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三·不恭

七十三·不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态度已经连和善都说不上了,更别提什么下人对主子的何顺和谦卑了,卫安莞尔一笑,把手里的荷包放在旁边的石桌上,哦了一声,还是那副不疾不徐的样子:“既然这样,那我还是先去看看三伯母吧。”

    完全没料到卫安会忽然这么说,小丫头登时变了脸色,几乎是用一种看蛇蝎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拔高了声音猛地道:“姑娘!”

    她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态度太过于激动和过分了,急忙调整了神情,僵硬的有些不大自然的缓和了声音,声音轻缓的劝道:“姑娘可别这样为难我了,侯爷自然是有他的考量的,有他安排,夫人们能出什么事呢?倒是姑娘你,到处都是需要注意点地方,您还是快些跟我走罢,真正有什么事,还请您见了侯爷以后跟侯爷商量就是了。”

    卫安却还是没动,像是完全没发现她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似地,慢吞吞的摇头:“不行的,三伯母侍奉祖母最是恭敬了,要是不亲眼看见她到底是安全还是不安全,我哪里能够放心呢?你还是领着我先去看看三伯母罢,看完了以后我再去找沈琛,沈琛一定会体谅我的。”

    小丫头几乎想要张口骂人了。

    这是哪里来的蠢货,不仅蠢还这么固执,什么道理都说了,竟然还是跟一头牛似地完全就是拉不回来。

    真是蠢死了也不自知。

    她没时间了!算一算去拿药到现在耽误的时间,再想想三少爷院子那边的路程,她几乎就药把持不住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稳住了情绪,镇定的看着面前的卫安:“姑娘,还是听我一句劝罢,侯爷是在做正事,可不是小打小闹,您既然是侯爷的未婚妻,自然该先听侯爷的。”

    她已经起了杀心。

    实在不行,那就只能先杀了卫安或是弄晕她,再送过去了。

    只是这样效果会打折扣罢了。

    毕竟府里的下人们不可能都能知道主子的设计和机密,要是到时候有人看见了她把卫安扛过去,终究不是太好的事。

    唯有卫安亲自走过去,多许多目击者,那才是最好的。

    只可惜,现在看来,很难实现了。

    卫安面上还是一副任性的样子,可是心里却也有些发怵和心慌,她这回来,纹绣跟素萍都没有能跟进来伺候,身边并没有会武功的,要是这个丫头真的动了杀心,那就麻烦了。

    可是现在看这个丫头的样子,分明也是耐心到了极点了,很可能铤而走险.....也不知道二伯母三伯母和五夫人能不能领会她让人去取药的深意,能及时赶过来?

    她拖延不了多久了。

    小丫头已经忍不住了,俯身将桌上的荷包拿起来放在卫安手里,像是在哄劝小孩子:“姑娘,快吃了药,跟我走吧,咱们都省了是非,您说呢?”

    卫安伸手接过来,似乎犹豫了一瞬,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那好吧,那就先去见沈琛......”

    五夫人给的是她自己经常用的普通的补身的丸药,卫安眼睛也不眨的放进嘴里,慢慢吞吞的咀嚼起来。

    小丫头却等不及,等到不知何处响起的一阵爆竹声后,便飞快的看了卫安一眼:“姑娘,快些!来不及了!”

    真的拖不住了,如果再不跟着去,只怕这个小丫头真的要动杀心了。

    卫安站起来,深深的看了那个小丫头一眼,正想着是现在便大闹起来,趁机先往桥那头跑拖延时间,还是该先虚已委蛇,暂时跟着这个小丫头走一段路,便听见桥那头响起了熟悉的徐大夫人的声音。

    是徐大夫人在跟卫二夫人争执,语气不是很好,连说的话也不大好听,大意就是讽刺卫家的人把自己家孩子看的太尊贵了,把别人家也想的太坏,竟然非得煽动人冒着危险出来,若是出了事不好收场云云。

    两人霎时间都变了脸色。

    尤其是小丫头,在听见爆竹响过之后,再听见徐大夫人她的声音,她无疑是知道时间来不及了,尤其是这么多人过来,众目睽睽之下,卫安要是还是出现在这里,那之前定好的计划就全都白费了。

    那她这个中间负责卫安环节的人,到时候毫无疑问会被狠狠的惩治。

    她不想死,徐家老太爷徐安英是个公道的人,可是徐大爷可不是,徐大爷管你是谁,一旦在你的环节出了事,那就是你自己找死.....

    她登时有些慌了,竟然一时情急去拽住了卫安的手臂,极力镇定了心神冲着卫安喊道:“姑娘快些罢,难道您真的不管侯爷的死活了吗?!”

    徐大夫人还在喋喋不休的埋怨,眼睛瞥了旁边一言不发的卫家的几个夫人,在心里忍不住又骂了一声。

    这几个人,之前在院子里的时候还生龙活虎的,咄咄逼人,把什么话都说尽了,现在却像是个针扎进去也不会叫一声的哑巴。

    真是让人觉得力气都用在了棉花上,软绵绵的不是滋味。

    正想着,旁边的秦夫人却满是疑惑的咦了一声。

    徐老太太在徐大夫人的搀扶下朝她看了过去,微笑着问:“怎么了?”

    她是算过时间的,现在算下来,不管怎么样,卫安应该也已经被拉到该去的地方去了,现在再陪着这些夫人们走一遍,让卫家的人去徐贞娘那边扑个空,再让秦夫人她们去燕子坞找人,差不多外院也该发现从而进来喊人了。

    照样什么都不耽误。

    这才是最要紧的,她在心里长出了一口气,默默地祈求一切顺利,也好早日结束这场闹剧,让家里早些恢复往日的和谐和热闹。

    至于卫家......

    既然都已经成了仇敌了,那就肯定得一竿子打死,否则死灰复燃,岂不是又要平添许多麻烦,你找我复仇,我找你复仇,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她这么想着,秦夫人有些迟疑的看着她说了一句:“寿宁郡主好像在那边......她怎么在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