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章·规矩

五十章·规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四小姐就急忙摆手,她当然知道前头的那位指的是谁,嫁进来之前,平安侯夫人就跟她大致说过卫家的事了。

    虽然只是外头传扬的一些,可是她也知道后来长宁郡主和卫玉珑污蔑卫安身世的事,现在再提起来,她便道:“老爷不必告诉我这些,我心里都知道的,别说是前头那位的银子,哪怕是您自己的,那也是您想要给谁就给谁,没有别人强去要的道理。若是我以后有了孩子,我也不盼望着他坐在祖辈的荫庇上头坐吃山空,希望他是个有志气的能立的起来的。”

    真是跟长宁郡主全然不同。

    长宁郡主分明什么也不缺,可是就是喜欢比,跟这个人比跟那个人比,稍微有一点不如意便能恨死人,谁得罪过她,想要和解也绝不可能。

    这种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的性子,卫阳清年轻的时候还觉得是敢爱敢恨,等到年纪大了,就实在受不住了。

    现在徐四小姐这样温柔体贴,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他终于明白年轻的时候卫老太太为什么会指着他的鼻子说他不知好歹。

    人家都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原来是真的。

    叹了口气,他接过徐四小姐递过来的茶,微笑道:“你说的是,我们的孩子,应当自己就能立的起来,只想着祖上的东西,才是真的没出息的。不过你放心,阿玠跟他母亲不同,是个厚道的,我也并没其他庶出的孩子了.....以后我会好好教导我们的孩子。”

    徐四小姐刚才还不觉得,现在不由脸红起来,见卫阳清说的一脸郑重,也跟着努力肃了脸色应是。

    外头徐嬷嬷不一时笑着进来禀报说是沈琛来了。

    卫阳清便皱起眉头来:“婚期虽然未定,可是也就是最近的事了,按照规矩,他怎么也不能过来才是,却这个时候来了。”

    徐四小姐便笑起来:“平西侯可不是那等墨守成规的人,老爷也不要太苛责了,再说,侯爷自己对这门亲事极为上心,您不必担心他轻浮不稳重。”

    沈琛对卫安的上心是谁都看得出来的。

    卫阳清却还是有些不大高兴:“你不知道,我是怕那边挑什么毛病。”

    临江王妃的确是正跟临江王说起这件事:“这也真是奇了,阿琛从前一个多听话的孩子,哪怕是我不喜欢他,也不得不承认他对王爷您的忠心和孝心,他什么时候忤逆过您的意思?可是这回......”

    这回竟然自己绕过临江王去求了隆庆帝下旨让他跟卫安成亲,临江王妃面上一脸的凝重,心里头却实在是想要发笑。

    沈琛大约是真的过的太顺风顺水了,连这等蠢事也做得出来。

    临江王不同意这门亲事不是因为想要拿捏他,是真的觉得卫家的事太多,怕沈琛到时候过的不好。

    可是沈琛却不体会他的苦心,竟然径直求去了隆庆帝那里。

    这是把临江王当作什么?

    这又是把临江王置于何地?

    她慢条斯理的看着桌上琉璃盘里头盛着的蜜桃,轻声道:“不过这也怪不得阿琛......”顿了顿,见临江王还是一言不发,她声音放的更加轻缓了一些:“毕竟是个毛头小子,他懂什么呢?又没经历过这些,看见一个,喜欢上一个,以为就非她不可了,自然是人家说什么他听什么,都说卫家的姑娘厉害,现在看来,也果真是厉害的。”

    临江王的面色就变得有些差,他当然知道沈琛喜欢卫安,都来自己跟前求过好几次了。可是他也同样因为这一点有些担心-----沈琛实在是把沈琛看的太重了,太纵着了些,卫安身后又除了卫家还有一个郑王无法无天的宠着纵着。

    以后要是两个人过的不顺心了呢?

    再说了,现成不就有过一个例子吗?之前的卫阳清,多喜欢长宁郡主啊,为了长宁郡主连家族也不要了,爹娘的话也不听了,可结果呢?

    结果还不是闹的快要家破人亡。

    要不是卫老太太撑着门户,后期卫安跟郑王沈琛帮忙,卫家早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他叹了口气,末了还是道:“你多用些心,礼部那里也经常使人过去问问,将婚礼操办好些。”

    不管怎么样,他到底还是心疼沈琛的。

    不喜欢卫安是一回事,可是沈琛执意要喜欢,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临江王妃心里冷笑,面上却半点也没露出来,仍旧淡淡的应了一声,又想起什么似地,叫了一声准备起身的临江王。

    临江王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还有事?”

    “是有些事。”临江王妃咳嗽了一声:“说起来,阿琛的年纪最大,过了便是阿吾和谙儿他们了,他们年纪都不小了,也是时候该要开始着手挑选好人家了......”

    临江王嗯了一声:“这些我心里头都有数,先把阿琛的婚事办过再说罢。”他说着看了临江王妃一眼:“阿吾不是个心里没成算的,你办什么事,也该想想他的意思。”

    这是在说之前徐家的事,临江王妃并没有否认,垂下眼睛低声应是:“我之前也是觉得徐家的姑娘温婉和顺罢了,说实话,挑选儿媳妇,还是要温柔些的好,那些性格太固执倔强的,往往总是眼里揉不得沙子。”

    这是在婉转的说卫安就不是那温婉和顺的。

    临江王想起卫安之前做过的那些事,知道她行事狠辣果决,心里原本就有几分忌惮,现在沈琛偏偏又对她上心,他便更加担心。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也只是嗯了一声便道:“不管怎么样,既然婚事已经定了,那她便是阿琛的正妻,是你我的儿媳妇,容不得别人再说三道四,这府里再有人说什么,你若是听见了,直接处置,不必顾虑。”

    临江王妃心里有些不甘,却并没再说什么,有清霜在,卫安那种性格就有吃亏的时候,她不着急,也不急于这一时。临江王是偏心,可是他偏心的只是沈琛罢了。