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章·出气

六十章·出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贞娘已经许久没出过门了,因为太久不出门的缘故,脸上现出苍白的白来,肤色都几乎成了透明的白,叫人看着便替她悬心。

    原本徐大爷是从来不踏足女儿闺房的,男大避母,女大避父,这原本便是不改变的规矩。

    可是如今徐贞娘渐渐的脾气越发古怪,起先还只是不肯见外人罢了,现在干脆连自己的房门都不出,他也顾不得这个规矩了。

    徐贞娘的屋子布置得典雅又不失富贵,博古架上摆着的粉色的水晶碗在太阳映照下越发的璀璨耀眼,徐大爷一进门便先笑了一声:“这个粉水晶的菊瓣碗看着怎么样?喜欢吗?若是你喜欢的话,父亲再叫人给你寻一套来,专留着给你招待你那帮小姐妹用。”

    徐贞娘没有说话,抿着唇在南窗底下的蒲团上坐着一言不发。

    徐大爷也不生气,他对女儿是一直很疼爱的,对她的耐心比对妻妾们要多的多了,见她只是木然着脸,便坐在她对面语气轻松的问她:“你在做什么?看棋谱?”

    徐贞娘默默点了点头。

    徐大爷便笑起来:“咱们贞娘的棋艺向来是极好的,连父亲几乎都追赶不上,若是再进益,就可去跟白山先生一决高下了。”

    白山先生是有名的棋艺高手,之前徐贞娘是很向往的,还总是缠着徐大爷替她找白山先生的棋谱。

    可是现在她听说了这个,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徐大爷就伸手拿过了她手里的棋谱,见下人们都退到了门口,听不见她们说话了,才道:“贞娘,你可是父亲的好女儿,父亲一直以你为傲的。”

    徐贞娘抿了抿唇抬头看着他,见他沉默的盯着自己,便先忍不住红了眼眶:“女儿让您丢脸了。”

    她也以为这不过是个小小挫折,等到大家都忘了就好了,等到大家都不在意了就好了,可是事实上,没有人会轻易忘记这件事,只要她一出现,便总会有那些人在她面前提起这些事,又往她的心窝里捅刀子。

    徐大爷摇头,脸上还带着微笑:“贞娘,父亲说过了,你永远是值得父亲骄傲的孩子,要说是你让父亲丢脸了,还不如说,是我害了你。”

    徐贞娘便猛地摇头。

    她知道徐大爷也是为了她好,希望她能嫁入临江王府,成为世子妃,以后甚至成为太子妃。

    他甚至都投诚了临江王妃,为的不就是以后临江王妃对她更好一些吗?

    徐大爷摸了摸她的头,像是仍旧幼时哄她吃药那样,春风化雨的笑起来:“贞娘,你不要怪父亲,更不要怪你自己,你什么错也没有,更不是那等如同楚景吾说的轻浮不知规矩的女孩子。从此以后,不会再有人这么说你了。”

    徐贞娘在父亲跟前便忍不住:“不是的,从此以后女儿都要被人嘲笑了,大家便是嘴上不说,心里也要笑我,何况.....何况出了这样的事,旁人便是不敢明面上嘲笑我,又怎么样呢?我这个样子,谁还敢娶我?谁还敢叫我掌中馈做宗妇?父亲,我完了!”

    这才是让她消沉的根本原因。

    没有人会喜欢不守规矩的女孩,楚景吾的那一顿训斥是彻底的甩脱了她,也把她的一生都给毁了。

    “不会的。”徐大爷脸上现出诡异的微笑,伸手亲自去女儿揩去眼泪,低声说:“不会的,贞娘,你要相信父亲,父亲既然说了你以后都不必再受这个气,就一定不会再受这个气。咱们管不住别人的嘴巴这一点没有错,可是若是你担心前程,那就更加大可不必了,不要担心,父亲心里有数,父亲一定会给你找个比楚景吾还要好的.....”

    徐贞娘不信。

    现在谁不知道楚景吾便等同于未来储君,去哪里找比楚景吾更好的?

    谁又敢要被楚景吾亲口说没有规矩的女人呢?

    她哭着摇头。

    徐大爷便压低了声音:“贞娘,父亲会给你报仇的,你不是厌恶沈琛吗?”

    那当然,她如今最恨的,恨不得生吃他的肉的,就是沈琛了,如果不是沈琛,楚景吾怎么可能会在大庭广众之下那样伤她的颜面,让她彻底下不来台,成了众所周知的笑话?

    她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那个古怪的贱人!”

    在她看来,有些东西天生便该是她的,临江王妃跟他们家结盟的条件就是要他们家除去沈琛,那在他看来,沈琛就是多余的人,如果他识时务的话,应该自己就死了,根本不该叫他们费这么多功夫。

    而沈琛不但不肯自己死,竟然还反击,叫她们损失惨重,简直不能原谅。

    徐大爷很欣慰女儿能露出除了低沉的其他情绪来,笑笑就道:“那不是很好吗?沈琛既然让你丢了脸,让你难过,父亲就也让他心爱的人尝一尝同样的滋味。”

    徐贞娘不明白,也不相信父亲有这个能耐对沈琛怎么样,便低声自嘲:“这怎么可能呢?沈琛现在是平西侯了,临江王对他跟对儿子一样,没什么分别,现在他还要跟卫家联姻,别说是父亲了,便是祖父,在面上也要让他三分,能对他怎么样?您别为了女儿费心了,我知道,这一世也就是这样了.....”

    “你别担心。”徐大爷笑了一声,很是自得:“父亲总有法子,这回你祖母的寿宴,你便打扮的风风光光的,只等着看吧,父亲一定会让那些陷害你的人得到应有的代价,让他们不仅脸面丢尽.......”

    他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低,也越来越漠然,徐贞娘困惑的看着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错愕的问:“父亲,您想做什么?!”

    她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徐大夫人一直劝着她让她一定要出来待客,还说她一定会因为这件事重新振作起来。

    难道徐大爷当真是准备在祖母的寿宴上,给沈琛难堪,让沈琛和卫安怎么样吗?

    可是这太冒险了,得罪了沈琛有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