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二·约见

九十二·约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家不分家的这个规矩,是卫老太太定的。

    那时候卫老太爷和卫大老爷刚死,众人都难免有了想头,加上五老爷远在南昌外放,家里人心不稳,卫老太太当着卫家族人的面立了规矩,说是她还不死,这个家便不许分家。

    大周本来就是以孝治天下,加上卫老太太本来就是和很倔强的人,因此那些想要卫家分崩离析的人没有得逞。

    可是这十几年下来,卫家的情况又不同了。

    卫二老爷卫三老爷他们也分别育有了子女,子女都已经快又有子女了......

    卫安在卫老太太跟前半跪下来,将头靠在卫老太太膝盖上,很不解的问她:“祖母,为什么您不肯分家呢?其实....您自己也知道,这样久了,怕是会生出嫌隙来的。”

    都说远香近臭,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一家子人生活在一起,总会有自己的心思,之前是因为卫家面临的外地众多,所以二房三房也来不及想其他的,团结在了一起。

    可是人心都是会变的,就如同卫安小时候那样,二房三房都想着讨好老太太来争取袭爵----他们是知道的,卫阳清在卫老太太眼里就跟个仇人似地。

    虽然后来这个想法也因为朱家和曹安曹文他们渐渐的打消了,可是难免他们会再有这个想头啊。

    卫老太太摸了摸卫安的头,沉默了许久,才苦笑了一声:“分家?老侯爷当初去之前就跟我说过,他这一生,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唯有两个庶子.....”

    他们是很恩爱的,卫老太太生了大老爷以后,许久没有再有孩子,卫家本来就子嗣单薄,为了繁衍子嗣,老侯爷才纳了妾.....

    卫老太太忍住哽咽:“他说,唯有这一点,对不住我。”

    卫安有些明白卫老太太的意思了,大部分的男人,都以拥有的女人多来炫耀自己的本事,女人们生下子嗣,那更是繁荣的象征。

    可是卫老太爷,却在去营救明家之前,跟卫老太太说,这是他对不起老太太.....

    怕是没有人会不感动的吧.....

    她有些理解卫老太太为什么不肯分家了----有她在,能保持侯府的稳定,那不分家对二房三房是最好的,至少二房三房都还算是侯府,而像是二房三房的子女,也都是侯门千金或是侯门子弟,连说亲都要容易许多。

    卫老太太见她不说话,便知道她是懂了,轻声笑起来:“安安,所以我当初再难的时候也没想过分家,尽力维持卫家的家业,是因为你祖父值得我这样。至于你说的,不分家,怕人心乱起来......”她沉吟片刻,很快下了决定:“那不是我能决定的,若是他们当真会有争家产的想法,那就算是我同意分家,场面也一样会很难看......”

    她叹了口气,对于这些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走一步看一步罢,只希望我以真心待他们,他们也能念着我一些好处,尽量将日子过好,也就是了。”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卫老太太对于卫玉攸的事情那么支持的缘故,她对于三房如何,三房的人应当也看得见。

    她还给了卫玉攸极为丰厚的一笔银钱傍身。

    三房也应该看得出来了,她对待这些家里的人是怎么样的态度。

    既然对于一个和离回来的庶出的孙女儿她尚且能如此大方,他们就该知道的,她会尽力叫庶出的两房也得到身为卫老太爷的子女该得到的。

    如此一来,除了一个定北侯的名分,他们也没什么好争的了。

    卫安不想叫卫老太太想太多了,笑着安慰了她几句,等到她歇息了便出来,回了自己的院子,很是发了一会儿的呆。

    玉清进来送茶水,笑着提醒她:“姑娘,蓝禾进来给您磕头了。”

    卫安这才惊醒过来,想起蓝禾跟林跃已经成亲三天了,不由便又欢喜起来,笑着让玉清快去把蓝禾叫进来。

    成了亲,就是林跃媳妇儿了,也该进来给卫安磕头请安的。

    卫安一见蓝禾便知道她过的好,笑着一把把她扶起来,问她:“林跃待你怎么样?过的还习惯吗?”

    蓝禾已经梳了妇人头,听见卫安问,脸都羞得通红,抿了抿唇点头,声若蚊蝇:“都好的.....”她看着卫安,忽然又跪了下来,朝着卫安结结实实的磕了三个头:“姑娘,多谢您.....”

    卫安被她弄得懵了,急忙伸手去扶起她来:“怎么动不动便跪?”

    “多谢您.....”蓝禾还是忍不住,重复了一遍:“您给的那些银子和嫁妆.....我爹娘说,就算是小户人家嫁女儿,也没有那样多的.....我嫂嫂还算是小家碧玉呢,东西也没有我的多,这都是托了您的福......”

    嫁了人,才知道去了别人家里跟在自己家完全是两回事,处处都是不同的,也更加察觉出了有卫安这个好主子,嫁妆多的好处。

    家里上上下下都对她很是客气,连听说难相处的嫂嫂也都是对她和和气气的,她回娘家便听母亲感叹,说是她掉进了福窝里。

    卫安忍不住笑了,伸手将她拉起来:“好了,这些值得什么?你跟着我这么多年,我们彼此都不必说那些虚的。”

    蓝禾擦了眼泪点头,又问她:“听说您这回去做客,又遭了刁难.....”

    这是林跃告诉她的。

    卫安摇了摇头,并不太当回事:“并不算是刁难,充其量算的上是看了一场戏罢。”

    正说着,玉清掀了帘子进来,看了她一眼又看看旁边的蓝禾,轻声道:“姑娘,汉帛送信进来了,是侯爷给您的。”

    今天卫安并没有见到沈琛的面,沈琛就直接被临江王叫走了,送信来,只怕是替卫安解惑,说清楚今天的事的。

    果然,卫安打开信,沈琛说的就是他早知道徐大老爷的算计,这回是故意叫徐大老爷吃亏,也叫临江王好好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好消除对她的误解的。

    信的末尾,他说明天是明鱼幼的忌日,他一样也会去普慈庵,让她等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