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五·病了

六十五·病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家闹了这么大的事,原本要上台的名角儿被人顶替,众人都慌了手脚,连临江王妃也有些惊疑不定的望着徐老太太,一时间不知道这些事是不是真的徐家自己贼喊捉贼闹出来的。

    可是论理来说,徐家应该没有这么大胆才是。

    那可是被流放的那些犯人啊,他们混进京城来,并且藏在戏班子里,顶替了李兰芳蒙混进徐家来。

    这得是多大的事和多大的能耐能做到的?

    徐家今天早就已经派了兵部衙门的人来守着,那份如临大敌的紧迫感是装不出来的。

    难道真的只是碰巧了吗?

    毕竟到现在为止,也没听说过卫安那边有什么动静传过来,而且徐贞娘她们可都是跟着卫安在一起的。

    连秦家的闺女儿也在那里。

    徐家不说别的,最近是很想着要憋足了劲往上的,不可能冒着得罪秦家的风险,只要秦家的女孩儿跟卫安在一起,她们就不敢做出多过分的事来,一定会怕殃及了池鱼。

    刚想到这里,徐老太太便面色惨白的吩咐底下的人:“快去!看看姑娘们都在哪里,叫她们都回来,就说是我说的,外头风大,不适宜玩那些,等过些日子把燕子坞收拾出来了,再请各位赏花游船!”

    徐大夫人急的连话都说不全了,一副明明已经急的要晕过去却还得强撑着的样子,惊慌失措的应了是,就转身要走。

    徐老太太又严厉的叮嘱她:“一定要把各位姑娘都给看好了!慢慢跟她们说,千万别吓着她们!”

    卫二夫人和卫三夫人分别对视了一眼,再都去看五夫人,几个人面上都已经再也撑不住和气的模样,有些急躁的问徐老太太:“老太太,不会出什么事吧?!”

    徐老太太苦着一张脸,焦急失措的站起来,郑重的握住了二夫人的手:“二夫人,这实在是......是我们家考虑不周,才会出了这样的事,是我们的过错......您放心,家里爷儿们都在,我们一定会给诸位一个交代的.....”

    她顿了顿,又苦涩的笑了笑:“您放心吧,我现在跟您也是一样的担心,家里的孩子们都在花园里.....”

    她这一句话一出,大家便是再慌,也都只好等着了,毕竟她说的没错,她自己家里的几个姑娘都是在花园里招待众位客人的,要是大家有个什么不慎,她们也是一样的下场。

    可是卫家的人却丝毫也没被这个说辞安慰到。

    她们一开始就觉得是徐家居心不良,现在果然中途就出了这样的事,不说别的,谁知道是不是徐家故意弄出来的?

    若是真的是徐家的人故意的,到时候真的被她们算计了出了什么事,她们只要说一句她们自己也是受害的,便能糊弄过去。

    可是卫安的损失谁来补偿,谁又能来给个说法?

    五夫人心急如焚,忍无可忍的道:“不如我去后头看看......”

    徐老太太有些为难:“可是现在谁也不知道混进来的人藏进何处了,您若是.....若是碰上了,那可怎么是好?姑娘们身边都有可靠的婆子们跟着的,论理还安全一些,外头爷儿们传话进来,说是叫我们都呆在原地不要乱走动,不如五夫人先稍安勿躁.....看看外头能不能找到人再说罢?”

    临江王妃是最无所谓的,她又没有女儿,而且也原本就是准备看好戏的。

    可是其他的人却都急的不行,一个个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根本待不住。

    秦夫人的身体不大好,几乎急的要晕过去,徐二夫人便急忙上前来扶着她,又让底下人去端参茶上来给她提神。

    徐家内宅里一片混乱,花园里却暂时还未受到影响,因为今天风和日丽,加上徐家花园又实在是规划得极为精致,小姑娘们都是爱美的,从桥上下来放了风筝便都聚在桃花林里头,说是要去游船。

    徐贞娘便笑:“原本就是打算要带你们游船的,这里往前头去,是我们家里的一处花坞,叫做燕子坞,里头建有亭子,有好几十株梨树,现在也正当时,风一吹,花便扑簌簌的往下落,最近我们家打扫的妈妈们都忙的很。”

    她一说,大家便都更为向往,不知道这掩映在梨花林里头的燕子坞该是何等的美景,又听说里头布置了许多奇石怪林,便更加起哄要去。

    徐贞娘笑起来,果然让人去安排了,又催促着底下人去把东西都给准备好。

    桃花林里落英缤纷,徐贞娘俏生生的立在林子里,跟几个姑娘谈笑风生,正说着话,忽然徐二姑娘弯下了腰捧着肚子,似乎是有什么不适。

    船已经准备好了,可是徐二姑娘的面色惨白,看样子是有些不妥,徐贞娘只好先赔了不是,急忙请了秦家的姑娘和其他几个姑娘上船。

    一共有两艘船,秦家的姑娘们和其他几家的姑娘们跟卫安都是不熟的,徐贞娘便面有难色的回过头看着卫安,有些迟疑:“郡主现在可要一同上船去?”

    她才说完,徐二姑娘便又疼的低低的叫了一声大姐姐,她顾不上卫安了,急忙问徐二姑娘:“还疼不疼?到底是怎么了?”

    徐二姑娘白着一张脸,几乎要哭出来了:“我也不知道,许是刚才喝的那一碗杏仁酪有什么不妥?大姐姐,我肚子好痛.......”

    众人都有些怕了,秦家的二姑娘秦霜便忍不住下了船皱眉:“痛成这样了,还怎么游船?不如今天便先罢了吧,反正以后也多的是机会,也不是只这一次了。先找大夫要紧。”

    徐二姑娘痛的说不出话来,靠在徐贞娘身上闭着眼睛,冷汗从额头上渗出来。

    徐贞娘也急的厉害,见船上的姑娘们都要下来,急忙便道:“算了,众位妹妹们好容易来一趟,船也准备好了,千万别因为我妹妹的事误了兴致,不如这样,你们先上船去,我稍后安顿好了妹妹便赶过来,刚好船上不宜坐太多人,待会儿我同郡主她们一道过来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