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一·混乱

七十一·混乱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大夫人已经丝毫顾忌不了两家的交情,更加顾不得之后郑王会如何的来兴师问罪了,她们徐家设下的这个局,是完完全全奔着要卫家一家人的性命去的。

    稍有不慎,这些贵妇人被煽动,过去破坏了计划,那就什么都完了!

    她几乎是气急败坏的看着卫二夫人,咬牙切齿的冷笑了一声:“二夫人!你自己若是不信我们徐家,非得去添乱送死,你就只管去!可是别拉着其他的人!姑娘们都好好的,我们徐家不是那等不要命不要脸的人家,一定会保护好大家的周全!”

    她如此失态,如此疾言厉色,把众位夫人都吓了一跳,一时竟没有人答话。

    周边的气氛都随着徐二夫人这一番近乎尖叫的发泄而沉寂下来,徐大夫人满意的看着卫二夫人和卫三夫人面上僵硬的表情,再不屑的看了一眼卫五夫人,一字一顿的道:“若是真的出了事,那我们自然会给诸位一个交代!”

    卫二夫人没有被她这掷地有声的话给吓住。

    相反,已经撕破了脸,已经闹到了这个份上,她更加什么都不怕了,正如同之前她们几个商量的那样,现在要是她们立不住,那就真的全部完了。

    那么,已经开了头,就不能停在这里,卫安还在等着她们,她们一定得赶过去,不管怎么样,一定药先见到卫安。

    而且之前卫安也说过,沈琛是知道徐家来者不善,也是赞同卫安来赴约的,那就说明,沈琛肯定也对这里头的情形有所预料,她们只要护好卫安,到时候自然不愁脱身。

    想到这里,卫二夫人看了三夫人一眼,见三夫人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便扬声冷哼了一声,不屑的讥讽道:“是这样吗?!刚才那个小丫头都过来说过了,安安她犯病了!而且身边只有徐大姑娘和徐二姑娘......”

    她看着徐大夫人,到了这个时候,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之后,她反而又不那么言辞激烈了,一字一句把话说的清清楚楚:“不管徐家老太爷为人如何,不管您是不是声名在外,这跟我们都没有关系,我现在只知道,我们家孩子单独在那边,随时可能有危险。正如你所说,或许是有内应跟别人勾结,那您又怎么确定谁家的孩子安全不安全呢?您张口一说,说是能负责,可是等到孩子死了,您拿什么来负责?您怎么赔我们一个活生生的养了这么大的孩子?!”

    众人大为触动,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她说的还是太激动了,很多话没有说到点子上,五夫人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很是镇定自若的走到旁边,声音虽轻却坚定决绝的说:“您家里举办的宴会,出了这样的事,内应自然不可能是别人带来的罢?既然你们家里自己的防范尚且不够,您怎么承诺保证我们孩子和我们的安危?!咱们退一万步来说,我们现在过去,到底是能给您添多少麻烦?!带足了人手过去,跟孩子们在一起不是更好么?若是有什么事,我们也好及时的救助啊!再说了,我们当母亲的,不管怎么样,总是看见孩子在眼皮子底下才是最放心的。”

    这句话是真正说到了众人的心上。

    秦夫人坐不住了,率先开口:“定北侯世子夫人说的有理,别人我不知道,我却实在顾不得了,不得不给夫人添麻烦了,还请夫人放我过去,不管怎么说,我总得亲眼看着她们才安心。夫人要是怕中途遇上匪徒,放我自己去就是了,遇上什么事,我也认了,夫人尽力劝过我了,是我不听劝阻,执意要跟孩子在一起,绝不会怪罪夫人你的!”

    这世上哪里有不担心孩子的父母,尤其是母亲,总是对孩子有最深的感情和最割舍不下的担忧的。

    有五夫人和秦夫人这两个人斩钉截铁的一番话,徐大夫人就有些撑不住了,卫家的人她不怕,横竖是要得罪的,反正无所谓。

    可是秦家却不同。

    秦东和秦升可都不是好惹的人物。

    她心里有些怨恨卫二夫人她们的不识趣和执着倔强,却更不得不先提起精神来应付秦夫人:“夫人相信我,这个时候过去,不但帮不上什么忙,反而是添乱。我们两家的关系,我难不成还敢害你们吗?我也知道,若是霜儿出了什么事,秦大人只怕是要我陪葬的.....你说是不是?”

    她循循善诱,再三的耐心的劝说者秦夫人她们放弃想法。

    徐老太太那里听闻了消息,也已经由几个丫头扶着出来了,她老态龙钟,可是却是精神十足的,看着秦夫人,笑了笑朝秦夫人招了招手。

    到底是长辈,秦夫人犹豫了一瞬,还是上前搀扶住了她,客气却又坚定的说:“老太太,对不住了,不是故意要给您和府上添麻烦,只是我实在是放心不下,不说我女儿,便是霜儿她也是不能有什么闪失,否则您知道我的难处......”

    她终究还是被卫二夫人她们说动了,孩子们独自留在燕子坞,那里连一个徐家的姑娘都没有,要人怎么相信徐大夫人的保证?

    倒不是说疑心徐大夫人她们对这些姑娘们会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可是关键是,徐大夫人也不是万能的,她的保证在那些穷凶极恶的匪徒之前有什么用处呢?

    要是稍微有个万一,那就不是赔罪或是陪葬就能挽回的事了啊。

    徐老太太看了徐大夫人一眼,再看看以坚定的姿势走过来的卫家几个夫人,笑了一笑就道:“你们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闹的动静这么大?外头爷儿们已经去搜人了,很快便会有消息传回来的,你们在这里闹,也于事无补,反而还叫别的人心中不安,又闹了笑话失了体面.....”

    徐老太太在转移话题,五夫人跨出一步走到她跟前,径直就道:“我不管什么体面不体面,只知道若是安安出了事,郑王那里不好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