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五·邀约

五十五·邀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家已经很久没有聚齐过这么多人了,五夫人新进门,卫玉攸又回来了以后会在娘家常住,随便只是摆几桌宴,也热闹的很。

    因为都是自家人,也并不用讲究那些虚礼,连屏风也没有用,就分男女摆了五桌。

    卫老太太原本以为沈琛也在席上,对于不设屏风这一点很是不高兴,可是等到听说沈琛不来,又有些疑惑,等大家一道吃完了饭,才问卫安:“沈琛巴巴的来了,等了那么久才跟你说上几句话,怎又连晚饭都不留下来吃了再走?”

    总共也没多少时间,能耽误什么?

    什么事会那么紧急?

    卫安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便如实告诉卫老太太:“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跟我说了些闲话,还说叫我别担心,王爷不会生我的气为难我,他认定了的事,王爷就算是一开始不赞同,到后来却也不会跟不顾他的心意的。”

    这也是真的,不然的话,礼部的官员也不会立即就递话过来了。

    临江王总归是心疼沈琛的,卫老太太想起这个,心里头的疑惑略微消去了一些,见明敬跟在镇南王身后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问东问西,不由又笑了,喊他:“阿敬,你一直磨着王爷做什么呢?”

    明敬跑过来,服侍在卫老太太身边,很是兴冲冲的样子:“王爷在说今年的武举,听说有个勋贵家的子弟极为厉害,竟然一举拿下了武进士,而且策论写的极好,王爷认识那个人,我也想跟着王爷去看看。”

    卫老太太向来是不拦着孩子们出去长见识的,点点头交代:“跟有志向和本事的人来往是好事,只是你也要掌握分寸,何况王爷忙的很,你可不许痴缠,等王爷有空答应了再说。”

    镇南王正好过来,闻言便笑:“这有什么没空的?那人如今正好调给了我,在京营里头,的确是个人才,我喜欢的紧,您知道他是谁?”

    卫老太太摇头,见镇南王这么问,有些疑惑的问:“你这么问,难道我认识这个人不成?”

    “还真是有些渊源。”镇南王笑起来,低声道:“是林家的人。”

    林家的人?卫玉敏嫁的就是福建林家,卫老太太立即挑眉问:“林家的本家?”

    “旁支。”镇南王很快就回了她的话:“可终究是没出五服的,我看他实在不是池中物,所以跟您说一声,以后不管怎么说,都是个助力。”

    怪不得镇南王说要带明敬去认识了,卫老太太点点头,正色道:“既然是正经的亲戚,那阿敬去结交,便该摆正身份,把人邀到家里来,都是亲戚,没的生分了的。”

    “这个后生是个有几分孤僻性子的,若不是因为我看他籍贯问了问,知道他是林家的族人,他还不肯说。”镇南王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虽然孤僻了些,可是为人却实在不错,而且是个有真才实学的人,阿敬跟他结交也使得。”

    说了一会儿,定了过些时候有空了就带明敬出去军营瞧瞧,镇南王便转而跟卫老太太说起这回来的目的来:“安安的事我听说了,之前一直悬着一颗心,现在定下了,我就放心了。”

    他顿了顿,就道:“我这个做舅舅的,如今也还没给她娶新舅母,许多事都不甚方便......所以老太太不要觉得我冒失,今天我便先把我当舅舅的一点心意拿出来。”

    他说着,拿出一张信封来交给卫老太太,轻声说:“这里头是保定府那一片的地契,我在那里买了二百亩的良田。”

    卫老太太眼皮一跳,忍不住正色道:“老王妃给的东西就够多了,那也是你大方的缘故,现在又给她这样多东西,这太娇惯她了!”

    这是老太太的实话,镇南王是个嗣子,说实话,镇南王府的东西都该是他的,老王妃还把东西留了一部分给卫玠卫安原本就不大合规矩的,若是说出去,别人也会说她不慈,不把嗣子当成亲子。

    镇南王之前却没有半点怨言。

    没有怨言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又给卫安这么多添妆。

    卫老太太当着过来的卫安的面,很是坚持的道:“你收回去罢,便是舅舅疼外甥女,也该有个限度....这实在是太多了些。”

    卫安还不知道老太太怎么这样说,明敬便悄悄在她耳朵旁边说了,她忍不住皱眉,也很是诚恳的道:“舅舅,您不必这样.....”

    她是真的受不起。

    镇南王从前给她的东西就很多了,再加上老王妃给的东西他也都原封不动的给了她,现在又要给这么多添妆,她很有些不安。

    镇南王却感慨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这点子东西,我还是拿得出来的,不要说那样多了,舅舅的一点心意,你接了便是,不接可就是看不起我,我可要恼了。”

    卫安抿了抿唇,见卫老太太微微点头,才伸手接在手里,声音有些哽咽的道谢。

    镇南王沉默了一瞬,见她哭,心里有些不大好受,停了停,低声道:“安安,从前你舅母糊涂,对不住你,舅舅对她管束不严,对奉儿也没有尽到教导之责,让他如此丧德败行.....可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舅舅总是把你当外甥女的。”

    这些话从前老王妃去世的时候他就已经说过一遍了,这个时候再提起,是因为卫安推拒他给的那些良田,卫安的眼泪落在袖子上,很快就点头:“我知道的。”

    她从来就没有怪过镇南王,她一直都知道,镇南王对老王妃是孝顺的,对她也是真的当成外甥女来疼爱。

    镇南王便又笑了:“好了,瞧瞧你父王都过来了,怕是以为我欺负了你了,都是一家人,你只需要记着,不管什么时候,有什么事需要舅舅,叫人来说一声。”

    卫老太太心里有些感叹,老王爷真是慧眼,挑中的这个嗣子当真是个极好的,若不是娶了杨氏那个不入流的媳妇儿......那老王妃真的也算得上是能风风光光的含笑九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