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四·拆穿

七十四·拆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那些贵妇人啊了一声,纷纷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都有些惊疑不定。

    徐大夫人更是没忍住变了脸色,朝着她所指的方向瞧了一眼,立即便如遭雷击-----竟然真的是卫安!

    怎么会是卫安呢?!

    这个时候,她应该已经被小丫头引去那个假冒的李兰芳那里,等着外院的那些人去找贼匪的时候把她也一网打尽了才对啊!

    怎么现在卫安竟然还在那边跟小丫头拉拉扯扯的?

    难道卫安是没上当?

    想起之前那个小丫头说的,卫安犯了旧疾,所以叫她过去找卫五夫人取药,然后卫家夫人们就一个个的闹腾着要来找人,然后又煽动了秦夫人她们来找人的行径,徐大夫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果然是有问题,卫安这个奸猾的丫头,她根本就没有什么旧疾,也根本就不是为了吃药,而是为了给卫家五夫人通风报信的。

    可是,小丫头不可能被卫安说动替她报信才对......

    她很快便想通了前因后果,有些颤抖的扶着同样也没有反应的徐老太太,用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低声道:“母亲!卫安那个丫头肯定已经知道事情不对了,这是故意在给卫家的人通风报信把她们引过来的......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卫二夫人已经看见了卫安,并且激动的喊了一声了。

    卫三夫人也跟卫五夫人疾步上前,跟着卫二夫人下了桥,飞快的冲着卫安那边走过去了。

    徐老太太面色阴沉,一瞬间便从一个慈祥的老太太变成了另一个人似地,见秦夫人已经看过来了,便立即又恢复了那副和善的神情,对徐大夫人道:“别慌,就算是卫安没过去,那也没什么,不过就是贞娘没法儿彻底出气罢了。先过去看看,她们到底在闹什么。”

    卫安已经同样看见了卫二夫人,她原本就已经确定小丫头是故意要引她出去跟什么贼匪放在一起,好叫人捉奸的,现在这个小丫头一拉住自己,她立即便反应了过来,也不挣扎了,有些困惑的问她:“你不是说我三伯母她们出事了吗?可是我看我三伯母她们都还好好的啊,你若是早跟我说她们没事,不是便什么事也没有了吗?”

    小丫头听出些端倪来,见卫二夫人她们已经下了桥,急忙就问:“姑娘,您到底是去还是不去?若是不去,我便要自己去跟汉帛说一声了,现在招来了这么多人,谁知道侯爷那边会生出什么变故呢?”

    如果卫安真的不跟她去,现在她又在这么多人面前露了脸,之后卫安说起有个丫头曾经提过要带她去出事的地方,那卫家的人肯定会追根究底,到时候徐家作为主人家就不好推脱了。她肯定是得先跑的。

    “去的。”卫安急忙答应了一声,跟着她走了两步:“既然我伯母她们都没事,我自然要去问问沈琛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小丫头放下心来,拽住了卫安的胳膊:“那郡主快些,她们快过来了,侯爷叮嘱过不能叫别人发现的呃。”

    卫安笑了一声,一面应了一声好,一面不动声色的挣扎出来,自己拽住了这个丫头的手臂,不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朝着几乎已经快小跑起来的二夫人喊了一声:“二伯母,快来!”

    小丫头吃了一惊,不可置信的看了卫安一眼,随即便恼怒的挣扎起来。

    可是已经有些晚了,卫安算计的很不错,跟她多说的那几句话,成功的已经叫二夫人她们都走近了。

    二夫人和三夫人五夫人冲到卫安跟前,见她拉着一个小丫头的手不放,已经知道是出了事,不动声色的站好了位置,将那个小丫头的路堵死了,这才问卫安:“怎么了这是?”

    秦夫人她们也已经到了卫安跟前了,见卫安杵在这里还抓着一个小丫头的手,都有些惊讶,问她:“郡主这是怎么了?不是听说郡主病了吗?可好些了?”

    秦东秦升跟沈琛的关系都很不错,秦夫人虽然跟卫安没什么接触,却也对她观感不错。

    徐大夫人却已经控制不住的发怒了:“郡主这是怎么回事?您不是病了吗?!还叫人巴巴的去拿药,闹得一屋子的人鸡犬不宁的,怎么现在又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倒是累的这么多人为了你的一句话闹成这样!”

    卫安不在意她的倒打一耙,见小丫头已经恼羞成怒紧张到俯身了,立即警惕,放开她的手轻轻一推,见二夫人把小丫头又牢牢抓住了,才回过头去看着徐大夫人,毫不退让的道:“我也正好想问问大夫人,为什么之前慌慌张张的过来说我伯母她们出事了?为什么这个小丫头又进来说沈琛约我出去?我不答应,她便连主仆上下之分都顾不上,伸手前来抓我的手?”

    秦夫人没料到卫安忽然说出这番话来,有些迟疑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徐大夫人,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卫三夫人便立即转过头去问徐老太太:“老太太,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沈琛约安安出去见面?沈琛最是个知道规矩的,就算是要见她,也可以光敏正大的来我们家请见,怎么会这么鬼鬼祟祟?她到底要带我们安安去哪儿?您跟安安说我们出事了,我们好端端的呆着呢,能出什么事?”

    徐大夫人就算是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一时也被她们联起手来的咄咄逼人给一时问的有些发懵,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还是徐老太太人老成精反应极快,立即便问:“怎么回事?郡主没病?那这小丫头巴巴的跑来取什么药呢?真是叫人胡乱担心。”

    说完,她丝毫没有停顿的又道:“郡主刚才说什么?小丫头说侯爷约您出去?这是谁说的?恐怕是讹误了罢?”

    小丫头抬头看了徐老太太一眼,又飞快的低下了头,立即见机跪下了不断磕头:“回老太太的话,我实在不知郡主说的是什么!更别提什么去看不看侯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