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八十六·凭恃

八十六·凭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临江王到了此刻终于出声了,笑容微敛严肃的摇头:“大老爷这实在是做的太不智了些,不说这害人之心不可有的俗套话罢,这么做,稍有不慎,出了什么事,难道别人会说是你大老爷不好?不都还是要把责任推给阁老来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阁老为了对付敌人,不惜出卖机密呢,这可是大罪啊!”

    一句话就把刚刚缓过来的徐大老爷吓得又立即抖起来。

    他是知道的,这件事闹出来恐怕要杀伤一大片----毕竟是勾结外人泄露机密呢,这是多大的罪名?

    只是之前这些罪名都是卫家和沈琛的,他当然是希望罪名越大越好,死的人越多越好。现在事情摊在了自己头上了,便完全又不一样了。

    他害怕的厉害,趴在地上连连摇头:“王爷恕罪!王爷恕罪!我也是.....我也是一时糊涂.......”

    他不想认罪的,还想着要推到别人头上去,可是自己父亲却根本没给他机会,立即就说出了那样的话帮他把事情认了下来,一点余地都没给他留。

    他害怕得手指都在发颤,晕的厉害,急忙又分辨:“我也是.....”他想说是沈琛不仁在先,先算计他们家的,可是想一想要牵连出临江王妃来,要牵连出楚景吾来,便又急忙闭上了嘴巴,猛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我是猪油蒙了心了,因为一点私仇就想出这么蠢的计谋去设计侯爷和郡主.....是我的不是.....”

    临江王轻轻嗤笑了一声:“阿琛是我的养子,大老爷污蔑他通敌,那是也觉得,我这个当父亲的,也同样通敌了吗?”

    一句话说的轻飘飘的,可是听在徐大老爷耳朵里无异于是惊雷一般,他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只是哭着不断摇头。

    卫五老爷冷哼了一声立即跟着冷笑:“大老爷出手可真是狠啊,连女孩子都不放过,女孩子的名声何等要紧,你不但要我们卫家死,还要卫家身败名裂,骗寿宁去贼匪的院子里预备污蔑她一个跟贼匪私通消息.....”

    他笑了一声,看着徐安英,毫不退让的又道:“不仅如此,大老爷在外院把事情都想好了,她们家女眷就在后宅使手段千方百计的要把寿宁引到这外头来,非得把这罪名栽赃给我们家不可。”

    他说着低下头问徐大老爷:“我就是有些不明白,我们两家彼此也没什么往来,就更别提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你非得要这么恶毒的要我们卫家全家倒霉呢?!”

    徐大老爷被问的哑口无言。他总不能说是因为沈琛,总不能说因为卫安跟沈琛快要成亲了。

    镇南王挑了挑眉,见徐安英站起来,便也跟着道:“阁老,论理我不当说,可是大老爷这么一闹,真是把大家的体面都闹没了,这么大的事,还出动了并不衙门的人来捉人,现在捉见了,总得送去刑部审,毕竟是通敌的大罪名.....这件事可怎么收场呢?!”

    说别的都没意思,去追究徐大老爷到底为什么要算计卫安和沈琛也根本没什么意思,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仇结下了就是结下了,关键是,徐安英既然敢让徐大老爷直接出来承认,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现在卫家的人和沈琛手里握着的那个萧家的人,足够叫徐大老爷喝一壶了,更别提沈琛提前就已经找到了那个李兰芳,还有替徐家去找这个萧家的人的中间人。

    他只想看看徐安英到底打算怎么了结这件事。

    徐安英在这些王爷侯爷跟前,也仍旧是那副从容的样子,只是很疲累的叹了口气,低声跟临江王道:“做的事说十恶不赦也是当得的。”

    他先给这件事定下了基调,也并没有推脱不承认,坦荡的这么说了,看着沈琛说道:“只是他毕竟没成功,虽然说是蠢了才没成,不能作为轻放的理由,可是我拼着我这张老脸,想替他跟王爷和侯爷,给他求个情......”

    徐安英知道沈琛其人,他从来就不做没准备的事,凡事他要对付的人,基本是一击必中。徐大老爷本来就不是什么有本事的人,做的这个局只怕之前消息就已经走漏出去了,所以沈琛才会提前连那个贼匪藏身的地点都找到了,提前截住了人。

    只怕还不止这些,肯定不少经手的人也都落在了他手里。

    在这样的前提下,你不认也是徒然,再挣扎也不过是徒惹笑话和增添难堪,还不如先认了,再跟他们谈条件。

    临江王哼了一声,放下茶杯总算是正视了徐大老爷一回,转回头看着徐安英:“阁老,这事儿闹大了,您看看外头那些客人,那都是看着的,知道这里头是出了事....就算是想和和乐乐的,明面上也得给个说法,您说是不是?这人一交给刑部,这么一审,那就什么都出来了......”

    徐安英摇头叹气:“是他自己不争气,我也保不了他,我的意思,还请王爷和侯爷手下留情,让他回老家好好思过.....”

    这是要赶回老家去。

    可是徐家怎么处置真不是沈琛关心的,他看着徐安英,咳嗽了一声:“阁老,这件事.....对我们来说才真是无妄之灾,您怎么罚他不要紧,我的意思,您总该给我们一个交代罢?”

    受害者要求弥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徐安英点了点头,大约摸到了沈琛的脉搏,思索片刻便道:“我知道,您看不如这样......郡主她受了委屈,我这里也有一点儿东西想要送给郡主......”

    临江王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卫阳清哼了一声,还是觉得有些便宜了徐家的人,闹的这么大的事,说不定卫家的人就都死了,说赔一点东西,又有什么用处?!

    镇南王倒是若有所思。

    徐安英这人能爬得那么高,就不是个蠢人,肯定是有所凭恃,才会说出拿东西就能了事的话来。

    再看临江王这笑而不语的态度,他也知道徐安英的凭恃究竟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