆在了自己的唇上。

    她瞪大眼睛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沈琛的脸,一时之间竟然忘记推开他,手下意识的攥紧了沈琛的衣服。

    心上人的嘴唇嫩如上好的玉髓,粉粉嫩嫩的像树上的樱花,沈琛温柔的徜徉其中,流连忘返,久久不愿意离开。

    卫安却从一开始的怔忡中回过神来了,羞得连耳根子都红透,伸手猛地要推开他。

    沈琛却一把擒住了她的手,微微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卫安忍不住低声惊呼,沈琛却趁机长驱直入,她被吻得头晕目眩,手也不自禁的紧紧的攥住了沈琛的衣裳。

    也不知过了多久,沈琛才放开她,低低的笑了一声。

    卫安终于回过神来,抿着唇恼怒万分,又是尴尬又是羞臊,抬起头想要骂人,可是一触及沈琛的眼神,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气势冲冲的站起身转身就要走。

    沈琛在她背后猛地拉住她,连声音里都透着万分的愉悦,将她从背后抱在怀里,轻轻的将头靠在她肩上:“安安......”

    天已经很热了,衣裳穿的越来越薄,卫安都能察觉到沈琛身上烙铁一样的温度,忍不住伸脚重重的踩在他的脚背上,又羞又怒恼怒的厉害:“你放开我!”

    她心脏跳的飞快,好像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脸也烫的厉害,整个人如同踩在云端上,觉得周围没有落脚的地方。

    沈琛却不肯放开她,反而将她扳过来正对着自己,很认真的看着她叹息了一声:“我知道你要恼我不尊重,这要是叫你跑了,恐怕婚前都不要想再碰见你了。”

    卫安垂着头不敢抬头,眼泪几乎都要出来了:“那你还.....还这样.......”她说不出来了。

    上一世就算是彭采臣婚前总是刻意的来讨好她,来接近她,也总是规行矩步的,她毕竟是个侯府养大的姑娘,虽长宁郡主刻意不叫她得到好的教养,可是基本的规矩和廉耻却知道,从来谨守着男女之间该有的距离和规矩。

    而成了亲之后,楚王的事便成了,彭采臣的真面目渐渐露出来,对她日渐疏远,她们的感情本来就说不上什么好。

    她后来避开彭采臣,一门心思的伺候讨好他的公主正妻,才慢慢的能够有了立足之地,才能耗尽彭采臣一家。

    对于夫妻相处,闺房之乐,她知道的都是有限的可怜的东西。

    她这一世虽然有些幸运被沈琛和林三少同时喜欢,可是却也一直都是以礼相待的,哪怕是跟沈琛定情被赐婚,也除了沈琛歪缠着牵牵手,揽揽肩之外,毫无其他出格的举动,现在沈琛这样对她,她实在是恼怒又难堪,觉得极为丢脸。

    沈琛便忍不住笑了,伸手捏了捏卫安俏丽的鼻子,见她眼睛红红像是一只要哭出来的小兔子,便又忍不住亲了亲她的眼睛,感受到她扑闪得飞快的睫毛,将她重新揽在怀里,抿唇道:“我知道你的脾气.....也知道这样不该.....可是安安,我不是圣人,男女之间相恋,总是会有情动难以自已的时候.....我看着你,却只能看.....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

    他说着又忍不住叹气:“要是现在我们便成了亲,那便好了。”

    卫安被他说的又气又好笑:“你这么说,还是.....”

    她动了动,却惊异的发现有什么东西正顶在自己肚腹处,硬梆梆的很不舒服,一瞬间便更是脸唰的直接红的跟个柿子没什么两样,完全石化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这个......她一直觉得沈琛是很正经的,哪怕是之前好些次,沈琛对她难免动手动脚,可那也仅限是拉拉手摸摸头罢了,哪里有过这样的时候?

    她觉得整个人都如同是被煮熟了的虾,连手也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摆了,好半响才找到了理智,猛地一把将沈琛推了一把,又恼怒又难堪又是害羞:“时辰不早了,祖母肯定在等我呢,还有父王......”

    沈琛却已经自若的收拾好了,见她这副样子知道她已经是羞到了极点,再不能做逾矩的举动了,就急忙安抚她:“我跟你一道过去,正好我也有事要跟王爷和老太太说.....”一面又自如的伸手去拉卫安的手,虽然被甩开了好些次,却也还是锲而不舍的又重新伸手去拉,如此反复几次之后,卫安也实在是懒得再跟他这么拉扯,由着他去了,他方才微微笑了:“我知道是我做的过了.....可是美人在怀,我又不是柳下惠,哪里能一直坐怀不乱嘛......我知道你要是走了,肯定要想着我们还没成婚,我这样对你,是不是没有把你放在心上,不尊重你.....所以不敢叫你就这么跑了,怕你胡思乱想.....”

    真是什么好话都被他说尽了,卫安忍不住在心里啐了一口,却还是被他说的恼怒稍减了些,轻轻的哼了一声,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裙子,没有理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